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等候爱情

      那是我离开家乡后在西安度过的第一个春季,那年我读大一。 西安的春天多雨多风,变化无常。多变的气候使我的身体很不适应。整个春天,我都在感冒,忽轻忽重,总不见好。整个春天,我的心情都低沉得像那天空欲雨的云。 学习很松散,日子过得又闲又淡。这样的生活常让我感到是...

等候爱情

      那是我离开家乡后在西安度过的第一个春季,那年我读大一。

  西安的春天多雨多风,变化无常。多变的气候使我的身体很不适应。整个春天,我都在感冒,忽轻忽重,总不见好。整个春天,我的心情都低沉得像那天空欲雨的云。

  学习很松散,日子过得又闲又淡。这样的生活常让我感到是虚度韶华,精神很空虚。虽在西安上学,本省的同学却没有几个。外地的同学交情都薄,能交往的很少很少。了无牵挂的人际关系,却使人内心深处更觉冷清。

  没有朋友往来的生活清静而单调。但我不喜欢扎堆,从小学直到那时。冷静独行的我,把所有的热闹繁华尽收于眼底,把所有寂寞孤独尽埋于心中。

  那个春季里,我常常穿起长裙,独自在那条路上漫步。看那远处隐隐的山和近处郁郁的树。一边漫步,一边在心里轻哼那些熟悉的忧伤的老歌。眼泪慢慢地不知不觉地就会涌上眼眶……

  孤独的我踽踽独行,许多的落寞无从数说。春日的风还是很凉,风拂起我的长发,飘起我的长裙,也吹痛我寂寞的心。我挺直胸膛却低着头,我看见脚下的路上有许多被风吹落的柳絮,和我一样寂寞的柳絮……

  寂寞的春天,寂寞的古都,寂寞的我……偶尔在无眠的夜晚也会落泪,在泪眼朦胧中睡去,在泪眼朦胧中惊醒。常听夜半风雨声,醒时已是泪阑干。

  整个春季里,最怕的就是下雨的星期天。别的人或呼朋唤友或逛街泡吧,惟有我一人独守一室。窗外是淅淅沥沥的雨,室内是百无聊赖的我。心,像长满荒草的废墟。对着窗外凝望,我荒芜的心和冷冷的风雨一同彷徨悲叹。有时候也去校园走走,看见对对双双的男女从我的身边欢快而过,便感觉天空中飘着的不是雨,是我的泪。想把这些忧伤的眼泪串成珠链,却不知谁肯把它挂在颈上?

  那时正读泰戈尔的诗:“我的夜晚在悲凉的床上度过/我的双眼疲惫不堪/我沉重的心还没有准备用漫溢的欢乐去迎接清晨。”难道,那是写我?

  许多年过去了,我才明白,那年春天,我在等候爱情。等候爱情将我潮湿的心情烘干。许多年后的今天,我再次回忆那年的春天,那份青春迷茫的等待和寻觅,已是我渴望追寻却再也捡拾不起来的梦了……(文/贾燕燕)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