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回忆(柒)

我的弱弱,我的胆小,我怕死,我的胡思乱想终于让我得到了惩罚,我的成绩慢慢的跌落,我再也不是班上的第一名,因为生病缺课的时间越来越多,掉的课也越来越多,考试分数也越来越低,就像那句歌词:找不到存在的意义。但最可怕的还是是我的思想,我居然不再奋进了,我没有了想学的那个心思,有了那...

那些年—回忆(柒)

00:00/00:00

我的弱弱,我的胆小,我怕死,我的胡思乱想终于让我得到了惩罚,我的成绩慢慢的跌落,我再也不是班上的第一名,因为生病缺课的时间越来越多,掉的课也越来越多,考试分数也越来越低,就像那句歌词:找不到存在的意义。但最可怕的还是是我的思想,我居然不再奋进了,我没有了想学的那个心思,有了那种破罐子破摔的念头,对于学习我找不到了以前的热情,我想我是堕落了。慢慢的由上课时候开始不再听课到再也听不懂老师讲的,精神游离,思绪飘荡,每天这样浑浑噩噩。最终,我的惩罚来了,高二的那次期末考试我考的一塌糊涂,成绩差的连老师也不敢相信,班主任为此还特地来家里家访,问了我的情况,爸妈也很伤心,但他们最终把原因归结在我生病了,一切都变得情有可原,毕竟在他们的心里我一直都那么乖。只有我自己知道正真的原因,但我表现的很镇定,其实那个时候真的希望有个人能点醒我,我对死亡的恐惧,但爸妈的宽容让我一步一步的无法回头,其实自己也抑郁了整整一个寒假,因为自己知道,离梦想越来越远了,我年少时的那些梦想真的快变成梦了。而我在寒假中依旧没有醒悟。
高三了,开学了,爸妈送我到学校报名,刚到到学校就听到大家讨论学校的高三冲刺班,每年都有,基本上能进冲刺班的都是每个班级的前一前二,爸爸说:“子墨,以前我们以为你一定会进的,但现在也没关系,只要你接下来这一年好好努力,爸妈就为你感到骄傲。”我看了看爸妈,心里一阵酸楚。我看到了大屏幕上冲刺班的名额,有小娟子还有他,尽管我知道不会有我,但我心里还是很难过,不知道是爸爸说的那番话还是因为看到了他的名字,也有一丝不甘心,更多的还是难过,妈妈安慰我说:“没事,接下来好好努力一样的。”其实我很讨厌爸妈这样说,我倒希望他们能骂骂我,我知道是因为自己生病了,所以他们在我面前格外柔软。爸妈带着行李和我一起走到了寝室,梅子早就到了自己正在整理床铺,爸妈一进寝室就忙活着这忙活那,我显得多余只能呆在那。梅子看到了我走过来拉着我,她看起来很低落,我知道,她也很想进冲刺班,那是我们高一三个人的共同目标,我看着她不说话,我们对视了很久。

她说:“ 子墨,就我们俩了。”我眼睛一酸。

“子墨、梅子”外面传来小娟子熟悉的叫声,她来了,她拉着个脸,也不开心,进来跟我爸妈打完招呼就坐在梅子还没铺好的床上揪着床单低着头说:

“我不想去那个班级,一个认识的也没有,朋友都没有,我想跟你们在一起,我想去找班主任说说。” 说完抬头看着我俩。

“你疯了,神经,多少人想去还去不了,你还不去。”梅子急吼吼的说道。

“可是你们都不在啊,有什么意思。”小娟子突然哭着说道。

我走上前去说:“ 迟早会适应的。 ”

梅子也点点头,说:“ 没事,反正我们的寝室很近啊,冲刺班的寝室不就在隔壁的隔壁吗,我们会经常去找你的,如果没人陪你吃饭你可以来找我们啊!”

娟子停住了哭,说:“ 反正你们不可以抛弃我!”

“放心吧,不会!” 我说道。

趁我爸妈出去打水洗东西的空档小娟子说道:“子墨,你知道吗,方冬跟我分到了一个班。”

“不挺好的吗,刚还说没认识的人,现在不是有伴了。”我说道。

“ 但我听说他不想去被班主任叫去办公室了”娟子道:

“ 估计是舍不得子墨吧!呵呵。”梅子说道:

我瞪了下梅子,“ 大家都这么说的。”娟子说道:

“ 能不能不乱说,你听到了还是他跟你说的,没有的事别乱讲。”我说道:

“ 如果他可以不去冲刺班,那我也跟老师说不去!”娟子有点高兴的说道,我们都笑了

但最终胳膊拧不过大腿,小娟子跟方冬挣扎努力了几次还是被调去了冲刺班。

学校整个高三的气氛都很紧张,每个人都好忙,成绩好的忙着学习,成绩不好的忙着睡觉,梅子好像比以前更努力了,每天每夜玩命学习,而我,自暴自弃依旧,得过且过的每一天,每天各种药丸吃的心烦。小娟子跟方冬时不时的会在吃午饭的时候出现在我们教室门口,小娟子是来找我们的,但他并不是像别人说的那样是来找我的,他每次来都是来找他兄弟一起去吃饭的,来去匆匆,他从来没来跟我说过一句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会在上课期间时不时的想起方冬,想着有关于他的那些点点滴滴,想着以前发生的种种,甚至想着他今天会不会来找他的兄弟吃饭。。。。。。

那天中午,教室里的人差不多都去吃午饭了,梅子因为肚子痛下课了就跑去厕所了,我在教室里等着梅子回来然后一起去吃午饭。闲着无聊,便开始剥手指甲上的倒刺,他来了,我看了下教室,他的兄弟已经不在教室了,我以为他跟以往一样会走的,没想到他迅速地走进教室,并且在我旁边坐下,我不习惯便把头低着不理他继续扒着手里的倒刺,他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虽然我没看他但我能感觉他是在看着我,突然他说:

“子墨,我很想你。”

我没想到他会说这话,抬起头白了他一眼,准备起身去厕所找梅子,但被他拉住了我的衣服,只见他从背后面掏出一个黑色的东西递给我说:

“ 送你的!”

我看了一眼是个钱包,“ 你把手放开,我不要你的东西。”我边说边拽在他手里的自己的衣服。

“ 你必须拿着,这我送你的礼物。”说完就把钱包往我手里一塞,我看着手里的钱包不知道为什么就哭了,我一哭他就急了说道:“子墨,你为什么要哭,你别哭了……”(未完待续)

人已赞赏
原创

让时间插上翅膀寻找未来的自己

2015-8-12 15:08:19

原创

那些年—回忆(捌)

2015-8-30 18:08:0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