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原创

《青春再见》第七章

《青春再见》第七章

面传来万方的歌,不禁驻足了脚步。
“也许有一天 我会离开你 长途跋涉 寻找真的自己 也许有一天 我会需要你 守着你用我这一辈子 我对自己没掌握能力 原谅我的 不安定 对于生命 有太多可能 想要知道 自己最终的样子……”

白木木抬眸,一张巨大的海报上八个大字:“她来听我的演唱会”。还有那个她曾熟悉的背影……

白木木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后,脚步不自觉的迈进艺术学院。循着声音来到艺术学院展示厅,舞台上的女人,淡淡的抱着吉他坐在凳子上,及腰的长发披散着。依然是那张明艳的脸,清澈的眼神。本来在心底要模糊的面容,这下子更清晰起来。

“最终还是要面对自己 慌乱的 不确定 不安全 不猜疑 我们都对自己有爱的权利 不知道 不多馀 故事到尽头没人肯定 ……”

这时女人抬起头,看到远远站在门口的木木。愣了下,随即恢复了神态,低头拨着弦。一曲结束,很多人都涌上去向她要签名。她依然微笑着,就像当年她离去一样。木木的手机响了,是秦琼。木木摁了电话,推开门和正准备进来的沈遥撞了个满开怀。“对不起。”木木声音有点颤。

这时里面响起了声音:“下面这首歌,送给我久别的女儿。今天是她的生日。”

广场上,秦琼手捧着一大束玫瑰等待着木木。

老图书馆的长长的阶梯上,木木昏昏然的坐在那里,泪水不受控制的顿落下来。“为什么?你不是走了,干嘛还要回来?干嘛要出现在这里?你可否考虑到我的感受?”这时身后响起了脚步声,木木回头,沈遥无声的站在那里。

“干嘛偷听?”

“是你的声音太大了,而我刚好路过。怎么算的上偷听?”

“你,我今天心情不好,最好别招惹我。”

“有些事情,只能埋在心里,说出来无非显得矫情。再说你又不需要同情心,对吧。”

“你什么意思?”

“丁繁卿是你母亲?!”

“是不是关你什么事?”

“不关我什么事,只是某人哭鼻子的样子实在是丑到家。”

“我就算再丑,也比你做假惺惺态好,最起码我想哭就哭。而有些人被甩了,还装作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虚伪。”

沈遥懒懒的坐在木木身边,长腿伸到下一个阶梯上道:“是啊,虚伪,难道你就不虚伪了,不虚伪你就去面对啊。干嘛做胆小鬼逃跑?”

“谁说我是胆小鬼,她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个陌生人,既然是陌生人,干嘛还要面对她?”

“你选择这所学校难道不是因为她?”

“你这人还真贱的要命,我选择哪所学校是我的自由,你又不是我什么人。”

沈遥望着离去的白木木,站起身。桂树后躲着的人叹着气走出来。“谢谢你,沈遥,既然她不想认我,我不会去强求她的。”
沈遥看到丁繁卿眼中浓烈的失落感。

木木打开手机,上面显示三十二个未接电话,号码的名字都是秦琼。拨通秦琼的号码,对方立刻接了:“喂,木木,你在哪里?”

“我刚才遇到一些事情,现在马上到广场了,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等你。”

广场上,木木看到秦琼抱着一大束玫瑰花站在路灯下焦急的等待,心头一热,拍拍脸笑着走过去。

“怎么了?木木?”秦琼一看到木木便迎了上去,一大束的玫瑰花便塞到了木木的怀抱里。

“没什么,刚才遇到一个朋友,多说了句,就来晚了。”木木笑闻着花香,这时广场舞池的追光灯忽然扫过来,众人目光欣喜的望过来。作为广播站站长,俊秀的秦琼的绯闻不算多但也不算少,刚才秦琼有玫瑰花的遮挡,众人没瞧见,这下看热闹的人都纷纷的涌过来。

“哇,原来秦站长的女朋友是白木木?!”

“咦,白木木不是跟乔子戌……”

“白木木哪能配的上秦站长,你看他们两个站在一起,压根就没金童玉女的感觉。”

“有人是欲女就行。”

“噗通”刚才那位嘴贱的人便应声落地,肇事者当然是秦琼。白木木倒是什么都不想解释,对于流言早已习惯。于是抱着玫瑰花笑对众人道:“多谢各位对我白木木的关注。”说完转身离去。众人一阵唏嘘。

翌日,白木木再次成为焦点。

“白木木,你算什么室友?”刘玲一脸气结的对着白木木。“不是我的错,要怪就怪那些好事者。我再次声明,我不是秦琼的女朋友。”说完白木木无辜的看着刘玲:“要不要我指天发誓?”

刘玲狠狠的瞪了白木木一眼后:“不用了。”

“刘玲,你想啊,如果木木喜欢秦琼,又何必等到现在才下手?”阿水在一旁劝解。

“是啊,凭我跟秦琼的青梅竹马,要下手早下手了。所以,刘玲你不可冤枉我,我可是比那窦娥还冤。”白木木立刻狗腿的附和阿水。

刘玲还是不相信的看了眼白木木,然后眼珠子上下左右转了一圈后,深吸了口气:“木木,要想澄清你跟秦琼真没关系,除非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十五天内,找到一个男朋友。”

当刘玲说出这话的时候,众人大跌眼镜。

“天哪,刘玲,真有你的,为了你家的秦琼,你这是让木木卖身啊。”

“我不管,你一天单身,那么我一天受威胁。让秦琼死心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你给嫁出去。”

“原来我白木木这么优秀,刘玲,你真是给了我莫大的自信心啊。”

“行还是不行?”

刘玲扑过来,佯装掐着白木木的脖子。

“咳咳咳……来人啊,杀人啊,救命啊。”

一片笑声从宿舍里传出来。

“我行,我行,我行,快被你掐死啦,刘玲……”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