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原创

还欠一个拥抱

  1.年后的同学聚会上,见到了不少人。好几年没见的人也都来了,其实我是个很少参加这种聚会的人,不是不合群,而是时间真的太不够用了。 我到的时候,人差不多都来齐了。大家互相寒暄着,几年没见的老同桌端起酒杯就冲到我面前“李冉,你这小子,哪发财去了,也不跟我们联系” ...

还欠一个拥抱

 

1.年后的同学聚会上,见到了不少人。好几年没见的人也都来了,其实我是个很少参加这种聚会的人,不是不合群,而是时间真的太不够用了。

我到的时候,人差不多都来齐了。大家互相寒暄着,几年没见的老同桌端起酒杯就冲到我面前“李冉,你这小子,哪发财去了,也不跟我们联系”

其他人也都跟着附和着。

我摆摆手“咳,哪的话啊,混的不好,不好意思见你们”

大家互相说着客套话,酒店的包厢里被这一票人搞的乌烟瘴气,大概坐了四五桌。酒席开始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嘀咕道“不会来了吧,这家伙,比李冉还难请”

我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猛地抬起头,嘴里的东西还没完全咽下去。

“谁?”我诧异道

可是没有了话音,也不知道是谁刚刚在说话。

只看到大家的目光都朝着隔壁桌的一个女生看去,我背过身去,只能看到他的背影,有些熟悉,但肯定是想不起来是谁了。即使再肯定,都不敢轻易认了,因为岁月这把杀猪刀,无论是谁都躲不过。

 

2.

酒过三巡,大家都互相聊的聊,喝的喝,我端起酒杯瞎晃的时候,看到罗西西坐在角落一个人在喝酒。

我走过去,轻声说了句:“hi”

她抬起头看了看我,勉强的笑了笑说:“李冉,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我回了句,然后继续说道“怎么不高兴”。我刚说完这句话,突然想起,刚刚那个背影,似乎是她。

她说:“有点累,本不想来,但是…”。她没有说完就又喝了一口酒。

我想能让她骨气勇气来参加这样的聚会的人,恐怕也只有郝杰了。因为我印象中,罗西西是个内向的人,从不爱凑热闹。

 

3.罗西西是典型的学霸,有一次我去通宵回来的时候,碰到她在校园里背单词。我左手提着豆浆,右手拿着鸡蛋灌饼。只见她左右拿着英语书,右手拿着铅笔。我心说“卧槽,他妈背一夜单词了还不快去眯一会,学霸都不用睡觉吗?”

她看见我走过来就说:“你这么早起来买早餐啊”

我略微尴尬的说“啊…是啊。你背了一夜单词还不快去睡会吗”

“没有,我刚起来一会”

“哦,你继续”

我心说“畜生,这是人么,起这么早”

我提着豆浆喝鸡蛋灌饼弱弱的离开了。

罗西西是隔壁班的,跟她认识,也是因为她是学校的名人,所以男生们都会去搭讪什么的。听同学说,罗西西之所以每次考试都是年级第一,是因为每天晚上都学到十二点多。

 

4.“还在等他”我问道

“咳,也没有,就是顺其自然吧,没遇到合适的而已”

我说“差不多就行了,没有绝对合适与不合适的,人生就是矛盾的呀。”

她说:“我就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脑袋转不过来”。说着就开始哭了。

我说:“西西,你喝多了”

“他说过会对我好一辈子的啊”

我无言。

之前看到过陈默微博上说过的一句话,“在最没有能力的承诺的年龄,遇到了最想承诺一生的人”,大概就是这样吧。

 

5.高二会考,老师安排罗西西给另外一个男生补习物理,而这个男生就是郝杰。

有人说,一个人专心时的样子最美。罗西西给郝杰讲题的时候,早已让这个男生的心蠢蠢欲动。

我跟郝杰认识是因为他打篮球特别棒,一听说他要跟校花表白,我们都给他帮忙打气。一切准备好,按计划行动。

这天,下了晚自习,有人负责约西西去食堂。食堂附近的小花园空地上,我按照计划点燃了烟花。我远远的看到西西整个脸都是懵的,郝杰盛装出席,手捧着玫瑰花,向西西表白了。可是西西却转身跑开了,最后我们看到的结果就是郝杰追了过去。

所以我们一直问郝杰,最后成功了没,郝杰说不知道。因为罗西西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理过他,郝杰坐在罗西西的后桌,总是用笔杆轻轻的敲击着她的椅子背,时不时的在椅子背后面画着涂鸦。

有一天罗西西对郝杰说:“只要能跟我一起考到XX大学,我就和你在一起。”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随着罗西西对郝杰的辅导频繁接触,两个人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两个人都变得勤奋起来,从早带到晚。那天晚上,空荡的走廊里,罗西西偷偷吻了一下郝杰就匆忙跑开了。

有时候我们翻过围墙出去鬼混的时候,还会撞到罗西西跟郝杰从外面往回走。我们都会捂着眼睛装着没看到,我猜,这是他们最开心的时候。

 

6.模拟考的时候,郝杰的成绩意外的超过了罗西西。但随之而来的就是风言风语,有人说“郝杰就是为了得到罗西西的辅导才和她在一起的,根本就是目的不纯。可是我们都知道郝杰是真的喜欢罗西西。但是这个年纪的学生总数害怕异样眼光呀。

高考分数下来的时候,罗西西没有哭。因为她很高兴郝杰考的比他好,虽然自己只是个普通的一本,但是郝杰应该可以上XX大学了。

但是最后罗西西还是哭了。因为郝杰对她说“我们分手吧”。

我一拳打到了郝杰的脸上“你他妈有病吧”

他没还手,我又打了一拳,然后他说“我有病”,然后后退了几步,就走开了。我们都不懂郝杰是怎么想的。

我们几个玩的好的,都劝罗西西,“世界上好男人多得是,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罗西西说“还好啊,我不后悔,明知道会痛,可我还是去做了,痛也痛的很过瘾”,说完就傻乐。

 

7.我看着罗西西喝的已经快醉了,我想走开。这时,罗西西哭着说:“我知道,他一直在椅子背上用摩斯密码敲着I LOVE U,我知道,我都知道。我知道她在椅子背上的涂鸦是我最喜欢的偶像的Q版画,我知道,我都知道”。

这一刻,我竟然眼泪抑制不住的想流,是有多爱,才能感受到他用摩斯密码来传递信息。是有多爱,才能忍受着这样的分离。

用摩斯密码敲出了“爱你”,却敲不出战争年代的爱。可能这就是,生不逢时吧。

突然门开了,“哎哟,抱歉抱歉,来晚了。”一个男生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边说话边和大家寒暄。我记得这个男生,郝杰的死党,经常和郝杰混一起。说着他看了一圈,然后对大家说:“郝杰这孙子没来呢吗?”

“没有啊”众人说道

“这孙子告诉我,今天从国外赶回来参加同学聚会的啊”

“国外?”我说道,大家也都纷纷投出了质疑的目光

“怎么了?他一直在国外啊,你们不知道吗?高考后就走了”

一时间,大家都懵逼了。

 

8.我问罗西西,如果再遇见,你会怎样。

她说,“抱一抱,就只想抱一抱,他欠我一个拥抱”

就像蔡康永说的“因为这故事里面有你,所以应该认真的和你道别”。

我想,郝杰欠她的可能只是个告别吧。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