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不要在机场等船来

文/夏苏末 不可否认,单身的人总爱看电影。 一朵经常一个人在十二点以后看电影,光影浮动,敏感的空气里有细微的电流声,困了就抱着胳膊蜷起腿。然而,电影的情节总是很容易让人陷入旧梦,一朵闭上眼睛有些难过。她想,如果时光可以定格,她能否像现在一样淡定从容,不红眼眶? 只...

EO8192G44N66

文/夏苏末

不可否认,单身的人总爱看电影。

一朵经常一个人在十二点以后看电影,光影浮动,敏感的空气里有细微的电流声,困了就抱着胳膊蜷起腿。然而,电影的情节总是很容易让人陷入旧梦,一朵闭上眼睛有些难过。她想,如果时光可以定格,她能否像现在一样淡定从容,不红眼眶?

只记得恋人未满之时,他们一群人聚餐未尽兴又转战酒吧喝酒。走进酒吧,一朵对着酒保笑了笑,换来一杯免费的红酒。那家叫Fossette的酒吧,进去的姑娘可以凭酒窝换红酒喝。

陈凡在人群中对着一朵促狭地眨眼:“干得漂亮,姑娘。”

一口地道的京片子,一声“姑娘”,真是好听极了。

如今,Fossette依旧在,他们却已经各自散落在天涯。

陈凡曾是一朵的男朋友。

嗯,现在已经是ex了。

他们的结束说起来还有点狗血,跑来跟一朵宣战的竟然是闺密的妹妹S。女孩S大学刚刚毕业,在无任何offer的保证下,义无反顾地奔闺密而来。在一朵相邀的饭局上,她和陈凡就这么认识了。

那天,一朵本来是没有打算叫陈凡的。他刚刚买了新车,心里热乎,正愁没地方显摆,于是自告奋勇来作陪。

S一扫与女生们在一起的不耐烦,一口一个“你帅呆了”、“你真是太棒了”,嗲嗲的赞美击得陈凡心潮澎湃。

两个磁场相同的人是如何瞒过一朵,并迅速打得火热的,她无从得知。当然,也不想知道。

后来,S发来两人依偎在一起的照片告诉她:“陈凡爱上我了,他要跟我在一起。”

当然,她也爱他,因为他又高又帅,风度翩翩。

“那是否除此之外,还因为他有车有房,工作不错呢?”一朵如此反问。

“这是当然了,这本来就是成熟男人的基本要素。”她大方地承认。

一朵笑了。

她看到了陈凡这个年龄阶段的一切特点,体贴、嘴甜、不要脸。他享受着S的赞美和爱慕,却并未坦然相告:他的车是父母老房子拆迁款所换,而那套七十平的房也只不过付了首付,每月为了偿还四千元的贷款,他每天累得像狗一样。

为装扮这间面积不大的小屋,一朵和陈凡曾费尽心机。

客厅的入口一朵淘宝而来的情侣熊拖鞋整齐地摆放着;飘窗上一朵亲手做的晴天娃娃笑嘻嘻地晃在阳光下;明黄色的影视墙上挂着陈凡出差带回来的一堆米菲兔,粉白的耳朵,翠绿的衣服,看得人心底一片柔软;乳白色的餐桌上摆着陈凡专用的水杯,它常常装着他早晨没喝完的水。

记得刚住进新房的时候,他们常在周末一起去超市买菜。

他推着车,一朵挽着他的手臂跟他讨论哪个水果看着足够新鲜,哪些是当季的蔬菜。他们都不爱吃肉,但还是会关注猪兄弟的身价是否又涨了。

他总是一副宠溺的状态,耐心回答所有合理或者不合理的问题。

一朵被这日复一日的体贴所打动,想当然地以为他们会在这样琐碎的时光里相伴一生。

只是,这样的满足感,显然不是两个人的。

夜深露重,一朵看着S发来的偎在他怀里的亲密照,抱着胳膊打哆嗦,默默地在窗边坐了一夜。

在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一朵挑出了所有与陈凡无关的东西,将它们一一放进了行李箱。

寄居在朋友的小出租房里,暮色沉沉,她的心情酸涩。

好朋友有好几次欲言又止。一朵知道朋友在担心,但朋友也知道她一向要强,一朵不肯开口诉苦,她也绝不出言套话。

隔了两天,S竟然打来电话要求和一朵坐在同一张餐桌上谈一谈。

一个三角恋小团体还妄图召开圆桌会议,真是天大的笑话。

“你不配。”一朵狠狠地掐断了电话,果断将他们拉入了黑名单。

攒了多年的爱在一夕烧尽。那天之后,陈凡的名字,从此再没有被提起。

那个冬天,多少昏蒙无光的清晨,一朵醒来都会在窗边待一会儿。勤劳的摆摊人提着热气腾腾的水浇在冰冷的地上,纯真的雪瞬间泥泞一片,看得人心下凄凉。这些天,一朵一直都在回避所有反光的物件,她害怕看到一张冷漠失魂的脸。

她拿起包,走出家门,手里捂着的牛奶,成了这晦暗里唯一的一点温暖。

时间治愈法总是最有疗效,它淡化了心底的伤痕,许人以新生,只是过程太粗暴。它一刀下去将人撕开,剔去骨头然后置换成钢筋一样坚硬有力的东西,承受这样暴力的巨变之后,你的心中将迎来一个新的世界。

冬天很快过去,春寒料峭的空气里盛满清新的味道。一朵迷失了太久的魂魄终于重新归体,拾起了退化已久的单身功能。

首先是装扮,不论工作还是娱乐,一朵在出门之前总会精心打扮。微卷的栗色长发慵懒地绾起,舒服的平底鞋被精致的高跟鞋取代,着装也一扫昔日的休闲风格,新置的衣服常让人眼前一亮。

然后是生活,一朵找回了曾经丢失的独立性和上进心。玩单身女生爱玩的,瑜伽、健身、自驾游;玩单身女生没玩的,做圆梦记事本,罗列梦想清单。灯泡坏了自己换,马桶堵了自己修,心血来潮时会用上一天的时间将整个房间重新布置……她以玩客的精神用所爱和所好冲淡了生活的无奈,重新解读了人生

两千万人口的城市,遇到旧爱的概率大概是多少呢?

真心低吧。

所以,陈凡以为这是天意。一朵觉得好笑,哪儿来这么多天意,老天爷很忙的。

一年后,一朵在公司如愿升职。

在客户公司的酒店宴会上,一朵瞅着了ex陈凡。

说些什么好呢?

前尘往事都已经硬成石头了。陈凡越走越近,一朵只好说:“好久不见。”旧情人见面,半句话出口,对方就已了然于心。

在与陈凡的交谈里,一朵得知他和S早就分了手。

因为,当她无所事事整天在电脑前给他发萌萌的表情时,他却在办公桌前处理令他焦头烂额的文件。她经常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打乱他与客户的交谈,而且如果他不接电话,她就不甘心地连拨几十个。

陈凡厌倦了这样的多疑和神经质,果断提出分手。

在他们的谈话中,陈凡言语里不乏失去一朵的悔恨和懊恼。一朵静静地站着,不置可否地笑笑。

然而,她低估了一个男人对“重温旧梦”的幻想与痴迷,尤其是这个男人聊起感情的时候眉毛紧皱。

当陈凡提出复合的想法,一朵的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像一片混沌突然被盘古的大斧狠劈了一下。

追回前女友需要多少成本,一朵懒得思考。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人。有的人,来到你的身边,让你感觉什么是真情;有的人,走进你的生活,让你领悟什么是假意。有的人站在身后也能给你温暖;有的人与你肩并肩也会让你心寒。有多少人之所以在你的世界里路过,纯粹只是打个酱油,混点经验。这是生命的洗礼,命运的安排,无论你喜欢还是不喜欢,它都在那里。所以,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它,然后学着去明白它存在的意义。

但,一朵清楚地知道,陈旧的爱情又冷又硬,过期的东西绝对会扯得人喉咙又苦又涩。

当陈凡厚颜提出复合的想法时,她本能地甩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误以为能在你的世界翻云覆雨的过客,总得一巴掌打醒他才心安。

想旧梦重温?

这——不——可——能。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