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原创

那些年—回忆(伍)

从教室跑出的我一口气跑到了操场,没想到这个时间点的操场上还有很多的人,可能是跑的太快心 脏砰砰地跳个不停,我找了一块草地上坐着,在微弱的路灯光下看着走来走去的人群,等等,怎么 都是一对一对的,有牵着手的,有挽着手的,有搭着肩的,更有甚者居然有搂着走的,越看越觉得 别扭,赶紧...

那些年---回忆(伍)

从教室跑出的我一口气跑到了操场,没想到这个时间点的操场上还有很多的人,可能是跑的太快心

脏砰砰地跳个不停,我找了一块草地上坐着,在微弱的路灯光下看着走来走去的人群,等等,怎么

都是一对一对的,有牵着手的,有挽着手的,有搭着肩的,更有甚者居然有搂着走的,越看越觉得

别扭,赶紧站起身来走向寝室。回到寝室,梅子问:“ 怎么这么晚 ?” 我不说话也没像往常一样去洗

漱,我直接躺在床上,估计梅子她们以为我是累了也就没理我。我想着刚才在教室发生的那一幕,

脑子里面很复杂,说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什么感觉,只是刚在发生的在我脑海里一幕幕的重演。

昏暗中的他,他的眼神,还有在我额头上的那一吻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

么大胆?为什么要这么做?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很头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可是半夜

被手脚麻醒了,我原先以为是睡觉压到了,就换了个姿势,但好像也没什么用,越来越难受,在床

上翻来覆去,睡去醒来很多次,早上起床之后发现手脚还是很麻木,走路有点使不对劲,小娟子问

:“ 你怎么了,昨天就不对劲,半夜看你在床上翻来翻去 ” 我把情况说了下,她跟梅子一定让我去医

务室看看,到了医务室校医生看了看说: 可能是学习太累,平时缺乏锻炼,身体素质差,让我先输

几瓶液看看。我想着输液早自习就上不了便问医生说:“早自习快开始了, 我还要上早自习,可不

可以吃药? ” 但这种想法马上就被医生和梅子她们否决了,我只得乖乖的躺在那里等着输液并嘱咐

梅子她们一定要跟老师请假 ,他们等我打好吊瓶,

梅子便问:“ 要不要来陪你啊! ”

“ 不用,你们去上自习吧,记得帮我跟老师请假 。”我说道:

“ 那我们下早自习再来看你 ” 梅子和小娟子说道

她们便走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无聊的看着瓶子里的药一滴一滴的落下来,想着早知道让她们带本

书我看看好了,输了一小半的时候班主任来了,“ 子墨,怎么样,现在有没有好点,” 班主任问道,

没想到班主任会来看我,顿时很感动,觉得老师真关心我,呵呵,我想坐起来跟老师说话,班主任

看我要坐起来便说:

“你躺着啊,坐着干什么,哪有坐着输液的,你好好休息,如果有什么不舒服跟医生讲。”

我点了点头,“ 老师,您去忙吧,我没事的 。”我说道:

“ 那好,你好好休息下。 ” 班主任走了,我又接着看输液瓶里的液体滴滴答答往下落,不知道什

么时候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外面吵吵的,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刚刚下早自习了,这个输液瓶

也好像被换了瓶新的,“ 医生,我是不是就只有这瓶了? ” “ 这瓶输完还有一瓶呢 ” 医生回答道,我

望着这大瓶的液体想着怎么还要这么久,突然,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他,我赶紧把头蒙住,在

被子缝隙中看着他在医务室里东瞅瞅西望望,我想着肯定是来找我的,但我不想见他,昨天的事那

么尴尬,还不想见他,

“ 你怎么这么快,”听到小娟子问道:

“ 方冬,你跑来的啊,我们比你先出来,你怎么还在我们前面到,路上也没看到你啊 !”梅子问道:

“ 方冬,你顺风耳啊,是不是早上跟老师讲的时候你听到了,怎么子墨有事哪都有你。”小娟子说道

“ 被拒绝n次还这样,说你傻还是笨啊 ”梅子又说道

“ 怎么没看到子墨? ”方冬问道:

“ 这不是在哪里么,蒙着被子睡着了 ”

小娟子指着我的床位走了过来,看着他们越走越近,我心想怎么办,这时候,被子被梅子轻轻掀开

一个小角,我假装刚刚醒来,

“ 梅子,小娟子你们来了。” 我说道,

“ 还有方冬也来了,比我们还快 ” 梅子说道:

“ 子墨,你想吃点什么,跟以前一样么 ”小娟子问道:

“ 对啊,饿了,今天早上读单词都没劲了,想吃什么,我们去买 ” 梅子拍了拍肚子说道:

“ 我去吧!”方冬看着我说,

“ 不用了,你买的子墨也不会吃。”小娟子看着方冬说道,

“ 那我们先去给你买早饭 ” 梅子说完便和小娟子走出去了,只剩下我们两个,感觉氛围很尴尬,我

便用被子蒙住头说:“你走吧,我要睡觉了”

方冬不但没走反而走到我的床前说:“ 你怎么了,怎么不舒服了,昨天的事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

么就就就…”.

听到他说这个我把被子掀开生气的说道:” 你还提,走啊 ” 我害羞且愤怒的瞪着他,看他低着头呆呆

的站在那里,一副很可怜的样子,顿时觉得自己可能太过分了便说道:“ 我没事,你走吧。”他望着我,

那个眼神,很有杀伤力,我为了躲避又蒙起了头。

“ 子墨,你渴不渴,我去给你买饮料 ” 他问道,

“ 我不喝,你走吧,你走吧,你走吧 ”我在被子里不耐烦地说道,

“ 那我先走了” 他说道,紧接着听到他跟医生不知道说了什么接着就是一阵跑步的声音,确定他走了之后,

自己也松了一口气,不大一会,小娟子她们拧着早饭来了,可能生病了没什么胃口,吃了几口就没再吃了,

这时班长和平时关系好的同学们过来看我了,都问我有没事,怎么样,我被大家这样的嘘寒问暖暖到了,很

开心,跟大家说没事,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闲扯着,聊的正高兴,他又来了,手里还拿着我的茶水杯,还有书,

“ 方冬,你又来干嘛?”小娟子问道,

“ 给子墨拿东西 ”方冬说道,

梅子看了看我问道:“ 不会死你让他拿的 ”

“ 不是,我刚刚问过医生了,医生说还有一瓶跟这个差不多大的,估计还要2个小时,我怕她无聊 ”方冬抢着答道。

其他都“ 哦哦哦 ”的起哄,都说他怎么这么关心我,这样的场面让我很难为情,

我便没好气的说:“ 谁让你拿的,你走吧。”

“ 杯子里是牛奶,趁热喝 ”他看着我说道,

“不需要,走 ”我冷冰冰的说道,

他就这样在大家的眼神中走了,有人问:“ 子墨,你的心真冷,对你这么好,这么久了,你一点都不心动。 ”

“ 她啊,一心只知道学习,没有其他。”小娟子说道:

“ 我已经拒绝过很多次了,他每次都这样,我也没办法,有时候都恨死他了。”我说道:

“ 别到时候恨着恨着就爱了!”有人说道,大家都笑了。我微微一笑。(未完待续)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