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原创

屠。

以前有一个园子,和这城的形状不同.里面有几个孩子,老的小的老大不小的.终于知道莫名的悲伤是来自哪里了......

屠。

1

这样的一座小城.城中有一处水源,水面宽阔,应该是条河,却被河上高高立起的石头护栏禁锢了起来,正圆形的设计.于是再也看不清水的流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河面死水一般沉寂,像个不生鱼的大号池塘. 然后城里的人们把房屋都围着建造,祖祖辈辈一圈一圈的生长.

东边有集市,三丈高的石拱门巍然耸立着,细小雪花飘过,更添了几分古朴气势.从门里望去,男男女女都穿着色泽华丽的丝绸长袍,把我青灰色的布衫衬托的扎眼无比,熙熙攘攘,吵吵嚷嚷.吵吵,嚷嚷…我的头又开始痛了…

 

2

“客官,里面请!”

“唔…”

这家酒馆的老板娘倒还有几分姿色,兴许找个安静的角落喝上一杯能让我好受一点.

“可否借纸笔一用?那天早晨的梦境又模模糊糊的出现了,我得赶快记下来.”边说着迈着大步走了进去.

“唔…”

不想酒馆里的吵杂声更是让我头疼的要命,有不这么吵的地方么?我捂着额头问,太阳穴突突的跳.

“这边,这边…”老板娘一步三扭的的带我来到走廊的尽头.咯咯咯… 墙壁升了起来,原来是一道暗门.

这样好的地方,也许可以让我完整的回忆出那天来.盘腿坐在软垫上面闭目冥想,那些轮廓逐渐清晰,只等纸笔一送到就可以写下来了.可事与愿违.画面突的一转,房里怎么会多了两张桌子?把我夹在中间.安静被打碎了…划拳,劝酒的情形让我目呲欲裂.酒味,汗臭冲散了思绪.

“唔…”头疼的无以复加,我抽出宽大的长剑握在手里,意识逐渐模糊…

 

3

城北的高山上常年积雪,绕着山上去是一条黑铁铸的索桥.男孩和女孩正在铁栏边探出身子指点嬉戏,言语间有凝结不住的暖意.他们骑的自行车放在一旁,而这边的我这时一定已经杀红了眼.

 

4

雪花纷飞的城市,剑影过后,给这个惨白世界遗留了一些热切的痕迹.圆形还是有好处的,集中嘛.静悄悄的,这里已经没有了生迹.

我提着滴血的剑站在铁索桥上,自行车在中间,把那对年轻的情侣隔在那一边.不,这不算什么障碍,只需轻轻一跃.真正让我迟疑的,是挡在女孩前面那男孩呵呵的笑声.一瞬间天地间的红和白都静止了,飘落的雪飞溅的血,都就那么顽固的停在半空.在那些缝隙里,这些年一路走过的那些记忆都定格成胶片浮在我周围.突然悲伤的不能自已.呵…好长时间了,原本以为我的泪都已经干涸了呢…

罢了,罢了…再看一眼,抛下长剑任它跌落到谷底,转身离去,西北吹来的风把雪花打在我的脸上,也让我的布衫飘飘,膨胀的很有型…

5

以前有一个园子,和这城的形状不同.里面有几个孩子,老的小的老大不小的.终于知道莫名的悲伤是来自哪里了…

对! 是会有想念的.但这次,也许我再也不回去了…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