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原创

那些爱过的事

文/安梦琪 我们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前也不是,后也不是。 ——题记  一、 和X先生的开始,荒唐的难以言喻,结束的也不可理喻。用一一的话说,电视剧都没你们狗血!是啊,真没想到,有 生之年,我也可以自导自演一部爱恨离愁如此曲折的人生大戏。 在X之前,真正意义上,我...

11219335985d8a8b54l

那些爱过的事

00:00/00:00

文/安梦琪

我们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前也不是,后也不是。

——题记

 一、

和X先生的开始,荒唐的难以言喻,结束的也不可理喻。用一一的话说,电视剧都没你们狗血!是啊,真没想到,有

生之年,我也可以自导自演一部爱恨离愁如此曲折的人生大戏。

在X之前,真正意义上,我交往过两个男朋友,都有过结婚的打算。第一个(J)交往四年,在我最美好的年纪。第二个

(Z)一个月,在我最想结婚的年纪。

认识Z的时候,他是个中规中矩的老实孩子,曾经所有的年少轻狂都因为妈妈的一场心脏手术收敛起来,其实他只是

单纯的孝顺而已,与无能无关。所以故事的最后,在我和家人之间,他选择伤害我,而我选择义无反顾的转身离开。

他告诉我,给他点时间,他会回来娶我。多么可笑,真不知道是什么让他这么自信,自信的觉得,我会站在原地等他

回来。和他分手的那晚,我倔强的给X打了电话,说要交往。X问我遇到了什么事,为何这么冲动?我霸道的问他到底

要不要在一起。他说“好”。挂了电话后,在微信里,X告诉了我一个他一辈子都想隐藏的秘密“他有癫痫”,可是那又如

何,我并不介意。

我一遍又一遍的问他:“我们会结婚吗?”

他一遍又一遍的回答我:“一定会的。”

我心爱的男孩儿,就是这般不厌其烦的用心。

X是我的同事,我们在一起工作两年,在那个电话之前,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他的右手会牵起我的左手。开始是尴尬

的,在我眼里,他只是同事甲而已,身份的突变让我格外的别扭,他倒还好,转换的得心应手,只是在一起的时候举

手投足间都透漏着一种小心翼翼。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们决定暂时不公布交往的事情,就那么默默的开始了。一个夜班,单位的姐姐要我帮忙完成一些

未忙完的工作,我不好拒绝,就硬着头皮接了下来。那个夜班,我忙到很晚,X一直陪着我。我困得五迷三倒,X说,

你睡吧,我走了。我送他到门口,不顾一切的倒在他怀里,那是我们第一次亲昵。他抚摸着我的头发,心疼的不像

话。我抓着他的衣角不松手,生怕他消失一般。他好瘦,好高,我只到他的下巴,埋在他的怀里,我莫名的感到安

定。

我仰着脸看他,一脸的睡眼惺忪。

X说,怎么?想让我亲你啊?

我厚颜无耻的点点头。

他摸摸我的头顶,宠溺的说“傻姑娘,想好了吗?”

我小鸡啄米似的继续点头。

他亲了我,在我的要求下久久的。

“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什么?”

“你太高了,如果你不想,我都亲不到你。”

和他在一起后,我丢掉了我所有的矜持,张狂的不像话,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二、

那几日他感冒,接连不断的咳嗽。休息又正值明天元旦同事聚餐,我陪他去医院输液,他要我先去和同事吃饭,我不

肯,硬要陪着他。我知道,他只是不想被同事看出我和他的古怪,可我就是这般固执,只因他说,除了他妈,我是第

一个陪他来医院的女人。

我是个挑剔的女人,其实并不喜欢医院,觉得到处都是细菌,他就把衣服的拉链拉开,让我钻进他的怀里睡觉,因为

我们都刚下夜班的缘故。他委屈的斜躺在床边,支着脑袋睡着了,搞得占据了四分之三床的我像是病人。期间他妈妈

打电话过来,他撒谎说自己一个人在医院,并未提我。我们收拾准备走的时候,他突然说“我爸来了”,我以为他看我

低头按手机故意逗我,并没在意,只是随意的搭眼看了一下门口,看到同单位的制服后才知道他并不是开玩笑的,那

是我第一次见他家长。

干巴巴的喊了句“叔叔”后,我下意识的开始咬指甲,又觉得不妥,开始抠手指,尴尬的不是一星半点。他爸只是微笑

着打量我,并未多问什么就走了。

出了医院,他拉过我的手像往常一样揣进兜里。

我怯怯的问他“你爸爸会喜欢我吗?”

他笑着说“为什么不喜欢呢?”

我低头看着脚尖,一脸的苦大仇深。

他揉乱我的头发,“不要担心,你很好。”

我心爱的男孩,你可知道,和你在一起后,连呼吸都是甜蜜的。

我们去的时候同事已经转场到KTV了,他因为输了头孢不能喝酒。我坐在角落里自饮自酌,安静的不看他。他就是这

样小心,在同事面前,他甚至胆小的不敢坐在我旁边。他一直用眼神警告我不要喝了,我就是假装看不到。最后可能

是忍无可忍了,自以为若无其事的走过来,咬牙切齿的耳语了我一句,我只是笑不露齿,优雅的继续喝酒。我就喜欢

看他拿我没办法的样子,没办法。啤酒喝多了就是这样,容易上卫生间。他在我上卫生间的时候抓住机会,跟着出

来。

他咬牙切齿的说:“喝酒干嘛?”

是啊,在他眼里,我是有多乖,连喝酒都奇怪。我赖在他怀里说:“以前没有男朋友,不敢喝醉,现在有你了,就不怕

了。”

“真拿你没办法。”呵呵,我的男孩儿,连责怪都不会坚持。

借着酒劲,平时从没在同事面前唱过歌的我,唱了一首周杰伦的简单爱。唱前我并未多想,只因为我会的歌就那么几

首。唱完后,看他一脸温柔的看着我,我也是一头雾水。

在我第三次上卫生间的时候,我们去了没人的包间,在黑暗里,他亲我亲的很认真。

一个单位的另一个男同事H喝多了,在我唱歌时给我拍了视频,并暧昧的说“你的一举一动我都录下来了,也印在心里

了。”单位人传言H喜欢我,X也觉得。他很认真的吃了醋,在KTV吵闹声的掩盖下问H是不是喜欢我,还暗示H他已经

没机会了,我玩笑着指责他断我的后路。其实,那时对他已想到了永恒。

那晚十二点,我们在马路上一起迎接了2016。

我羞怯的说:“你过来,我给你说句悄悄话。”

他弯腰到我能够到的程度,“什么?”

“2016年,你娶我好不好?”好吧,我再一次主动了。

他只是抿嘴笑着,却在过马路的时候突然揽过我的肩膀,大喊到“2016年,A要和X结婚了”。

我满头黑线的暗暗感慨,还好晚上车不多,要不多不安全啊。

(未完待续)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