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原创

只要我活着,你会一直收到花

小时候,耿宇是我和陈木最喜欢的玩伴。喜欢的原因特别单纯,因为耿宇家有一台我们看了会流口水的游戏机。我一直霸占着主手柄,陈木和耿宇两个人轮流着用副手柄,双截龙和魂斗罗里,都会带着他们打通关。 耿宇的爸爸妈妈不在家,所以一直是爷爷奶奶照顾他。每天放学我们三个人都一头扎在电视机前...

只要我活着,你会一直收到花

只要我活着,你会一直收到花

00:00/00:00

小时候,耿宇是我和陈木最喜欢的玩伴。喜欢的原因特别单纯,因为耿宇家有一台我们看了会流口水的游戏机。我一直霸占着主手柄,陈木和耿宇两个人轮流着用副手柄,双截龙和魂斗罗里,都会带着他们打通关。

耿宇的爸爸妈妈不在家,所以一直是爷爷奶奶照顾他。每天放学我们三个人都一头扎在电视机前面,耿宇的奶奶做好了饭就会让我们停下来一起吃饭。

但是我们都会依依不舍的说:“再打一盘,再打一盘就去吃”,然后耿奶奶就会过来直接把电视机的电源拔掉。后来我们都学乖了,只耿奶奶喊我们吃饭,我们按下暂停键,狼吞虎咽的像是例行公事一样的吃饭就好了。但是唯一例外的是耿奶奶做的回锅肉,每次只要有回锅肉,我们还是可以放弃游戏机的。

耿爷爷的手很巧,会给我们做一些小玩意。有一阵特别流行陀螺,我们跟耿爷爷表示出我们真的好想要,他二话不说,不一会就做出来三个,我们乐的跟疯狗一样。

他们会把我们当自己孩子一样疼,所以我和陈木经常巴结耿奶奶和耿爷爷,为此耿宇很不爽,一直说我们抢走了他的爱。

 

 

我们渐渐长大了,耿奶奶头上的白发渐渐的也多了起来,耿爷爷依然腰板笔直,英雄不减当年。耿宇有时候工作特别忙,要经常出差。所以我和陈木就经常过来看看老两口,每次我过来的时候老太太都会给我做回锅肉,味道还是那么棒,好吃的想哭。

我单位经常发一些吃的用的,我就都给老太太带过去。

我坐在桌子旁边跟老太太一起摘菜,老爷子在一旁叼着烟卷看着电视。

老太太说:“小冉啊,就你最孝顺我了,我们家那混小子多久没来看我了,看他过来我不收拾他。对了,陈木那孩子前几天也过来看我了,你们都不小了,该找对象了”。

我打趣道“奶奶,你还是多担心你家耿宇吧,他也没女朋友呢”

“嘿…你这孩子”老太太还一脸正经的说

老爷子在旁边坐着,吐了口烟就笑着说:“哈哈你这老太婆,操心事真多“

“都是我孩子,我操心不应该吗?死老头子”

老爷子转过头继续盯着电视上的大美妞,嘴里还在嘀咕着啥。老太太也絮叨着,看着我撇了撇嘴。

我哈哈就笑,看着这老两口经常拌嘴,觉得太可爱了。我们小时候他们就这样,我们长大了,他们还是这么调皮。

我想,这就是对于“幸福”最好的诠释了吧。

 

有一次半夜,耿宇给我打电话让我赶紧过来,说老爷子病了,他自己有点担心,让我来医院一趟。

我在路上就一直纳闷,老爷子身体一向很好,没什么大病啊。我到了医院,看见耿宇和老太太坐在病房门口的椅子上,耿宇用手一直环抱这老太太。

我问:“老爷子怎么样了”

耿宇说:“在抢救”

我说:“别急,老爷子身体好着呢,没事“

随后陈木也赶过来了,我小声跟陈木说:“咱们别太紧张了,别让老太太着急”

没想到她听到我说的话了,站起来对我们说:“你们不用担心我,我不着急,老头子说过他会一直陪着我呢,我不担心他,就是有点生气,这人总是这么不听话”

 

等了一会,医生出来了,我让耿宇拉着老太太,我跟陈木过去问情况。医生说,老爷子这几天本来就伤风了,就感染了病毒,目前情况稳定了,不过还是有些问题要确认,先住院观察吧。

老太太坚持要在病床旁边陪着,我说:“奶奶,有我们在呢,我让陈木开车先送你回去休息吧”

“不用,我不累,我还等着骂这死老头子呢”。

 

耿宇告诉我说,老爷子本来就身体不舒服,白天不知道要出去干嘛,外面雪太大了,老太太不让他出去,不过还是没有犟过他。

老太太睡觉轻,而且晚上总会醒,所以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有多忙,每天晚上睡觉前,老爷子都会倒一杯水放床头柜上,给老太太备着。这天晚上,老爷子躺床上就睡了,老太太以为他太累了,就没理他。

半夜的时候,老太太做了个梦,梦到老爷子被人拉走了,一直喊着她的名字。突然惊醒了,看见老爷子嘴里还一直在念叨着自己的名字,声音很轻。老太太以为他在做梦,想把他喊醒,可是喊了好几声老爷子都没反应,一模头,滚烫。

这才发觉不对劲。

 

老太太就这么在病床前趴了半夜,第二天老爷子醒了,可是精神状态一直不佳。老太太就一直不说话,不管老爷子怎么说好话,怎么道歉。老太太都是一副我不理你的样子,偶尔会说“恩,好,知道了”。完全是一副小年轻闹别扭的样子。

老爷子身体状体不是很好,但是就连去厕所的时候我扶着他,他都拒绝。自己拖着虚弱的身体踱步走过去。

他给我眨了下眼,我突然明白了。

这个男人这么要强,在自己女人的面前,不想流露出一点点的软弱。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不能面对自己从一个一直保护家人的大男人变成了需要别人保护的人。

可是事情比预想的要糟糕,老爷子身体状况越来越不佳。医生也说不清楚原因,化验了很多指标,结果只是显示病毒性感冒,炎症之类的,可是老爷子身体就是好不起来,吃的也不多。

转了两家医院,还是一样的结果。

就在我们为老爷子做了最坏的打算的时候,老太太终于开口说话了:“你这人怎么回事,我一天天的给你做饭,你就吃这么点。天天给我在床上躺着,除了睡觉就是睡觉,我当初嫁给你的时候,要是知道你这幅德行,我才不会嫁给你呢”

说完,老太太扭头就走了,走到门口回头对我说:“小冉,开车送我回家”

这下我不知所措了,陈木说“李冉,你送奶奶回去吧,我跟耿宇在这陪着爷爷”

 

后来陈木跟我说,我跟老太太出去后,老爷子委屈的就像个孩子一样就哭了。我不能想象这个坚强的大男人也哭会。

 

没过多久,老爷子的脸也有了正常的颜色,食欲也好了。

医生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病的很严重,为什么又会突然好转。

 

老爷子说,生病的那个晚上,他看到了很多人,拿着枪,带着手铐,还拿着圣旨,说是时辰到了,要带他走了,可是他就是放不下老太太啊,就一直喊着她的名字,他看到老太太在远处看着他,却无能为力。

他说让自己的女人受委屈了,就是没保护好她,他越走越远,眼看着对方快消失了,要抓走他的那些人却又把他送回来了。

他问,为什么?

那些人说:“因为圣旨下错了,或者是因为你的爱还应该继续。”

 

可是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最先走的是老太太。

那天老爷子一滴眼泪都没有流,我看到老爷子坐在病床前面,微笑的看着老太太,眼睛一眨不眨。

耿宇也辞掉了自己的工作,换了一份悠闲的职业,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爷爷是有多爱奶奶。

爷爷这一生最骄傲的事就是娶到了奶奶。

可是老爷子总是笑呵呵的跟我们所有人说:“你们放心吧,我没那么小心眼,我会活得好好的”。

说归说,可是我们大家还是担心老爷子太过想念,落下什么心理疾病。

耿宇要把家里面老两口的合照都收起来,可是老爷子没有同意。到现在一直都是原封不动,好像自从老太太走后,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变。养的那几盆花也还在原来的位置,爷爷在细心的浇着。

老太太的那双拖鞋还原封不动的在鞋架上摆着,电视剧旁边老太太喝水的那个杯子也还在。

 

老爷子依然活得很开心,有时候我去找老爷子下两盘棋。老爷子高兴的不行,但总是说我故意输给他。

我说“爷爷,我真不是故意的,要不你让我赢一把”

老爷子身体一直倍儿好。

有一天我和陈木约着耿宇一起跟老爷子喝两杯,酒桌上,老爷子说:“你们几个猴孩子甭担心我了,我知道你们怕我太想老婆子了,不过我不想她 ”

老爷子闷了一口酒,继续说:“她不是最爱生气吗?我说我不想她,她为什么不回来骂我呢?”

我看着老爷子眼睛里的泪水流下来了,这是老太太走后,我第一次看见他哭。

我也忍不住,我也哭了。

陈木说,李冉,你眼睛进沙子了,快揉揉。

 

老爷子叹了口气,说道:“唉,说不想,那是假的。以前半夜醒了,习惯喊一声老婆子的名字,听到应声再继续睡。

现在有时候半夜醒来,喊出去了名字,听不到回应,才想起来——哦,我最爱的人已经不在了啊,

觉得这日子实在是太难了。”

连个拌嘴的人都没有了,有时候觉得空落落的。

老爷子和老太太的爱情是最纯粹的爱情。

老爷子年轻时当过兵,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挺大男子主义的,但是遇到老太太就全都变了。变得多情,变得浪漫,变得会照顾人。

两个人是别人介绍认识的,那个年代的爱情,很简单。你喜欢我,我喜欢你,我们就在一起。老两口就这样在一起了几十年。

老爷子说,年轻的时候,给老太太买过花,她收到花的时候,笑的就像个孩子一样。后来,每年生日,老太太都会收到花,但是老太太的生日是冬天,在那个年代,她不知道他是如何搞到的。

 

酒喝得差不多了,我们都睡下了,愿这爱情也能醉人,我永远也不要吃醒酒药。

 

老太太生日那天,我们四个去看了老太太。

老爷子吹了吹地面,把花摆好,说,“以后你生日,我只能把花给你放这了,不知道你能看的到吗”

他叹了口气,用手摸着墓碑说:“我好想你啊”。

老太太的离去,已经成为他硬朗人生中最柔软的一部分了。

我先起来走到车旁边点了根烟,随后陈木也过来了,耿宇和老爷子还跪在那烧纸。

陈木说:“李冉,要不我去把耿宇叫过来,让老爷子单独待会”

我说:“我去吧”

我走过去递给老爷子一支烟,给他点着。然后给耿宇一支,我点了下头,示意让耿宇跟我过去“走,抽根烟去”。

耿宇点点头就起身,我看到老爷子用手一撑地,背靠在墓碑上,坐了下去。吸了一口烟,用头抵着墓碑,目光微微朝上方看去。

不知道那空中是否有老太太的身影,但我相信,他看到了他的信仰。

我们往车那边走的时候,我听到老爷子说: “你那边都挺好的吧?恩,我就知道还不错,不然你怎么会不舍得回来。对了,从来不浇花的我居然没有把你最喜欢的那盆花养死了。哈哈。家里还是老样子,要是没事了,回来坐坐……”

我们越走越远,渐渐听不到老爷子的声音了。我们三个人靠在车上抽着烟,远处老爷子的嘴还在不停的一张一合的动着,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时而吐出一口烟。

但我知道,那是他憋了很久的话。

 

 

原来,那年冬天,就算是感冒也要冒着大雪出去,就是为了给老太太买花啊,因为老太太生日快到了。

因为他说过的话,他都会做到。老爷子最常跟我们说的话是,他觉得自己最男人的地方不是有多要强,而是在爱人面前会低头。

 

回去的路上,老爷子说,“我一直想要见她一面,昨天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有个神仙可以帮我”。

 

他说我可以去见她一面,我找出了我最帅的那身衣服,刮了胡子,我刚见到她,她便张着血盆大口扑了过来,我吓得落荒而逃。她却站在原地开心的笑了,仿佛神仙也帮她圆了个梦:“老头子,这下不会想我了吧,要好好的活着喔” “老太婆,这下终于可以安心转世了吧,傻瓜”我背对着她,收起惊恐的表情笑着哭了


 

 

作者:咚咚咚,不知名作家,愿我们终会失忆,忘掉那些残酷的纪念品。新浪微博:@时光缉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