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原创

所谓:人生如戏

  不知是谁为她起的名字—小玉,许是希望她如同小家碧玉般惹人怜爱吧!奈何竟也是种奢望...... 村中向来不乏一些说长道短的好事者,不知小玉从几岁开始从别人口中得知自己有两个哥哥、一个母亲。遗憾的只是“曾经有”。母亲生下她后离世,哥哥们也相继不知何故随母亲而去。至于...

t01ea4f696deabdaa04

 

不知是谁为她起的名字—小玉,许是希望她如同小家碧玉般惹人怜爱吧!奈何竟也是种奢望……

村中向来不乏一些说长道短的好事者,不知小玉从几岁开始从别人口中得知自己有两个哥哥、一个母亲。遗憾的只是“曾经有”。母亲生下她后离世,哥哥们也相继不知何故随母亲而去。至于父亲,是在初中才得知他尚在的。又听说他是看女儿长大了,想着能卖几个钱了才回来相认,还有那一屁股的债也得还啊!或许吧。连那一亩三分地都照看的荒草丛生,烟酒赌牌从未断过,又敢奢望他做点什么呢?一度曾纠结过,人常说“父慈子孝”,像那人一般的父亲,自己该如何面对?或许不用面对,有爱小玉的爷爷奶奶和小姨啊!

上了大学后,改变是毋庸置疑的。不可能靠低保过一辈子啊,申请助学金、奖学金,该考取的证书一个也没落下。帮爷爷奶奶拉车下果子也不过累些,这些又何足挂齿。小玉第一次听《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故事是在初中,第一次知道《快乐大本营》是在大学时。刚上大学时方言浓厚,许是紧张,说话时总是结巴。难以交流,没什么人情味,略显痴傻。从小面对的嘲笑与讽刺何其之多,看惯了人情冷暖这些算得了什么呢?

果然,后来她变了。变得更会应对外面的世界。

该花的钱一份不少,该请的客一个不落,该考的证全部收入囊中。其实她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她是村里条件差的家庭中唯一坚持上学的女娃娃,是爷爷奶奶给了自己这份坚持。相似的家庭,邻居家的梦梦早已嫁为他妇并且怀孕,说是爷爷想让梦梦为自己养老,不能远嫁,书读得多了心就野了,就指了一户同村门当户对的给她做丈夫。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大二那年刚考完试,小玉接到一个电话后就泣不成声。看她掩面悲泣的痛苦,必然是家中有事。果然,丧事,爷爷死了。需要孝子贤孙给亲人穿鞋,身体已经浮肿的不像人形,怎么都穿不进去…….怎么会料不到?可拿什么改变?几次三番的送去抢救,那些亲戚明明带着钱,却没有人出头交住院费。三伏天里仍要烧炕取暖,父亲并没有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不知道拖了几次,终于来不及,终于等不到。小玉只默默拍下一张照片…….

难道生活不应继续向前吗?慢慢的和父亲的关系有所缓和。家里还有奶奶需要人照看啊。虽不至亲密,至少能说几句话了。又迎一季秋,得加些衣物了。小姨说要寄过来,等电话即可。怪不得电话上老发来一条短信,每次只有三个字“王小玉”。打电话询问才知衣物在他手中。二人同在一乡,大学同在一条街。

收到衣物了,二人聊天和电话中一来二去竟要发生点什么的趋势。小玉是个好姑娘,那会村中谁家火光窜天,大冬天的全村只有小玉一个学生娃娃忙进忙出的去帮忙救火到天亮,烧焦了的头盖骨被挖出来硬生生的滚在小玉脚下她也没娇气的哼一下。每次打水总惦记着捎一壶给舍友……

好人自有好报,在舍友的撺掇下这等好事岂会付之东流?初步审核不错,高大清秀。舍友们轮番提问后,这事越来越是八九不离十了。果然,喜事发生。小姨打电话来问衣物是否收到,发现了点势头。严肃禁止和他谈恋爱,不明所以。

这不过十几天的缘分还是消散于某个夜晚。没什么,许是兴趣不在了吧。和平分手。以至隔了几周再问小玉,她说已经不记得他的样子了。她要找的是对她好的人,既然不能,何必勉强?分手只是趁早而已。

时间晃晃悠悠的走着,又至一年暑假,几经折腾小玉还是没能找到兼职。小姨简直是她的哆啦A梦!兼职地点是旅游景点的售票员。几乎没什么人,白落了个清闲。美景不少,票子不少。

而她这个暑假并不开心,甚至痛苦。小姨与景点老板的关系匪浅,每年老板都会给小姨钱。小玉称老板为叔叔。他们各自有家室,相处的相安无事。叔叔的儿子是自己的前男友,原来如此。小玉质问小姨,她全部坦白。生活哪里还能给小姨一些希望?姨夫有恶习已十几年,戒不掉的。她还要为女儿打算。这一切让人那么厌倦……

兼职提前结束,叔叔的妻子得了乳腺癌。学费也凑够了,小玉终于要走了。回到学校还不忘调侃一下自己,真是去哪里兼职哪里就倒闭,前年的饭馆、大前年的农家乐、大大前年的网吧……

生活还在继续,这一天天要是像翻书一样翻过去了,也就过去了,那该多好。愿我们无喜无忧不是因为麻木。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