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原创

青春,总在意外中成长

文/羽   那是抬头星星颗颗明亮可数的夜市里.她摆着夜摊在人群涌动的四面八方里.那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和她所在的这一块地是激流中的岩石.不论人潮流动多大.这里波澜不惊. 暂且称她为简.当她招呼从激流中分离出的涓溪光顾自己的生意时.头也不会回的就对我说前几天她去了B市做...

青春.总在意外中成长..

文/羽

 

那是抬头星星颗颗明亮可数的夜市里.她摆着夜摊在人群涌动的四面八方里.那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和她所在的这一块地是激流中的岩石.不论人潮流动多大.这里波澜不惊.

暂且称她为简.当她招呼从激流中分离出的涓溪光顾自己的生意时.头也不会回的就对我说前几天她去了B市做了摩天轮.当时我就一惊.心想这货不是又受什么刺激了吧.

还没问出口.她就收了买家的钱.用卖家的姿态打包送客.回头甩了甩纸票对我说青春不就是去挑战那些不敢尝试的.去享受那些心跳的么?

这话曾是我嘲笑她不敢坐摩天轮的时候说的.那时候.我不知道到她恐高的厉害.

那天我翻了你的博客.今年你才发了四篇文章.圈里聊天有人说你失踪被绑架了.说你偶尔逃出来的时候会发一篇.说完简就在那神经质的笑了起来.

我本想说她几句的.但又不想被打.就没有说.因为感觉简今天总是怪怪的.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时没收住口就问:听说你前男友结婚了?

看着简忽然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有些不敢对视的抬头看着夜空.

“他给我打过电话.问我要不要去.”

“去毛线啊.去了当他婚礼上的笑话给新娘看?”

“我没答应.”

“那就对了.”

“我说我考虑考虑.”

“… 你脑残吧?要是药吃完了?我去给你买点疗效好的?” 当时我尤为把她当一个神经病去看待.

“那次的事.我挺内疚的”

“那次的事.你又没错.说的文艺点.那是一个劫.躲不过.说的直白点.该你倒霉.只是这个霉有点过了.”我说着.简笑容满面的接待者买家.

后来.就岔开了话题.谈天扯地的胡说八道了许多.其实那天是简的前任让我去开导简的.而做为中间人.我也不好偏袒哪一方.虽然他说在简的面前把所有的错都推向他.

那天帮着简收摊送她回家后.自己可怜兮兮的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时.收到简发来的信息.

上面这样写的:今天我这么文静淑女的一面有没有很吃惊?别看我平时女汉子.其实我也淑女的.

我看了没回.当时快欠费了就没理.

不久又来了第二条:谢谢你.也替我谢谢他.有些事情没有必要拆穿.反正都这样子了.哭闹都没用.人家结不结婚在和我分了的时候就没关系了.我记得以前我们劝你的时候你说过一句话.你说谁少了谁都一样.只不过是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习惯了的习惯不在了的习惯.我现在就在这过渡中吧.早点睡吧.安.

看着她发了这么多.我也不好意思不回.于是我也回了一个安.没多久手机又收到信息.在我想着这要什么时候才能停止的时候.看见信息内容一句您的手机已停机.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当时的心情就一步步走回家了..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