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原创

那些年—回忆(肆)

高二的课程似乎比高一更紧了,也似乎更难了,不得不承认男生的理科细胞就是比女生要发达,那些平时都不起眼的男生数理化考试时也总能取的比较好的成绩,我们三个基本上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做题上,但效果并不显著,每次调座位周围都会多一两个男生,这次他选座位坐到了我的后...

那些年---回忆(肆)

高二的课程似乎比高一更紧了,也似乎更难了,不得不承认男生的理科细胞就是比女生要发达,那些平时都不起眼的男生数理化考试时也总能取的比较好的成绩,我们三个基本上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做题上,但效果并不显著,每次调座位周围都会多一两个男生,这次他选座位坐到了我的后面,刚开始还觉得有点别扭,但每次理科考卷发下来老师报分数的时候我开始对他另眼相看,每次基本上都是前几,慢慢的,我对他的态度有所改观,比如他跟我打招呼我也会回之一笑,但仅此而已,自己心里也有些不服气,一是自己的名次已经快不在他之上,二是有些题目我和小娟子梅子都解答不了的,他却能迎刃而解,就好像没有他不知道的啊,看着小娟子和梅子也越来越喜欢和他讨论题目,我更加不开心,但这种不开心没办法表现出来,只有冷漠,刚开始我不愿意和他讨论题目,有不会的也不愿向他请教,但在一次物理考试之后,我有压力了,他以114分最高分获得了老师的认可,而我那次只有85分,刚开始为了避免以前的八卦,我在人多的时候还刻意地避开他,自己也还不能完全接收这个让我一次次陷入尴尬的他,但眼看着他超过我了,我绝对不能容忍,为了自己的名次,慢慢的我也低下头开始向他请教一些问题了,发现他真的很聪明,思维极其敏捷,通过慢慢的接触发现他其实还不错,脑子好像比我们都好使,自己也和小娟子梅子一样越来越喜欢跟他讨论题目了,有时候为了一个题目大家争得面红耳赤,有时候为了一道难题废寝忘食,大家都彼此学习也彼此进步, 不得不说,自从他坐在我的后面我们四个人的成绩都有所提升,连班主任都在班级表扬我们,慢慢的我就不那么排斥他了,可是这种美好没有延续多久就被打破了,有天早自习一个跟他玩的比较好的一个男生还没走进教室看到我就说道:“ 子墨,方冬昨天梦到你了,梦里还叫着你的名字,摇都摇不醒,吵死了,我们都没睡好,都怪你啊。 ” 我听了觉得很诧异,为什么会梦到我,过了一会,另一个男生也走进教室说道:“ 方冬昨天做梦喊我们班一个女生的名字,喊都喊不醒。” 这么劲爆的八卦立马在女生群里传开了,我低着头不去理会,但这还不算完,接着好几天,越来越多男生人跟我说 “ 方冬昨天梦到你了 ” “ 方冬晚上又叫你的名字了 ” “ 方冬怎么每天都在梦里叫你的名字”……直到那天班长趁大家都下去上体育课,教室人不太多时走过来跟我说:“ 子墨,你跟方冬怎么回事,他每天都做梦梦到你,天天喊你的名字,不仅影响我们宿舍,连隔壁班级的宿舍都知道了,好几次宿管都来了,在闹下去班主任知道了,对你们都不好,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你跟他好好谈谈。” 听他这么说我难为情的点了点头,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就决定和他好好聊聊,下了体育课我跟小娟子和梅子一起去小卖店买果莎莎时碰到了他,他拿着4个果莎莎朝我们走来

“ 诺,你们的最爱。” 顺势递向了我们,

小娟子和梅子接了过来说:“ 子墨不会要的,你自己吃吧。”

我看着他说:“ 方冬,你最近怎么回事,”

“ 什么事啊,这么严肃 ”他添了一口果莎莎说道

“你还装,你这样闹被班主任知道了要请家长的,你是不是要我和你绝交。 ” 我生气说道:

“什么事啊,这个蛮好吃的,你真的不吃? ” 他把另一个果莎莎递给我

“ 我不理你了” 看他这么痞痞的样子我说完掉头就走,

“ 好了我知道了,你别生气” 他跑向我拉着我的手臂说道,我甩开了他的手,自己愤愤的走回教室。看着他和小娟子她俩一起有说有笑的走进教室,我暗暗的告诫自己,一定要超过他,拿出物理试卷开始做题,突然感觉背后被戳了一下,不用说肯定是他,我回头瞪了他一眼,但他好像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用什么东西在我后背上轻轻地划来划去,我又回头瞪了他一眼,只见他笑嘻嘻的说道:

“ 猜猜我写的什么”

“ 神经” 我不理他,但还是默默的感受着他写的什么,“ 我喜欢你,我叙你吧 ”(那个时候男生追女生都说我叙你吧,好奇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就回头骂了他:

“ 你是不是神经病,死你屋里青菜萝卜”

“ 哈哈哈,还有这么骂人的 ” 他笑得东倒西歪,我更加生气,把他课桌上的书使劲一推,“ 啪 ” 倒了,他可能被我吓到了,楞在了那。接着去弯下腰去捡地上的书,小娟子和梅子看的一愣一愣的,也伸手去帮他捡书。当天晚自习下了,小娟子想上厕所,我有一道题数学题还没做完,就让梅子先跟她一起回寝室了,教室的人越来越少,也越来越静,不知过了多久,教室的灯突然熄了,我拿出备用的手电筒,准备收拾好东西回寝室,突然

“ 子墨,你真的就那么讨厌我么 ”,我靠,他还在,吓我一跳,差点扔了手里的手电筒。他走过来站到我面前,教室外的昏黄的路灯光印在他的脸上,他一脸严肃的看着我,我觉得有点不自在,说道:“ 你离我远点 ”但他非但没有走开,还拉起我拿着电灯的手,我想甩开,但他的力气好大,怎么也挣脱不开,电灯光射在他脸上,我瞟了一眼他,他的眼睛死死的看着我,让我想赶紧逃离教室,就在我正眼看他时我们眼神碰撞了,突然,额头上被他亲了一口,我愣住了,随即尖叫了一声,使劲推了他,挣脱了他拉这我的手,飞快的跑出了教室。(未完待续)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