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阿狸,下次不再见

徐志摩说,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live it up、七月、sunshine、陈年旧事

阿狸姓吴,他自称吴先生,不过他却喜欢让人叫他阿狸。

她问,是不是喜欢阿狸这个动漫角色?

记得他是怎么回答的呢 ?

“唔,太喜欢。”

她想,或许是因为喜欢阿狸的可爱呆萌,又或许是因为名字的发音相似。

阿狸,阿利。

她和阿狸在一二年的七月相识于网络,她在四川,他在甘肃。是的,他们没见过面,不过这阻挡不了她想和他发展的决心。她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时间算什么,距离又算什么。

她在家里的孩子中排行老大,对那种写兄妹手足情深的故事很是向往,对她老爹老妈没给她生出个哥哥来很是埋怨,她很想有个哥哥能疼她。那时她只是随口一说,然后,十八岁的他成了她哥哥。

在浮华虚拟的网络世界里,这其实是太普通且正常的事了,只是主角换了他就变得不正常了。

她在书上看到“一世长安”这个词语后,把它写在了日记里。她说,她想和他一世长安。

再然后,她变成一块牛皮糖,使劲粘在他身上。她把发生这一切的原因定义为喜欢两个字。

那时是十五岁孩子心里淡淡的悸动,莫名其妙的慌乱。

她会在和他聊天的时候轻轻的哼着歌,比如“弱水三千,等到你的出现”,再比如“折子戏只是全局的几分之一,从来不会上演开始和结局”。那时的她不太懂歌词的意思,只是觉得旋律好听便喜欢上了。她一遍一遍的唱着,璀璨的笑容溢在红扑扑的脸蛋上,像个没心没肺的傻子。

那时是十六岁的天空里飘着的大朵大朵的甜蜜,粉红的,软软的。

时间和距离会让两个人的心越来越远之类的话,说的一点也没错。

不,也不对,她说。并没有开始,所以这句话之于他们来说,不全对。

他有过女朋友,在认识她之前分手了,什么原因?她没敢问。

他心里有伤,很严重,什么程度?她不清楚。

她的日历一页一页的翻过,日子一天一天的划过,他不再理她。

她看着他的签名换成“我有理由玩弄我的虚情假意,你也有理由卖弄你的天地良心。”时,她真相了。然后又看着签名变成“玩弄过后,宁缺毋滥。”时,她再一次真相了。

她不再粘他,她渐渐看清楚自己在他生命里扮演的角色。她把一个一个的名词落在日记里,过客,陌路人,玩偶,小丑。

十七岁的她重新定义了喜欢这个词语,是眼角淌出的水滴,有点苦,还很涩。

她想,他所给她的是太多的感动逐渐化成的依赖,是她一直看不清对与错的原因。尽管她对于他,除了名字之外,其它的一切几乎全然不知。

她站在七月的阳光底下,觉得有些什么在心里慢慢消失而去。

徐志摩说,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她笑了笑,翻出手机在联系人列表里找到他的名字,按下了删除键。

这场青春总会在记忆深处落幕。

她不难过,至少她也遇到过。

她说,阿狸,你的世界不差一个我。

她说,阿狸,你的名字,我会刻在掌纹里。

她说,阿狸,时光会记得你,却再没有心意。

她说,阿狸,下次,不再见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