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原创

快过秋了

人最倒霉能到什么程度?我刚想到这,公交车坏了。这是最后一趟公交车,车上就我和司机,司机说车暂时走不了了,让我下车了。我背着个大包,从兜里掏出就剩个表头的电子表,九点半了。走吧!慢慢走着,不着急,反正也没事。路边小吃摊散发着令我饥饿的味道。我掏出兜里所有的钱,看了一眼,就剩四十了。...

黄叶、Autumn、DREAM、warm heart、the earth

人最倒霉能到什么程度?我刚想到这,公交车坏了。这是最后一趟公交车,车上就我和司机,司机说车暂时走不了了,让我下车了。我背着个大包,从兜里掏出就剩个表头的电子表,九点半了。走吧!慢慢走着,不着急,反正也没事。路边小吃摊散发着令我饥饿的味道。我掏出兜里所有的钱,看了一眼,就剩四十了。刚刚在公园门口摆地摊一分钱也没卖出去,还差点被城管执法队收了。想了想算了晚上少吃一顿没事,即减肥又养生。

“甘草、甘草,你爸来电话了”还没睡醒的我听到楼下房东李阿姨的声音。

“哦,我马上下去。”

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起来,穿上衣服跑下楼去。

“爸,什么事?”我拿起电话。

“怎么那么久?”

“我住在楼上。”

“你找找工作了吗?找不着就回来吧!村里小学也缺老师,咋恁可以找找张校长,求他给安排一下。”

“爸你别操心了,我很快就有工作了,好几个学校都招老师,我正琢磨去哪个好呢!”

“那就好,要求别太高,只要能上班人家给发工资就行。”

“行,放心吧,你儿子没啥高追求能上班就行。没别的事就挂了吧,电话费挺贵的。”……………….

洗漱完我背上大包,到桥洞下摆下摊。

师专毕业的我,来到这个大城市。本来打算找个小学教师的工作教书育人,没想到现在的小学老师要求是本科学历。转了还几个区,问了好多个学校都不行。从老家出来拿了八百块钱,家里半个季度的收成。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在这个城市等待机会,我拿出两百块租了个小屋,又拿出两百块进了一些球鞋,每天在桥洞下或公园门口卖。上午则去看看除了老师以外是否有其他合适我的工作。昨天交了上个月的房租,剩下一百四十块钱,就在有人买鞋是给人找零钱,由于风大没抓稳,剩下的唯一一张的百元大钞随风飘去。尝试了去追,奈何钱比我跑得快,没追上就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再回头顾客也没了。

“哎!来的够早的呀!开张了么?”

“没…没呢!”我从发呆中醒来,旁边多了个摊位,这位大哥也天天在这摆摊。我看了看继续发呆。

“兄弟,在这发什么呆呢?”

“没事,坐着无聊,也没人买东西,不发呆干啥?”

“聊会天呀,反正这会儿也没人,咱哥俩唠会儿。”大哥眯着眼裂着嘴冲我笑着,“这么年轻,怎么也下岗了?天天来着摆摊?”。

“我还没上岗呢!这不是毕业了,没找着工作,来挣个生活费。”我对大哥说,“你呢?下岗了?”

“是啊!挺好,悠闲自在有钱花能养家!”他说着拿出一根烟扔给我,接着又拿出一根叼在嘴里,手里拿着打火机看着来往的车辆和人。

我接过烟,但是我当时不会抽烟,于是就在手里拿着看着他。

他回过神来点着烟,问我:“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

“师专!”

“不错呀!呵护国家花草的园丁,现在那么多学校,哪个学校不需要老师?老师待遇又好,每年好几个月的假期,而且还周末双休。”

“是挺好,什么都挺好,就是工作难找,唉!”

“也是,现在国家人才济济,可是机会就那多,需要等待呀!”他深吸一口烟说,“不着急,会有机会的”

说着话有人来看鞋了,拿了一双球鞋,问我:“老板有42的吗?”

“有,马上拿给你。”我从后面包里拿了一双42的递给了他。

他穿上试了一下“多少钱一双?”

“今儿您给开了张,给您算便宜点,15一双。”他身上拿出26块钱递向我“13吧!13我拿两双!”。

“得!诚心买我也不罗嗦,给您两双算开了张了”我又给他拿了一双。

生意就是这样,第一笔交易完成第二、第三,自然而来的接着就来了。忙活了一个小时口跟舌燥的,,卖了十几双鞋。今天感觉还不错。旁边这位大哥卖VCD/DVD光盘,有几个人买完鞋就随着看了关盘买了几张,大哥也算开张了。

“兄弟,不错呀?要不我明天也进点鞋卖鞋得了。”大哥笑着对我说。

“可以呀!但是别跟我挨着就行,那咱俩的生意都不好做。”我说着话往他那边看了一眼,“卧槽!”

“你看你,我说着玩呢!看你这一脸不愿意的样儿。”

“不是,是城管来了”我把地上的单子一包,还没来及往包里装城管就到了。把我的包收走了,大哥的光盘也收走了。

“这里不允许摆地摊,东西没收。”就留下这句话车就开走了。

完了这次是什么都没了,难道真要回家了吗?我心想。

大哥倒是没什么,对我说:“兄弟,没事。就这?你带盒烟去城管局,他开什么条件,只要不过分就答应他,一要就要回来了。先回家,就当今儿休息了。”

摊位被城管收了,我不知道该干嘛去,呆呆的愣在哪里。

回住的地方吧。在她的越想越想哭!我是个男的,我在苦再难也要忍着。心里空空的,感觉迈的步子也空空的。一步一迈的回到了租的房子这里。李阿姨小卖部门口坐着,我礼貌的给李阿姨打了个招呼,就往里走去。

“甘草!”李阿姨叫住了我,“怎么啦?耷拉着脑袋六神无主的?你的大包呢?”李阿姨看着我。

我听到了李阿姨的话停住了脚步,唱出了一口气。强忍着说:“没事阿姨,只不过城管把鞋都收走了,于是我就回来了。”

李阿姨似乎听到了我的抽泣声让我坐下,安慰道:“没事啊孩子!我侄子在城管局,明天我给你要回来。”

“不用,阿姨不用,我打算明天回老家,我不适合在这里。”

“甘草,孩子不难受啊,你先回去歇着,等明天,等明天再说啊……”

早晨我早点就醒了,在屋里收拾东西,没想到李阿姨上来了。

“甘草,孩子你真要走?”

“嗯,李阿姨谢谢您这你几个月对我的照顾。”

“没事,我就说你就这么走了?回老家了?”

“阿姨,我来这里三个月了。第一个月找到了工作了,白给人使唤了一个月,最后往里搭钱搭食宿费,一分钱都没给我!来了个什么亲戚就把我赶走了。第二个月找不着工作,进了点鞋,摆个地摊,刚能交上房租。这个月刚开始没几天,一百块钱被风吹跑了鞋还被城管收了,我如果不回家,我真不知道该如何了?阿姨你对我好我知道我还是个刚出社会的孩子,可我…….”

“孩子,我帮你去城管那里把鞋要回来。到时候你想走再走…”

“我…阿姨,我真的……谢谢您!您要是要回来了那些东西送您了,您在门口卖。就当我那些货是谢谢您,您这几个月对我照顾。”

“别这样说,我能要你的东西吗?”李阿姨对着我的说:“给你要回来,你卖完再走。”李阿姨说完就走了

我望着我收拾打包的这些东西…………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