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原创

丁志文与我

我很敬佩丁志文。 丁志文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人,在那个战争,旱涝,饥荒交错的年代,怎么样生存不重要,生存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丁志文血气方刚的时候也准备参军,可拗不过家人的反对,一度热血的丁志文消沉下来。 家人倒不在意他的情绪,那个时候最在意的是填饱肚子。 等大家意识到丁志文还是光...

丁志文与我

我很敬佩丁志文。
丁志文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人,在那个战争,旱涝,饥荒交错的年代,怎么样生存不重要,生存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丁志文血气方刚的时候也准备参军,可拗不过家人的反对,一度热血的丁志文消沉下来。
家人倒不在意他的情绪,那个时候最在意的是填饱肚子。
等大家意识到丁志文还是光棍时,丁志文已经二十五六了。
结婚与没结婚在那个时候最大的区别就是人变多了。
婚后,相继添了三女一男。丁志文与众多人一样重男轻女,对这个儿子是疼爱倍加。
人多了,吃饭的嘴也多了,丁志文虽然名字里有文,可却没文化,有的只有力气。为了一家的生计,卖力气干活成了丁志文数十年的工作。
一年一年就这样的过着活着,在这里要讲明一点,丁志文有两个特点,一是心肠好二是脾气不好。
儿女渐渐到了成家的时候,儿子结婚的时候,丁志文很开心,喝了很多酒,为什么呢,想着有了儿媳妇,生活也许就会变了样。
当然,这只是丁志文的想法,于是问题来了,婆媳关系引发一个家庭不和睦,这是丁志文人生的第一个悲剧。
婆媳关系的恶性发展继续发酵加剧,分家自然是理所当然。
在这里呢,还要说明一下,我不愿攻击任何一个丁志文的家属,包括丁志文,因为丁志文告诉我,所有的问题的发生,都不是一个人的错,用丁志文的原话来说,人嘛,有错了,不会怨,怨别人,会怨才会怨自己。
大女儿嫁得远,二女儿嫁得穷,儿子媳妇不愿同住,只有小女儿找到一个还不错的老公。
小女儿深度遗传了丁志文的特点,心肠好脾气不好,很巧的是小女儿的老公也是这样的特点,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同样这也是一个很尴尬的问题。
小女儿算是比较发愤图强的,结婚后就搬到城里与老公做起了小生意,丁志文与老伴也随着他们一起来到城里,开始了丁志文后半生的生活。
婚后不久,小女儿添了一个儿子,也就是丁志文的外孙。这一年,丁志文已经六十一岁了,这是一个可怕的年龄,六十往后,便是古稀与垂暮了,可这对于丁志文来说,却不是什么问题,他依旧每天干活,不节省一点力气,当然了,除了干活还有一个事情就是照顾这个外孙。
小女儿每天忙着生意,照顾外孙的担子自然落在丁志文的身上,对丁志文来讲,这算什么担子,丁志文可以说是不亦乐乎,当然了丁志文对这个外孙的疼爱是远远超过了以前的儿子,说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一点都不夸张。
这个小外孙也是乖,除了依恋母亲奶香的怀抱,对于丁志文坚实的后背和乱糟糟的胡须也别有兴致,这是一段美好的祖孙情。
你以为一切都是这样的走下去吗?不。接下来,便是丁志文人生的第二个悲剧。
上面说了,丁志文的小女儿脾气不好,小女儿老公的脾气也不好,两个人在一起恩爱时恩爱得不得了,吵架时那就仇人见面了。
小女儿的生意虽然忙碌,可却不景气,与老公又脾气相冲,没过几年,两个人头脑一热,离婚了。
离婚那年,丁志文的小外孙才十周岁,十一虚岁。小女儿到底还是年轻人,离婚之后,心情不好,一气一下就北上北京南下广东了。
小外孙该怎么办?一个孩子又能怎么办,还有丁志文。所以说这是丁志文的第二个悲剧。
丁志文不忍心看着外孙每晚在路边等待父母归来,那个外孙以为,离婚只是离婚,与家庭无关,与父母无关。丁志文唯一能做的就是更加疼爱这个外孙,给他最多的照顾,可丁志文已经老了,力气还有却不剩几分了。
好在,丁志文这一生的悲剧没有第三次了。丁志文与老伴用着余生的精力一心一意照顾外孙的成长。
又是数十年的时间,外孙长大成人了。
外孙出门工作的那天,丁志文前来送行,丁志文哭了,外孙也哭了,丁志文不愿外孙看见,外孙不愿丁志文看见。
外孙还算孝顺,时不时打个电话问候一声,过年回家给丁志文与老伴各买了一件羽绒服,丁志文很开心,比任何事都开心。这一年丁志文八十一岁了。
再往后的年份,用丁志文的话来说,看天多看地少了。
是的,丁志文八十四岁那年,病倒了,外孙接到消息,辞了工作,回到丁志文的身边。丁志文与外孙都很清楚,时间不多了。
去医院的时候,医生对外孙说了很多关于丁志文病症的事情,外孙只记住了五个字,无病不终老。那天下午,丁志文坐在医院门口的阶梯上,手扶着拐杖,看着渐渐西沉的太阳,丁志文有点害怕了。
“姥爷。”外孙在后面喊了丁志文一句。
丁志文回过身,看着自己带大的外孙,心头暖和起来,似乎没什么可怕的。
“走,我们回家。”外孙搀扶着丁志文一步一步慢慢地走着。
丁志文八十四岁的那个冬至,丁志文走了,记得是冬至的第三天。
丁志文走的时候,看了外孙一眼,看了老伴一眼,看了猫一眼,接着又看外孙一眼,然后就闭上了眼睛,知足大于遗憾。
丁志文走的时候,我二十三岁。
记忆里关于丁志文有多事,有一件值得一说,那年丁志文八十岁好像,那天下着大雨,很大的雨,老伴在外面还没有回来,丁志文穿上雨衣就要出门,我伸手拦他,说,那么大的雨,姥姥知道躲雨的,你别走了,回头淋病了。丁志文没有理我,消失在雨中。
我敬佩丁志文,是因为他有一场不离不弃的婚姻,丁志文虽然脾气不好,但仍旧与老伴相互扶持,尽管一生坎坷。至少那次雨中出行,感动了我。
丁志文是我的姥爷,年终八十四岁。
我爱丁志文,因为他曾经在我人生最阴暗无助的时候给了我所有的爱。这些年的成长与经历,我不曾不堪,不曾颓废,不曾堕落,丁志文是我人生最大的功臣。
这篇文章构思与2015年初那场大雪,那天我行走在路上,模糊的视线里一个老人瞪着三轮车,裹着厚实破旧的中山装,一个老式八角帽,满脸乱糟糟的胡须,在雪中缓缓前行。
那一刻,我泪如泉涌。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