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从来都只是故事.

  文/嘉倩 冰岛的首都,雷克雅未克,我坐在市中心的书店咖啡馆。 星期天,大部分商店关门,除了书店照旧开到夜晚十点。距离写完一本关于爱与爱情的书,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回头看,大部分是故事,我极少谈论个人对于爱情的观点。 另外,我与车先生之间的故事,彻底结束了...

 

74b1dd8dtc39e9e80f88b&690

文/嘉倩

冰岛的首都,雷克雅未克,我坐在市中心的书店咖啡馆。
星期天,大部分商店关门,除了书店照旧开到夜晚十点。距离写完一本关于爱与爱情的书,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回头看,大部分是故事,我极少谈论个人对于爱情的观点。
另外,我与车先生之间的故事,彻底结束了。
文字的美妙之处,它比摄影更精准地记录了某时某刻的心情,照片上的表情可以被不同角度解读,但是文字却定型了那个瞬间。热恋的时候,写下的誓言是如此确凿无疑,若此刻重写一遍我们的故事,我必定冷静理智,甚至添加一些克制的嘲讽。
进入夏季的冰岛,半夜十二点仍然明亮如白日。
当我一次次行驶在冰岛空旷的1号公路上,两旁壮烈原始的景致,似乎不断在给予温柔的抚慰。
“为什么选择来到冰岛生活?” 有个法国男孩问我。
“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漫长。在夏季,几乎没有黑夜,尽情享受漫长的阳光;在冬季,被黑暗包围,唯一的明亮,极光灿烂;每一场日落,维系三个半小时。你看,我们有的是时间相爱。”
“我想,你一定还有其他理由。”他瞪大了好奇的双眼。
“好吧,你猜对了,还有一个原因。我曾想过,谁要是和我一起完成一段冰岛的环岛之旅,于是我会嫁给那个人。”
“什么?谁都可以吗?”
“当然。”我点头,“冰岛人少,唯有冰川、雪山与荒原,若在路上我们彼此不相厌恶,仍然拥抱亲吻,那么,一定能度过接下去的冗长人生。”
他哭了,没有夸张,他的眼泪顺着脸颊一滴滴落下,“我感动了,可惜我要离开,希望有一天我找到这样一个人,陪我看漫长日落不会觉察无聊的人。”
在我的生命里,我曾遇到我以为可以一起来到冰岛的人,结果,有的人我错过了,有的人我误会了。26岁,经历了最近一次的感情挫折,甚至到了无法原谅的地步,极度失落无助的情况下,趁着昔日采访项目结束、新书出版前的空隙时间,我独自来到冰岛。
从来没有想过,最终来到冰岛,是我独自一人。
当然,我不是学习《Eat,pray,love》书中的女主角,在旅途中寻求爱情,也不是那些文艺女青年,希求被美景美食治愈心灵。
来到冰岛,我像缩头乌龟,迫切地渴求远离朋友,远离任何在街上可能认出我的人。自从被车先生伤害,加上之前长期奔波采访,身体崩溃,鬼门关走了一回,动了手术,整整四个月我像孤魂野鬼,精神低迷。
认识我的人,一个个找理由把我拉出门,希望我开口,把那些难堪的故事倾诉出来。
我必须承认,那四个月,我完全没有笑过。
虽然不是第一次失恋,(第一次失恋的确是人生糟糕的体验,任何人都不会例外),这一回被伤害得非常严重,尤其当我重新阅读曾经写下的点点滴滴,我一遍遍问自己,为什么如此轻信?
那一种深深的信赖,结果发现是巨大的错误的失落,像是某种意义上的人生失败。我迷失了,我还能继续相信另外一个人吗?我还能去相信任何人吗?
有一阵,那个人令我对人性充满了怀疑,我们都是喜新厌旧的动物吗?兴之所至说一些甜美的话语,下一秒冷言冷语全反否定,这是人的悲哀通性吗?
如今,我在冰岛敲打键盘,已经生活在这片土地接近一个月。对于以上的问题,我有了答案。
许多次,当我放肆奔跑在冰岛的原野上,我是多么的庆幸,一段错误的感情,对于人生无疑充满了毁灭性。认识了他之后,很长的时间里我停止了创作,甚至停止了我的独立采访项目。
他不断试图将我与他同化,我已不再是小女孩,长期独立,并且生活在海外的生活,使我很早地形成一套自我生存体系。他擅长言语,总是能够找到说辞,将我曾经对于生活的态度否定。可怕的是,他在不断塑造一个他想要的人,而不是我。
与他在一起的最后一段时光,我迷失了,可以说,我完全迷失了自我。
一段糟糕的恋爱,如同头顶的乌云,黑沉沉,压抑得喘不过气。
分手的最初,身体垮了,写不出作品,对生活迷茫,找不到自我,呼吸紊乱,三餐无胃口。毫不夸张,感觉人生就此完蛋。与那个人的回忆不断在重演,牵手走过的路口,约会过的餐馆,讨论过的电影剧集…一段感情结束了,回忆永远不会结束,它一遍遍提醒你,情绪越来越强烈,直到将你吞噬。
孤零零地躺在黑暗中。
——足以形容我失恋后的三个月的状态。
来到冰岛后的一个月,当我重新踏上采访之路,重新开始写作,重新梳理我的人生哲学,不得不承认,我比从前更快乐,而且可以说,是比与那位先生热恋时更快乐的那一种快乐。我的天空更明亮了,我的黑夜更柔和了。
与回忆,我也做到了和解。我原谅了他的欺骗,当我站远一点,我发现,是我在未清澈见到他灵魂的时刻,产生了对他的幻觉。他本就如此面目。
作为一个刚刚走出失恋伤痛的人,我发现,失恋的时候,越是极力期盼伤口愈合、遗忘对方,越是欲速则不达。
有的人喝酒抽烟,消耗身体,所付出的努力只有姿态,结果在每一次的醉酒午夜,失声痛哭,打电话给对方,期盼被重新怜爱;有的人投入新的怀抱,以为就此忘却旧情,结果却极力在新人的身上寻找他的身影,神伤不已;有的人读很多爱情随笔,模仿地写下释然大方的只言片语,结果骗不了支离破碎的内心。
越是想放下,越是放不下。
当我发现已经彻底放下的时候,是我完全已经忘记失恋这件事的那一刻,我专注在我热爱的事物上,我专注地低头吃饭,我专注地在淋浴时擦洗身上的角角落落,我专注地躺在床上闭上眼沉沉进入香甜的睡眠。
大概,这就是我所能分享的属于我的爱情观:爱情从来都只是故事,它没有真理,也没有天理,爱情永远是个人式的自我体验,作为他者,我们是听故事的人,如此而已。
哪怕同样的场景,同样的对象,换成我或者你来演绎那段故事,又会是一个全新的结局。
失恋之后,我采访了不少人,我以为听一听现实中别人的爱情观,听一听现实中别人的爱情经历,可以使我补足一些知识,结果令我失望,没有人的爱情故事是可以参考的,没有人的爱情故事是不情绪化的,没有人的爱情故事不是一面之词。
来到冰岛的这段日子,我听了不同国家的人的爱情故事,惊奇的是,当各个国家的人说到了一段感情的终结,都会用到同一种表达:it didn’t work out.
有个澳洲女孩说到她的感情故事,男友想去美国生活,她想去英国工作,两个人无法妥协。我问她,就这样分手,不会遗憾吗?
她耸耸肩,“not working out is just not working out, that is it.”
我开始喜欢这一种说法,任何的感情,无论多么天造地设的情侣,以及相濡以沫多年的夫妻,但凡人与人之间的朝夕相处都会出现问题,在这个时候,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只能就此松开手,哪怕留存遗憾。
原来,我们能够天长地久相爱的,是能够一起牵手解决问题的那个人。
我认识了两个远嫁冰岛的亚洲人。一个是中国女孩,在欧洲读书的时候认识了来自冰岛的男友,男友追随她去英国,感动之下,她嫁给他,现在长居冰岛,生了一个健康的男孩;一个是日本姑娘,从来没有离开过家乡,大学时,班上来了一个冰岛同学,两个人一见钟情,毕业时,他向她求婚,带她来到冰岛。
你看,听别人的故事,总是充满了浪漫的粉色泡泡。
在长大以后,我认清了一个残酷事实,要么当事人在故意粉饰,没有将故事全貌说出来;要么爱情童话都是真人真事,只是永远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我意识到:
幸福根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两个人终其一生的努力,牵手只是开始,接下去,还有一座座山峰等待翻越。没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任何的爱情都会是一场失落的空欢喜。
我也同时意识到,单身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在茫茫人海,只和一个人牵手终老,因此为何急着把他找到?我早清楚我不是那个幸运儿,我早认清我不是人群中的例外。
那些被现实折磨得低头的人,他们已然将爱情赋予了某些功能性的价值。在此必须澄清一点,我所提及的爱情,指的是百分百纯正的爱一个人的感情,指的是因为爱一个人所获得的精神享受。
既然如此定义,也就能够接受爱情的暂时缺席,尤其当自我仍是破碎不完整的时刻,所有一切的精神享受是上层之上的建筑。
爱情之外,我选择变得强大。这是我在冰岛女人身上学到的最珍贵的一件事。
她们有着和中国完全不同的文化,几乎80%的女人先怀孕,然后在四十或五十岁的时候才决定是否与伴侣结婚。我采访的第一个冰岛女人,牵着五岁的小女孩出现在我面前,同时正在怀孕,她是最近与男友分手的。
我瞠目结舌,或许换作中国女人,早已感到世界末日来临,她却神情自若,“我们的感情在有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已经出现问题的征兆,这回彻底无法解决,生活在一起我们都不快乐,分开是唯一的选择。”
她说,她爱她的孩子们,未来一定会努力工作,照顾好这两个孩子,因为即使与孩子父亲仍然在一起,她还是会前去工作,因为照顾家庭本来就是两个人应该平等负担的任务。
她说,活着是为了快乐,如果和一个人在一起,但是无法快乐,这太难了。对于孩子来说,这样的家庭也会使孩子感到压抑。
我仍然在不断采访冰岛人,不断听陌生人的故事,我坐在冰岛的书店咖啡馆,如此自在,如此愉快,像是河流里的一滴水。
我想得到宠爱,首先,我宠爱了自己。
故事说到这。
未完待续,这才是所有爱情该有的结局。

2015年 写于冰岛

一觉醒来,我26岁,我遇到的那些神奇经历的人们告诉我,这个年纪还是太年轻,对世界怀抱幻想没有错,一错再错,始终能够重头来过。

Move on.

人已赞赏
悦读

一个人的北京

2015-7-4 17:16:21

悦读

萌神在此,中奖的你快快现身!!!

2015-7-5 0:00: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