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原创

那些年—回忆(玖)

后来,离高考越来越近,大家也越来越忙,小娟子偶尔还是会带来他写的纸条,每次收到纸条都能让我高兴很久,纸条上的最后一句话都同样写着:“下晚自习一定要在教室等我。”也不知道我们就这样见过几次,每次自己都是故意等他来了自己就假装要回寝室,有时候在教室门口打个照面,有的时候寒暄几句,有时...

那些年—回忆(玖)

后来,离高考越来越近,大家也越来越忙,小娟子偶尔还是会带来他写的纸条,每次收到纸条都能让我高兴很久,纸条上的最后一句话都同样写着:“下晚自习一定要在教室等我。”也不知道我们就这样见过几次,每次自己都是故意等他来了自己就假装要回寝室,有时候在教室门口打个照面,有的时候寒暄几句,有时候甚至只是看对方一眼却一句话都不说,自己其实很期待与他的每一次见面,不知不觉自己就养成了一种在教室里学习到熄灯的习惯, 但他,来找我的次数越来越少,纸条上的字也越来越少,我说不上失望,但也不开心,总觉得他不来找我的日子少了点什么,哪怕是他站在我们教室门口呆一会,这种习惯一直到某一天晚自习教室熄灯后在回寝室路上,有人叫住我说:

“子墨,今天在操场上看到方冬跟个女生在散步,有说有笑的,那是他女朋友么,前些天不还经常来教室找你么……”

这些话犹如晴天霹雳,自己愣了,冷冷的回了句:“不知道,应该是吧!”

其实只有自己知道当时自己有多么的不开心,回到寝室躺在的床上呆呆的看着白色的墙壁,眼泪像决堤的洪水一样从眼眶奔涌而出,想着:原来纸条上的那些话都是骗人的,什么想我什么喜欢我都是骗人的,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找我了,也知道为什么都没有小娟子传过来的纸条了,原来是有了女朋友了,那他为什么前段时间还这样,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怎么都没说,把我蒙在鼓里么,自己真是傻,还每天都傻傻的等着他来,自己真是笨死,自以为是,你以为你是他的什么,其实什么也不是,以为自己是什么,别人就得惦记自己,想到自己以前对他做的种种不留情面的举动,也难为他了,现在已经不和我一个班级了,也不会像以前一样给我带来困扰了,心里应该不难过不是吗?但就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过,其实应该要祝福他的不是吗!但心里就是说不上来的难受,眼泪止不住,想到以前那些他对我的关心,嘘寒问暖,着急我生病,不开心,心里一次次哽咽,但一想到他们说的跟别的女生一起在操场上散步,自己脑子里就自动浮现出一幅画面,心里就更加不是滋味,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他,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喜欢他围着我打转的那种优越感,还是习惯了这么个人在我身边转来转去,那天我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反正很久,那一段时间我每天都在很纠结的日子中度过,闷闷不乐,没有人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的心思也没有说给任何一个人听。

终于在那不久之后的某天,我在食堂碰到了他,但他不是一个人,他周围有一圈男生,还有一个女生,那个女生在他们那一群男生中间显得特别扎眼,那个女生娃娃头,带着黑框眼镜,个子高挑,笑起来很好看,我看着方冬跟那个女孩边吃边笑我就明白了,那种笑容我很熟悉也很独特,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直觉告诉我,那就是他的女朋友,尽管不是他亲口说的,我也很肯定,我相信自己的眼睛。从内心告诫自己,忘记他,让他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他有资格遇到他喜欢的,我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也没有收过小娟子的传递的纸条,每次下晚自习就早早的回寝室,但他好像也没来找过我。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眼看高考马上就要来了,老师也实行了放压政策,在宽松的环境下,大家都流行拍起了毕业照,我们也不例外。那天阳光明媚,我们班在学校草坪空地上拍照片,大家都跟疯了似的,平日里不怎么说话的也特别活跃,就好像自己已经毕业获得了解放一样,也没有了平日里的男女之分,大家勾着肩,搭着背,挽着手,一切都那么自然,我也玩的很嗨,被很多同学拉着合影,留下了各种搞怪照片,但不知道是谁居然把他也叫来了,我顿时便没了兴致,大合照时我刻意的离他很远,在他跟别人合照时候我尽量走的远远地,或者假装干别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是不想跟他一出现在同一镜头下,但不知道是谁说了句:

“方冬,跟子墨拍一张吧!喜欢人家这么久!”大家都开始起哄,我感觉有点难为情,心里甚是不情愿,都这么久了大家为什么还提这件事,何况他都已经有女朋友了,但心里又想,要不合个影吧,一张照片也没什么的。

他似乎看出来了我的犹豫,然后他走向我说:“子墨,一起照一张吧!”

我耸了耸肩说:“随便!”站在一起的那几秒我觉得特别不自在,自己似乎也有点紧张和抗拒,在这么多同学面前,想微笑可是却笑不出来。

“你们俩近一点,相框都框不进去。”给我们拍照的同学说:

他下意识的往我这边站了站,胳膊已经挨着我的肩膀,同样穿着短袖的我感觉到他手臂上的汗,我看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挨得太近,他好像故意装不明白,这是我们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站在一起,同学开始起哄,我有点不耐烦,觉得自己成了大家的调剂品,催着赶紧拍,随着那声咔嚓,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我很小心的躲过了所有人的眼光,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未完待续)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