17岁那年,整个夏天,就只抓住一个你

小时候希望自己长大,长大了却发现一点也不美好。上学的时候想要快点工作,工作了发现还是上学好。越长大,要接受的东西就越多,越长大,童年时幻想的那些美好就会越减少。...

17岁那年,整个夏天,就只抓住一个你

结婚,百度百科上是这么说的:法律上称为婚姻成立。是指配偶双方依照法律规定的条件和程序确立配偶关系的民事法律行为,并承担由此而产生的权利、义务及其他责任。

爱情,人类情感。

那为什么婚姻会受法律保护,而爱情不会呢?

 

去参加顾小慧的婚礼是因为雪菲,她说同学差不多都结婚了,找个伴去不会那么尴尬。

我对于这种场合还是比较反感的,就跟同学会一样,除了吹牛逼就是被牛吹。熟人不想聊,想聊的都有主了,没主的都一把年纪了,年纪小的还没发育。关键是抽根烟都得想半天辙,哪哪都是禁止吸烟的标语。听说被发现了还会罚钱。。。。

我们入席而坐,就像看舞台剧一样,看着这种无聊的仪式,被称为婚礼的仪式。

仪式开始十分钟了,我旁边还有一个位置是空的。别问我为什么会把时间计算的这么准,因为真的很无聊。

然后一个穿着白色外套女生轻轻坐下,回头看了一眼我,然后又看了一眼雪菲,轻声说:“雪菲”。

雪菲扭过头来:“小雨”,两人见面甚至比台上结婚的还要激动。

“这是你男朋友吗?”小雨指着我问道

“这个…”雪菲顿了一下,一把把我抓过去,说“咱俩换换位置,我要跟老同学叙叙旧”

我刚坐下,雪菲指着小雨说:“这是我高中同学小雨”然后又对小雨说:“这是李冉…不重要了…唉咱俩多了没见面了…”

 

 

顾小慧很漂亮,我以为会像前任攻略里出现一桌前男友桌和前女友桌,但是事实证明,我想多了。

我边吃边说:“恩,看着还算般配”

“闪婚,刚相亲认识的”

“啊?不是谈很久了嘛?

雪菲说:“哦并不是,和她谈了很久的是新郎旁边旁边那男的”

我脸上画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伴郎????”

“恩”

我突然想起来那些年最后的镜头,“那等会新郎不会被强吻吧”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伴郎的衣服合身,干净利落,相貌平平,但不招人烦。

 

雪菲给我讲,高一的时候,顾小慧和伴郎是前后桌。她和大部分女生一样,死穴是数理化,逢考必挂。

但是人长得好看啊,还学什么数理化啊。跟谁说话,谁都蹦着高的凑近乎。

有一次顾小慧转过头问他:“你教我写道题呗”

“手把手的教吗?”

“……”

一来二去,两个人说的话也多了起来。伴郎不仅学习不错,懂得东西还挺多,瞎掰点物理小常识,撤点外星人,讲讲鬼故事,而且这货篮球打得也还不错。

要么就说上帝不公平呢,给你扔块绊脚石,再挖个坑,你刚爬起来再踹你一脚,倒霉事全让你霸占了。

 

我说:“这货高中这么厉害呢?“

雪菲说:“高中可邋遢了,我特讨厌他,估计顾小慧眼瞎吧”

我哈哈哈笑不停,你是嫉妒人家比你早结婚吧。

 

高二的时候会分文理班,顾小慧妥妥的去了文班。而恰好,伴郎成为了雪菲的同桌。

也是在这个时候,雪菲认识了小雨。小雨特别细心,不管干什么都想的很周到。雪菲和顾小慧还有小雨三个人组成了铁三角,总是一起吃饭逛街上厕所,不知道会不会一起看铁齿铜牙纪晓岚。

有一天顾小慧说:“我和他在一起了”。顾小慧的眼神里流露掩饰不住的喜悦。

17岁,抓住一只蝉,就以为能抓住整个夏天。

17岁,整个夏天,就抓住了一个你。

顾小慧攒了好久的钱,给伴郎买了一个koby的签名篮球。晚上吃的的时候,她一脸不正经的说:“接下来我要靠你们救济了”

雪菲和小雨吓得那一顿多吃了两碗饭。

后来那货说顾小慧买的签名球是假的,把顾小慧气的好几顿饭没有吃。

雪菲说:“太好了,又省钱了哈哈哈”

小雨说:“太好了,终于不用再听她一直絮叨那货了”

说归说,但是大家还是一直在担心顾小慧。所以那天雪菲和小雨去找了伴郎,要求他道歉。

 

有时候想想,那个时候的喜欢就真的是喜欢啊,跟爱情没有关系的喜欢。

喜欢就在一起,生气了,道个歉就和好了。不用担心我们的爱情是不是有裂缝了,不用质疑你对我是不是不忠诚了,不用猜忌你是不是傻逼了。

顾小慧很爱幻想,她总是幻想着有白马王子来找她。

那天顾小慧说,要是他能在中秋节送我一块月饼多好啊,我们手牵手,看着月亮吃着月饼,在操场转一圈都是幸福的。

说着用手在嘴边祈祷着,一脸期待的表情。

雪菲和小雨也留着哈喇子,她们异口同声说“在哪吃都行,有的吃就行”

 

小雨说,如果我喜欢一个人,我希望他能先好好认识一下我,让我好好说个开场白,让他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喜欢干什么,喜欢什么颜色,喜欢听什么歌。让他好好的喜欢我,不用费尽心思去猜我到底喜欢什么。

小雨偷偷的塞给伴郎一块月饼,并且告诉她顾小慧的愿望。

计划很成功,策划者很欣慰。

 

顾小慧说她想考电影学院,她问伴郎准备在哪上大学。

那货说在北京,后来两个人都约好了一起留在北京,顾小慧努力去考北京电影学院。

顾小慧也忙碌了起来,提前准备专业考试,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中。

她明明看到他志愿填的是北京大学,但是收到志愿书时她傻眼了。

顾小慧考上了电影学院,那货居然考到了上海。

顾小慧问他为什么改志愿,他没有说。

不过顾小慧认为,只要坚持,没有什么是不能做到的。

事实证明,并不是。

 

新郎和新娘走到我们桌子旁边给我们敬酒,我看着她的眼睛里明明是幸福啊。

“恭喜恭喜”雪菲端起酒杯

“谢谢,咦,你男朋友啊”新娘指了下我

“恩对,李冉 ”

我和他们两个握了下手表示友好。

我对雪菲说:“我找个地方抽根烟”,雪菲说:“这里雾大,别眯了眼 ”

我转了好几个弯才找到了楼梯间,我看到伴郎也在那抽烟。

我说:“你还好吗?”

他说“你是?”

我说:“不,我没有过参加前女友婚礼的经历”

他下巴差点掉地上。

 

后来他跟我聊了一会,他说他挺喜欢顾小慧的。

他说,我原本以为我没有那么喜欢她,所以我想试试自己离开她能不能活,或者能不能一直坚持下去。

但是并没有走到最后。

其实没有什么东西是必须有或者必须没有的,没有什么东西是少了就活不了的。

爱情也一样,没有了依然可以活着,只是少了些酸甜苦辣,少了些五味杂陈。

我明白,不是我不喜欢她,而是太喜欢自己。

如果非要用行动去证明如果,那从一开始,就注定这倒证明题的走向了。

 

我问,你和新郎是好朋友吗?

他说,恩,好兄弟,最好的那种,我们从小学到大学都不是一个学校,但是关系好到你想不到。

我说,他知道吗?

他说,我没告诉他。

我说,哦。

他说,我的初恋结婚了,我应该祝福她。

我又问他说:这么久了你还没放下吗?

他说,这么多年,我交了好几个女朋友,可是如果要背出一个电话号码来,我脱口而出,想了想,才发现这个号码是顾小慧的。有时候看到蒙奇奇就停下来呆好久,可这明明不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啊,想了想才发现,原来顾小慧喜欢这个东西。有时候明明觉得这个日子是很重要,却又想不起来,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是顾小慧的生日。

我看着他气息平稳,脸上正常,表情祥和,言语清晰,有条不紊。

他继续说,我好像没有放下。

我说,不,你放下了。

也许最深沉的爱,是最单纯的喜欢。

也许最奋不顾身的爱,是放在心里。

 

不是没有放下,而是爱到骨子里了。

 

我回到饭桌上,雪菲给我倒了一杯酒,她说,顾小慧就这么急匆匆的嫁了,她会幸福吗?

我说,她会的,相信我。

雪菲转头看着我说:为什么?

我说,因为她很幸运。因为她住进了他心里,让她在他心里困一辈子吧,如果加把锁,我希望这把锁能锁一万年。

雪菲说,钥匙在哪?

我说,钥匙,在她手里呀。

 

有一次,在知乎上看到一个话题,我忘记是怎么说的了,大概意思是,男孩睡着了,女孩在看电视剧,虽然只有一格的音量,但男孩还是迷迷糊糊的被微弱的电视机的声音吵醒,女孩问男孩,把你吵醒了?男孩突然想起前女友,在自己熟睡的时候,只是关着声音看字幕来看电视剧。

有的时候,你很难忘记一个人,你越是故意去忘记,就记得越清晰。

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去接受的过程,越长大我才越明白,我要不断的去接受那些不断扩张的缺失。

小时候希望自己长大,长大了却发现一点也不美好。上学的时候想要快点工作,工作了发现还是上学好。越长大,要接受的东西就越多,越长大,童年时幻想的那些美好就会越减少。

如果要把这一生拍成一部电影,那电影的名字应该叫做,《美梦是如何逝去的》。

希望到老的时候,回忆这一生,还能看到那一丝丝仅剩的年少时的美梦。

还有你带给我的那些惊喜和幸运。

 


作者:咚咚咚,不知名作家,愿我们终会失忆,忘掉那些残酷的纪念品。新浪微博:@时光缉

人已赞赏
原创

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2015-12-12 16:50:03

原创

怀揣着的希望,其实是一个幻想

2015-12-28 22:58:3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