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文/纯之 我迷迷糊糊的睡到半夜,突然感觉特别渴,想喝水,挺着9个多月的大肚子我真是不愿意起床,最终还是被渴醒了,用力的咧嘴假哭了两声,还是不情愿的起来了,仔细感觉了一下自己的感觉,口渴但是也想上厕所,我又假哭了两声,实在不想起来啊,为什么我体内的水不能形成一个多功能自动循环系统...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文/纯之

我迷迷糊糊的睡到半夜,突然感觉特别渴,想喝水,挺着9个多月的大肚子我真是不愿意起床,最终还是被渴醒了,用力的咧嘴假哭了两声,还是不情愿的起来了,仔细感觉了一下自己的感觉,口渴但是也想上厕所,我又假哭了两声,实在不想起来啊,为什么我体内的水不能形成一个多功能自动循环系统再利用啊!无语的我想尿在床上算了,还是哼哼唧唧,哼哼唧唧的摸黑开了灯,然后坐在床上纠结着是先喝水还是先上厕所,要是先喝水,我怕我还没走到厕所就控制不住了,上完厕所再喝水,总是感觉依旧尿意森森。

 

我像一只怀了孕的毛毛虫,不对!我本来就怀了孕。我像一只毛毛虫一样在床上拱来拱去的摸索着下床,蹒跚的着找拖鞋,心里无比凄凉。

 

“你干嘛去?”祝坦坦揉揉眼睛从床缝里爬出来,双手环抱着我的腰,一脸幸福的睡相。

 

我用力的连续拍打他抱着我的手,“放开放开放开放开,我要尿出来了。”然后继续哼哼唧唧的假哭。

 

“我扶你去吧,大半夜起床上厕所容易摔跤。”

 

“哦,拖鞋。”我把左脚伸到了拖鞋的方向,然后祝坦坦就开始吭哧吭哧的帮我穿鞋,再慢慢悠悠的扶我到卫生间,脱掉我的裤子,把我摔在了马桶上,真凉,冻屁股!

 

温热的液体流出的时候,我还差点吹起了口哨,真舒服,但是紧接着我感觉有点不太对劲,这好像不是我膀胱里的液体,因为还没睡醒,想了大约5秒钟的样子,低头看了看马桶里面,我看到了有红色的液体在马桶里,就吓得“哇”一声的哭了出来。

 

“老公,我羊水好像破了,怎么办啊?”

 

祝坦坦一听就急了,“你先在那坐着,我收拾收拾东西马上带你去医院。”

 

然后就是屋里收拾东西的声音。

 

祝坦坦去收拾东西了,我抽搭了半天没人理我,索性就不哭了,神经质的还仔细感受了一下,额,我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没做,于是我慢慢悠悠的开始上了厕所,解放了膀胱,然后坐在马桶上发起呆来。

 

“走吧。”祝坦坦收拾好东西准备帮我穿衣服去医院,我制止了他。

 

“等一下。”我紧锁眉头,“我好像有点拉肚子。”酝酿了十分钟后,我又哭了出来。“妈的,可能是阵痛。”

 

当风一样的祝坦坦开着风一样的小奥拓拉着胖墩墩的我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半夜3点多了,天上还飘着毛毛的雪花,落在耳朵上就化了,真冷,我哆哆嗦嗦的哈了口哈气,然后抱着祝坦坦,任由他抱着我进了医院。

 

值班医生检查了一下说,“还早呢,先住院吧,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早上再看看。”

 

哼哧哼哧的办理完住院,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清晨6点钟了,窗户外面还下着雪,那是一种特别小特别小的毛毛雪,没有风的时候就透过窗户在我眼前得瑟的晃来晃去,吹过一阵大风就滚出去十万八千里了,我嘿嘿的笑了两声。

 

祝坦坦已经赖在我身边占了个小位置睡着了,他一边睡觉一边还吧唧嘴,吵得我心理好烦,索性就一嘴亲过去,狠啄了两下,他就老实了。

 

看着他的睡脸,我默默的叹了口气,我睡不着,因为我肚子疼。

 

8点半的时候,一阵阵痛刚刚过去,我咬着下嘴唇,想着等着小崽子出来我一定狠狠的揍他一顿,想的我牙都磨的震天响。由于咬牙声音太大,我吵醒了祝坦坦。

 

“怎么了,老婆?呼,对不起,我睡着了,我本来就想躺在你身边抱你一会儿的。”祝坦坦翻身下了床,用湿巾擦了擦脸之后,居然从包里翻出一罐发蜡,然后对着镜子一小撮一小撮的捏着头发。

 

“祝坦坦,你少臭美一会不会死的,但是老娘已经快疼死了,你是不是真的不爱我。”说完我又假哭了起来。

 

“我今天就能见我女儿了,我得帅一点。”对着镜子一小撮一小撮的捏着头发。

 

“你怎么知道是女儿啊?你给医生塞红包了?”我恨恨的咬住牙。

 

“……”

 

检查之后,医生说回去等着吧,没事的时候还得多走动走动。

 

我抓着祝坦坦的胳膊,一小步一小步的挪着,忍着尿意,艰难的挪动。痛的时候我就站在原地死死的咬着嘴唇,等到不痛的时候再继续往前走,祝坦坦说我可能疼傻了,平时假哭的可好了,现在真哭都不会了。

 

10点的时候,一阵剧痛袭来,我没忍住,然后喊了出来。“唉呀妈呀,疼死我了。”

 

这时病房门口走进来一个穿着花花绿绿衣服的女人,迈着广场舞的身段在门口张望着,我一看见她我就忍不住了。

 

“妈,我不想生了,我不想生了,谁爱生谁生吧,好疼啊,妈妈。”我哭的梨花带雨的,鼻涕都快流到脖子上了,祝坦坦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在一旁帮我擦。

 

我用力的咬牙切齿的拍着祝坦坦的手,“你走开,你走开,我讨厌你,都怪你,我不想生了,妈妈。”然后继续扑在妈妈怀里哭。

 

 

“你哭的妈妈心都碎了,乖宝宝,不哭啊,都快当妈妈了,你看旁边的人眼泪都快笑出来了,你是哭的,她们是笑的。”我回头恶狠狠的目光如炬的一一扫过她们,看什么看,你们也快生了,看你们到时候哭不哭!

 

“妈妈你怎么才来啊。”我抽抽搭搭的哭着。

 

“早上坦坦才给我们打电话,我就赶紧去你家给你收拾了点东西,刚才看见坦坦的时候,他说你没事呢,怎么一看见我就哭了,我是不是变老了?”一边说着手还一边摸自己的脸。

 

“妈妈,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我现在不想哭了,想死。

 

“乖宝贝,你是我生的,我当然知道很疼啊,但是很值得,乖,妈妈牵着你。”我还是很想哭,抽哒了很久之后,还是扑到妈妈怀里哭了起来。

 

“妈妈……”

 

等到我疼得已经连吸冷气都是个力气活的时候,医生才告诉我,去产房等着吧。

 

进了产房躺在床上,我感觉的我腰吃了一筐柠檬,已经要酸爆了!躺不住,总是左左右右的翻动,让自己舒服一点。产房的床特别的凉,祝坦坦坐在我旁边握着我的手,看我疼的脸都白了,就眼圈儿红了。

 

“我以后绝对不让我女儿生孩子!”哽咽的祝坦坦。

 

“姓祝的,信不信我分分钟掐死你,这个时候你应该担心的是我,你老婆受罪你就不心疼了。”我气的眼睛大如洪钟。

 

“乖,吃口巧克力,补充一下体力。”一脸谄媚的祝坦坦。

 

“老娘没心情!”转过头去,我再也不想看见他。

 

没过两分钟,我刚想转过头去撒娇说:“老公,人家腰好酸啊,你帮我捏捏好不好。”就听见医生把祝坦坦叫走了,我自己把手放在腰上,结果手没力气,捏不动,温度也是冰凉的,还不如不捏,我就放弃了。

 

现在周围没人了,我也就笑不起来了,我想妈妈,我想哭,我又不敢哭出声来,就咬着嘴唇默默的流眼泪,心里什么也没想,就觉得委屈。

 

护士来给我输液的时候,看我哭的那么惨,往我手上插针头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我估计是可能是怕我“哇”的一声哭的天地乱跳的。

 

肚子最疼最疼的时候,手因为输液也最疼最疼的时候,我想起了妈妈好多事情。

 

98年发洪水的时候,我还只能从电视看见灰色的大水和黄色的大水,乌乌泱泱,冲垮像积木一样房屋的画面,我每天还是该上学上学,该吃饭吃饭,课间十分钟也得拉着她们跳皮筋儿,我跳的最高,所以总是被她们当成宝贝,想和我是一队的。

 

我家那边属于高地,洪水上不去,但是流言蜚语上来了,好几个晚上我妈妈都听大家说,凌晨3、4点的时候有一抹洪水会偷偷摸摸的爬上来,我妈妈就晚上不睡觉,等我睡着了给我穿好衣服,自己也穿好衣服,把存折户口都套进塑料袋里装好,就这么抱着我坐到天亮,早上我吃早饭的时候,一边往嘴里噎着鸡蛋一边听妈妈说,“昨天晚上你睡像大象一样,沉死了,怎么摆弄也不醒,一大串口水还抹到自己头发上了。”

 

正在吞咽鸡蛋的我,一下被噎的脸红扑扑的,急忙喝口粥,还把舌头给烫了。最后泪眼汪汪的捏着自己的头发,带着哭腔喊着:“妈妈,洗头发!”

 

……

 

5岁开始,妈妈就总是一边看电视一边语重心长的说:“你怎么长的一点也不像我和你爸爸呢?我是不是抱错了,你看电视里经常演的。”

 

“才不是呢妈妈,你别乱说。”我漫不经心的瞥了她一眼然后开始吃果冻。

 

“嗯,肯定是抱错了,我记得当时有个农村的女人和我一天生的,也是个女儿呢。”她仔细回忆了一下。

 

“妈妈,你乱说。”我气鼓鼓的吃着果冻。

“哎呀,你看你,一点都不像我,也不像你爸爸,我怎么是乱说的呢,要真是抱错了,我要去农村把我女儿换回来啊,怎么能让我的女儿在农村吃苦呢?”说着还着急的起身就要穿衣服。

 

“妈妈,你不准去!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妈妈。”我已经带着哭音了,而且我很害怕,我没见过那个农村的妈妈,我不知道农村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不知道农村的小朋友是不是也是互相猜语做游戏的,我害怕妈妈把我丢到农村去喂狗啊!

 

“那可不行,我不能抛下我的女儿在农村吃苦,我一定要换回来。”已经下床去穿鞋了,坏妈妈。

 

“妈妈,我错了,你不要去,我以后都听话,你别把我送走啊,不要把我送走,我以后都听话,我好好学习,再也不淘气了,妈妈。”然后就是来来回回重复这几句话,哭的撕心裂肺的。

 

我妈居然在旁边笑的前仰后合。当我终于意识到真的是骗我的以后,我哭的更加伤心了,我心里默默的想着,我可能就不是亲生的,我要是亲生的, 她不会这么对我的。

 

 

哼哼。

 

小时候我语言表达天赋特别差,对于形容自己很饿和很累的唯一表述,就是哭,不知道怎么了,肯定就是身体不舒服,妈妈就会看看时间,看看天气,确定我是想吃东西了,还是想睡觉了,还是便秘。

 

有一次我特别想吃我家乡特有的一个东西,就和我妈妈解释了半天,“妈妈,我今天想吃,那个圆圆的,小小的,一个挨着一个的,还是白色的东西。”

 

我妈妈就开始猜:“糖葫芦?”

 

“不对,糖葫芦是红色的。”我摇头。

 

“裹着白糖的糖葫芦?”妈妈继续询问。

 

“妈妈,请你放弃糖葫芦这个猜想。”我摇头。

 

“葡萄?”妈妈继续询问。

 

“不对,葡萄是紫色的。”我摇头

 

“裹着白糖的葡萄。”妈妈继续询问。

 

“妈妈,只有白糖是白色的对么?”我不摇头了,我头晕。

 

妈妈猜了千奇百怪的裹着白糖的食物给我,我都说不是,最后只好带着我去市场找,结果发现是粘豆包。

 

我妈特别气愤,“你直接说是粘豆包不就好了么?让我猜那么久。”

 

“……我不知道它叫什么啊!”

 

开始有零花钱的时候,我举着一毛钱出门,再举着一毛钱回家,不会花钱,但是只要手里有钱,就心满意足,吃东西,还是妈妈喂给我的。

 

后来学会花钱了,妈妈拿了一张旧版的一元钱给我,我当成了一毛钱,非常不开心的出门,觉得妈妈真小气,一毛钱只能买一块巧克力,一元钱能卖十块,真是抠门啊。

 

结果那一元钱在我跳皮筋的时候,从口袋里掉了出来,飞到了某不知名的角落里。我没在意,收拾起皮筋就回家,回家了还抱怨着妈妈,怎么就给了我一毛钱,妈妈回答我说,那是一元钱,不是一毛钱。

 

我为此心酸了很久,到现在想起来那一毛钱,都觉得那是没有享受到的妈妈的爱。虽然妈妈现在依旧爱我,但是附在那一元钱上的爱,是独一无二的,被风吹走了,就回不来了。

 

……

 

当终于可以生的时候,我真的是觉得有一种拉屎一样的感觉,可是拉不出来,又好疼啊,腰也用不上力,由于太疼了,我一直用左腿胡乱踢着,好几个护士一起按我也没按住,只要任由我的左腿毫无规律的飞舞着。

 

医生很没有人性的,说:“别喊了,吵死了,还是留着点力气生吧。”

 

我真想一脚踢向他最脆弱的地方,然后拍拍手说,“疼么?别喊了,吵死了,还是留着点力气去看医生吧。”

 

但是我不能,我控制住了我自己,我还得靠人家呢,等生完了再踢他也不迟。

 

疼时间太长,我都快要疯了,还是坚持着想,我得自己生,我得自己生,这样孩子的抵抗力才好,然后突然觉得,我怎么这么伟大,我还从来没为别人这么疼过呢,生出来我一定要揍他一顿,一定要!

 

终于生出来那一刻,我觉得整个人生都通畅了, 但是也虚弱了起来。

 

“恭喜你,是个女儿。”还真让祝坦坦给说对了!

 

匆忙之中,我看到了那个又红又抽巴的小不点一眼,真丑。

 

我刚出来上班的时候,住的房子是和很多人合租的,妈妈过来看我和祝坦坦,一进到房子里,砍价每个屋子都住着不同的人,我妈妈就嘴里念叨着,“我女儿过的不好,我女儿过的不好。”

 

我说:“哪里不好啊,挺好的啊,每个人都是这样的。”我妈妈好像没听见,还是反复的念着:“我女儿过得不好。”

 

第二天我带她去逛街,乘坐手扶梯的时候,妈妈抓着我的胳膊,眼睛紧紧的盯着我的脚,我迈上手扶梯了,她再紧紧的跟着我,和我站在一个台阶上,那一刻我真的眼泪都在眼圈里打转了,却忍着没哭出来,我不想让我妈看见。

 

从来没觉得那个喜欢穿花花绿绿衣服的女人有一天会老,没想过有一天她会依赖着我,已经活到快30岁的时候,我还是觉得我就是一个小女孩,我想吃糖,我想让妈妈给我买。

 

看着那小生命在我眼前被抱走的时候,我想起的全都是我妈妈的脸,好心酸,不敢想有一天她离开了我,我该怎么办。

 

我嚎啕大哭起来,由于没有前奏,把医生吓了一跳,仔细检查我哪里不舒服,发现我只是哭,没什么身体上的不舒服以后,就不理我了。

 

哭的时候,我听见我妈妈和我老公说,“刚才生的时候,都没哭,怎么这会儿哭成这样,难道是看见女儿生的太丑了,接受不了?太不坚强了,我当时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也觉得很丑啊,我就没哭。”

 

听完以后,我差点一口咬碎我的烤瓷牙。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