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笨拙如你,温暖如你

  文/苏尘惜 一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心情别说有多糟糕了,快递员说好八点钟上门揽件,这都过了半个多小时,还没见着人影。 我经营着一家网店,每天有好多包裹要快递出去,快递员成了和我息息相关的人。以前送取快递的小伙虽说态度一般,好歹有时间观念,可最近换的这位大...

笨拙如你,温暖如你

 

文/苏尘惜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心情别说有多糟糕了,快递员说好八点钟上门揽件,这都过了半个多小时,还没见着人影。

我经营着一家网店,每天有好多包裹要快递出去,快递员成了和我息息相关的人。以前送取快递的小伙虽说态度一般,好歹有时间观念,可最近换的这位大姐,工作效率实在不敢恭维,我就差拿起手机投诉了。正当怒火一点点侵蚀我的理智时,听见大姐在门口唤我的声音。

我熟练地将包裹和填好的单子一并递给她,顺带吐槽:“大姐,您这效率,让我等得花儿都谢了。”可想而知,当时我的脸色有多差。她一个劲儿地道歉,收拾包裹的动作也略显笨拙,一眼就能看出是新手。

“做快递员这么辛苦,你一个女人怎么挑这工作?”

“赚钱嘛,做什么不是做。”她腼腆地笑着,眼角处的细纹更加明显,目测应该年近四十岁,若不是真的缺钱也不会选择这么辛苦的工作。互相体谅些吧,庆幸刚才没有心急打投诉电话,不然如果害得她被扣钱的话,我心里会过意不去。后来她熟悉了工作,效率提高了不少,有时她来揽件时我还没来得及打包和填单子,她都会搭把手。

大姐本名宋春晓,老公患病多年,女儿读高中,家庭经济负担相当重。快递员,只要业绩好,收入就高,我大抵明白了她选择这份工作的初衷。再想想自己,原本有高薪的翻译工作,生活过得比较安逸,但是想趁年轻创业,我毅然辞职开了现在这家网店,虽说收入不算少,但比上班要累得多。

因为我一个人生活,吃饭基本不按点,好几次春晓姐来揽件时我正端着碗泡面坐在电脑前。她看到了,经常会像家长一般教育我:“好几次看见你吃泡面,这么不健康的东西,要少吃啊!”那唉声叹气的模样极像疼惜我的家人,尽管是教训人的口气,但听着还是非常暖心。

 

这半年网购比较红火,按理说春晓姐的业绩不会差,购置衣服的钱肯定是有的,可是每次见她,她都穿着特别寒碜的衣服,特别是前几天温度突然降下来,她还是穿着一身单薄衣服来来去去,捧着货物的手被冻得红红的,实在让人不忍心。

刚好那几天整理库存,找到几件过季的大衣放在网上低价处理,款式虽旧了点儿,衣服还是崭新的,想着既然要折价处理,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送给春晓姐好了。但那天我刚说要送她衣服,她连忙摆手拒绝。

“这都11月了,眼看着就要冷下来了,这衣服挺保暖的,拿着吧。”我使劲将衣服往她装货的篮子里塞,她却一把拎了出来,说:“真不用,我不冷,谢谢。”

她的语气一下变得特别生硬,脸也板了起来,大抵是我的举动伤到了她的自尊心。望着她匆匆离开的身影我不由觉得心酸,看了看装大衣的袋子,我心想,一定要想法子让她收下这件衣服。

11月初,网店的销量猛往上涨,包裹也越来越多。那日,春晓姐的电动车后面整整一箩筐的包裹全是我要发的,她略显惊讶:“这么多货,不会全部包邮吧?”

我无奈点头,如今网店竞争实在激烈,要是不包邮,客户早都流失到别家去了,但包邮后价格又不能涨,只能自己少赚点儿。

“你每天都发这么多货,我跟领导商量下,看看能不能在价格上做点让步。”春晓姐若有所思地说。听她这么说,我惊得瞪圆了眼睛——压价这种事不该是我自己开口吗?怎么由她先提出来?但我顾不上疑惑,连忙点头。

第二天,春晓姐就带来了好消息,说是除了江浙沪以内的价格不变之外,外围的快递费可减少一块钱。别小看这一块钱,能降低不少成本。我原本想就着这个机会把衣服送给她,但再次被她拒绝了:“我是看你开网店也不容易才帮忙的,我拿你的衣服倒像是贪图便宜似的。”她假装恼怒地瞪了我一眼,扬长而去。

 

“双十一”全民网购狂欢那几天,由于整日整夜地忙碌,我感染上了重感冒,但没有当回事,心想挺挺就过去了。感冒第六天,我还浑浑噩噩伏案当客服,眼睛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头疼得难受,后来竟趴在桌子上昏睡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我只听见耳边一阵阵的喊叫,但是怎么都醒不过来。伴随喊叫声的还有重重踢铁门的声音,终于把我从昏沉沉的梦境中拉了出来。

我睁开眼睛,整个屋子都是漆黑的,踢门声还在继续,我强撑起身子打开门,发现门外站着的竟是春晓姐。

“叫这么久不开门,还以为出什么事了。”春晓姐焦急地说,“你脸色怎么这么差,生病了吗?我还奇怪你今天怎么没打电话来。”

她连珠炮般的问话我一句都答不上,不是不想答,是根本就没有力气说话,我唯一想做的就是继续去睡觉。春晓姐见我这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伸出手来试探我额头:“啊,你这高烧不得了,赶紧去医院。”她二话不说拽过我就要往外走。

“等等,”我的意识渐渐清晰过来,“我得带钥匙。”

春晓姐没用她的电动车送我,而是拦了辆出租车,要知道从住宿的地方去医院,起码要二十元的打车费。事后她解释说当时只顾着救我的命,钱财乃身外之物。

后来,医生跟我说,当时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要是去得晚一些,小命都可能丢了,我就很有可能成为网上经常出现的“猝死网店店主”标题的主人公。说不后怕是假的,那晚春晓姐陪着我输液,到十点多才回去,耳边萦绕的全是她的谆谆教诲。

以后有事,随时打我电话,别一个人死扛着。”“下次要是有人这么使劲地敲门,一定要从猫眼里确认外面的人是谁才能开,你一个单身女孩,太危险了。”

她几乎把能想到的都说了,最后还语重心长地加一句:“赶紧找个男人吧,好歹有个照应。”俨然一副家长的派头,我被她那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她的表情更加严肃了:“不要笑,说的是正经事。”

我问她:“怎么断定我就在家里,说不定我外出办事,费那么大力气敲门不怕白费劲吗?”她戳了我的脑袋一下,说:“刚开始感冒的时候就劝你去医院,你不听,昨天你咳得说不出话我就担心来着,今天到下班都没给我打揽件的电话,收工以后就打算过来看看,结果发现你的屋子黑漆漆的,但是台灯却亮着,那盏台灯平时你工作时都开着,所以我敢断定你在家。”

“就因为一盏台灯?”我瞪圆了双眼,春晓姐居然为了一盏开着的台灯猛敲我房门将近二十分钟,硬生生将我从危险的边缘拉了回来。

 

春晓姐在我眼里,是那种能撑起一切的女强人,她有她的自信、她的尊严,然而,再强的女人也有脆弱的时候。

那天,我连着打好几个电话她都不接,担心是不是手机被偷了,大抵半小时后她把电话打了回来,接起就听到了她浓重的鼻音:“妹子,我的电动车被偷,正忙着处理事情,待会儿再联系。”明显听得出那是刚哭过的声音。

电动车被盗,连带着车上的货物也一并被人顺走了。赔款的数额有点高,远远超出她的偿还能力,平时坚强的她在金钱面前折了腰。

那天晚上,春晓姐来我这儿时眼眶红红的,一看就是暗地里哭了很久。得知她出事以后没吃任何东西,我特地下厨给她煮了碗馄饨。她的眼神呆呆的,拿着勺子的手迟迟未开动,忽然转头问我:“是不是觉得我很失败?”

“怎么会?每个人都会经历挫折的,我都差点被网上的骗子把钱骗走,更何况那些无处不在的小偷!咱们以后小心点就是了。”

她一遍遍地搅拌着馄饨,说:“我说的失败不是东西被偷,而是到了这把岁数,却无力面对这种局面。”生活已经够艰难,如今她维持乐观的最后一根稻草也被压倒了,再多的安慰对她来说也无济于事。

那天晚上,她没有再拒绝我借钱给她,白纸黑字给我写了借条,每一个字都写得极为认真。最后她还向我要了账号,说万一她回老家没能及时还钱,就汇钱给我。

后来,身边的朋友知道了这事,都说我太轻信人了,居然就这么相信一个才相处没多久的陌生人。但是他们又怎么会懂那晚春晓姐搂着我的肩说“别怕,姐这就带你去医院”时的温暖与坚定。她留给我的财富远远多于我给予的。

赔偿后,春晓姐换了另一家公司做快递员,我们之间见面的机会就变少了,渐渐地也就少了联系。后来她真的回老家去了,那笔借款,也是分期打到我账户上的。

逢年过节,我都能收到春晓姐发来的短信,简短的问候里有深深的牵挂。

认识她以后,我才渐渐愿意与身边的陌生人接触,也学会体谅和关心别人。这世界虽有险恶、欺骗,但也有善良、真诚。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