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原创

那些年—-回忆(贰)

文/子墨 高中的生活似乎都是这么单调,每天都是起床,早自习,吃早餐,上课,做早操,午休,上课,吃晚饭,睡觉,周而复始。 自从和潇潇她们不在一个班级了,我似乎更加沉闷。她们不来找我的日子都是我一个人,陪伴我的只有永远都做不完的习题,永远都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想去接触任何人,...

那些年----回忆(贰)

文/子墨

高中的生活似乎都是这么单调,每天都是起床,早自习,吃早餐,上课,做早操,午休,上课,吃晚饭,睡觉,周而复始。

自从和潇潇她们不在一个班级了,我似乎更加沉闷。她们不来找我的日子都是我一个人,陪伴我的只有永远都做不完的习题,永远都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想去接触任何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去了解别人,与那些课间休息谈天说地打打闹闹的同学显得格格不入。

好在那时候有我的同桌—-小娟子,她慢慢地走入了我的世界。她是以班级第一来我们班的,本来不是我们学校的,不知什么原因就来我们学校了,碰巧分到了我们班。她长像甜美,性格温柔,编排座位时老师把我们排在一起。

因为她,我改变了很多。刚开始因为她分数仅仅比我高一分就变成了班级第一这事让争强好胜的我很不爽,但后来她吃饭总叫我一起去,做题一起讨论,有几次生病陪我去医务室,慢慢发现她人真的挺好,也就熟络起来了。她跟我另一个同桌—梅子,是好朋友,理所当然我们三个就成为了好朋友,我们一起学习,一起去厕所,一起聊天,一起吃饭,就这样度过了一天又一天。

那天,天很冷,我们一起吃完饭手挽手回教室,刚踏进教室门,一群人就在那里起哄叫着 “子墨来了,子墨来了” ,我们三个一头雾水的我看看你,你看看我,疑惑地走进教室,突然有人叫道:“子墨,你看看窗户上…..”那个人的声音被大家的哄笑声淹没了。我懒得理,梅子说:“我去看看” ,说着就放开了挽着我们俩的手,我和小娟子径直走向我们的座位,还没等我们走到座位梅子叫到:“子墨子墨,你快来看看” ,“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我没理她准备继续走向我的座位,这时候,小娟子居然也放开挽着我的手跑向窗户,我很无奈的走到座位上,刚要坐下去小娟子向我招手叫到:“ 子墨,子墨,你快来看看,你快来,呵呵,”“ 看什么啊, 你说不就好了 ”,她们看我丝毫没有想要过去看的意思,  “你快点过来看 ” 小娟子和梅子几乎同时用吼的声音说到,我不耐烦的站起身来向她们走去,走到讲台时那块时,同学们顿时开始起哄了,我一看,哦是他,方冬,那个骂我猪的人,这时候梅子和娟子激动地叫到:“  快来看。”我加快脚步往窗户那边走,就在这时候,他向我这边跑了过来,速度根本让人来不及避让,结果被他撞到了,刚想骂他,就看见他在用袖子胡乱地擦着玻璃,这时大家“ 哦哦哦”的起哄声更高了,我往窗户那边看了看,一半窗户上面雾蒙蒙的,还有一半被他擦得可以看到窗外的树梢,但等等,他袖子下面的“ 我喜欢你”这四个字一目了然,没等我再看就被他的袖子抹掉了,再看时窗户已经看得到整棵树了,他拂了拂袖子,低着头从我身边走过,大家“ 咦咦咦”的起哄着,梅子和小娟子可能被他刚才的举动惊住了,过了一会都走向我一人一边挽着我的胳膊,

梅子说:“子墨,你看到窗户上的字没”

“她肯定没到到,方冬用袖子擦掉了”小娟子说道,

梅子接着说:”上面写着吴子墨,我喜欢你!”

“子墨,方冬这是跟你表白了,不过他为什么要擦掉,子墨都没看到”小娟子说。

“不擦掉让老师看到啊,班主任知道那还不完蛋了”梅子说道。

“哦,怪不得,我总感觉方冬上课的时候总朝我们这边看,估计每天就是在看子墨吧,嘿嘿,子墨,你怎么想的”。小娟子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

“有病吧他,神经病,懒得理他”我不屑的说道,

“  啊! ” 梅子长叹,看着周围那些边说话边看我的同学心情顿时很不美丽了,我快速走回座位,看到他看着我,我狠狠的回瞪了他一眼,骂了一句:“ 有病”(应该每个高中时代,早恋这个词大家都比较敏感,如果让老师发现是要请家长的吧),一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我都气哄哄的,觉得他让我难堪,晚自习的物理课上同桌小娟子递来一张纸条说:“  看看 ” 我很奇怪,平时上课比谁都认真的今天怎么还学其他同学一样还给我写起纸条来了,我很好奇打开一看,上面写着:“ 子墨,对不起,你别生气,窗户上的字我去吃饭了就忘记擦掉了 。” 这才明白原来是他写的小纸条,本来平复的心顿时上来一股火,“ 神经病,本来就很难堪了,还传纸条,小娟子也真是,还帮他传,” 带着这种情绪忍到下课,老师一出教室我就跟小娟子说:“ 我最讨厌那些不好好学习上课整天传纸条的了,你不是不知道,你居然还帮他传纸条,你不知道我今天被他弄得有多难堪么,那么多人起哄你不是不知道。”

梅子听到了问道 :“ 什么,方冬给你传纸条了,写什么了 ”

“对啊,写的什么啊,情书吧,你什么想法啊,你喜不喜欢他啊 ”

我本来就觉得难堪,她们两现在还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我心里更加窝火,说道:“ 不喜欢 ”  ,可能说话语气有点冲,分贝有点高,周围的同学都朝我看过来,
“方冬,你表白失败了,人家不喜欢你,”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

“ 不喜欢我管你什么事 ”方冬站起来把手里的书往桌子上一扔往教室外面走去,看他出去我顿时火就下来了跟小娟子和梅子说道:“以后这事不要再提了啊”。她们俩都笑眯眯的看着我

(未完待续)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