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假戏真做

文/郭道甲 (一) 那天我表白失败,晚上一个人去酒吧,既不是去买醉,也不是去解决身心的空虚寂寞,只不过是去消遣缓解一下心情,正因为我目的纯粹,心思单纯,所才避免被苏悠然拍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苏悠然这名字听起来绵延似水,柔情无限,又有一种淡然洒脱的气质,好了,先停止这脑...

假戏真做

假戏真做

00:00/00:00

文/郭道甲

(一)

那天我表白失败,晚上一个人去酒吧,既不是去买醉,也不是去解决身心的空虚寂寞,只不过是去消遣缓解一下心情,正因为我目的纯粹,心思单纯,所才避免被苏悠然拍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苏悠然这名字听起来绵延似水,柔情无限,又有一种淡然洒脱的气质,好了,先停止这脑补的画面,如果我那天不是犯贱的给她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我想即使是我们在同一所学校我也没有机会认识她。

我不得不承认见到苏悠然的时候被她当时的外表欺骗动了一丝邪念,在离开宾馆的时候我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别误会,别一提“宾馆”俩字就想的那么暧昧好不好,想歪的自动面壁去。开篇我已经说过了,如果不是我心思单纯,我想我不会活到现在了。

酒吧的音乐和灯光交织的喧嚣混合着酒精的味道,这里的人沉醉在这迷惘的欢愉之中,之所以说是迷惘,是因为我极少来酒吧,而我就像处在异次元空间中,孤单落寞的身影在这里异常的扎眼。

我一边喝酒一边喝酒在想自己为什么表白失败,我和H平时关系不错,但私下聊天的机会很少,关键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聊天,在爱情面前,我就像扮演无根浮萍的角色,没有方向,无足轻重。

在给她发的两条信息石沉大海后,我不得不矫情的承认我突然感到绝望,甚至连看美女的兴致都没有,对任何事失去兴趣的结果就是原本暗藏的悲观情绪突然变得汹涌。

而我又擅于控制自己的情绪,别人根本看不出来我是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情绪状态中,我总能感觉到我旁边吧台那几个人异样的目光,而我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便不做理会,虽然其中还有妹子,但现在我根本没那个心情。

“一个人吗?”一个人坐在我对面。

凭声音我根本判断不出来那是个女孩,还是姑娘,或者是女人,我只是盯着台面上酒杯里那通透黄色液体。

我对她摆摆手,这过程中我不曾看她一眼,也没有吐出一个字,我不管她目的是激情,还是钞票,我只是希望她能迅速走开,而她并没有让我失望。

在她走开之后,我突然有些遗憾,即使不发生什么,和她聊些也没什么,或许自己的悲伤能减弱些。

所以当苏悠然坐在我面前时候我问了她一句“你喝什么?”

(二)

“喂?”我迷迷糊糊的接起了电话。如果对方没什么事的话,我准备立刻关机,难得周末的早上自然要在床上渡过。

“你是张一鸣吧,有时间咱们见一面。”对面传来声音。

“干什么?”我立刻清醒了,因为我从对方的语气中感受不到善意,而我也想不到自己得罪了什么人。

“是你把我送宾馆的吧。”

“你是前天酒吧那个···女的?”当我说出女的俩字后我不确定的语调扬了一下。因为我实在听不出来那是个女人的声音。

“废话,你是哪里的?”

“xx大学。”

“这么巧,我也是,那你来体育馆后面。”说完对方就挂断电话了。

听着手机了的挂断声音,我不得不再次回忆起那天晚上的情景以找到她们的共同之处,我实在是不相信她们是同一个人。

当苏悠然一言不发的坐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猜想这八成是一个刚失恋的女孩。

“谢谢。”在我给她倒了一杯酒后她终于对我说一句话,这也是她意识清醒的时候和我说的唯一一句话。

她不停的开始喝酒。

“他干嘛不要我?”

“我哪做的不好,你说出来,我可以改啊。”

“分手就分手,有什么大不了的。”

···

她无厘头的说着这些话。最后趴在吧台上哭泣。

我看她轻微抖动的肩膀,突然对她产生了一种同情,也许是更可能的原因是同情自己吧。

我见她喝多了,打算送她回去,我从她的包里找出手机准备给她的朋友或者家人打电话,可是我解不开屏幕锁。

我只好扶起她,还好她没有反抗,很是乖巧的跟我走,我把她安排在附近的一家宾馆里。

她躺在床上,我现在才开始仔细的看着她,她长发有些微乱,面部的妆容被哭的有些花了,这是一个漂亮的女孩,柔弱的样子让人心疼。

她很快的就睡着了,不时的会咂咂嘴,看她毫无防备的样子,如果不是酒精充斥她身体里面,她一定会睡的很香甜。

房间的气氛变得暧昧起来,在酒精的麻痹作用下,我很想揉揉她的脸,但是我控制住了,当然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我对陌生人还是有一种寡然心态。

在我控制住这种念头之后,我便不再去想,我烧了热水然后倒进杯子里放在了她床头的桌子上,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后就离开了。如果被水烫到的话可不能怪我,怪你自己太着急了。

(三)

当我见到苏悠然的时候我才确定她们是同一个人,但见面的方式么,似乎更像是寻仇一样。

当我看到苏悠然的时候她也看到了我,她一言不发的看着我一步一步走过来。

“你好。”原本一脸笑容的我在说出这两个字后立刻扭曲了,因为我的胳膊被她给擒拿住了。

“老实交代,你对我做什么了?”苏悠然的语气很强硬。

“我根本什么也没做,你先松开。”我痛的呲牙咧嘴。

“还不说实话!”

“真的没有。”我也有些生气了。

她手劲突然松了一下,在停顿了一下后,她轻描淡写的轻轻一推“算了,信你了。”

我的胳膊又剧痛一下。

“你练过啊?动作这么迅速。”

“我爸是武术教练。

“···”

“下午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她说。

我其实有认真考虑过拒绝她的,但在我权衡利弊后,我不得不答应。

然而苏悠然并不是我想象中女汉子的形象。她吃饭的动作比我见过的女人都要淑女。

她在吃东西的时候从不说话,而且我也不擅于言谈,所以整顿饭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更多的时间都是我在观察她。

每次她低头吃东西的时候都会用手指将长发拨在两边,每一小口东西的都会咀嚼很长时间,我都担心她吃一辈子都会吃不饱,她吃东西的速度恐怕都没有她消化的速度快。

“那个,你能吃饱么?”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什么意思?”她抬起头看我。

看着她的眼神,我不禁想到早上的一幕。

“没···没什么。”我打了个冷颤。

虽然她现在看起来更像一只温顺的绵羊,但她早上的暴力形象还是在我心里留下了阴影,我十分确定她保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撕破身上的羊皮暴露出本性来。

(四)

虽然表白失败,但我还是信心满满,觉得我再加把劲就可以得到想要的爱情,因为H并没有因为我表白而对我疏远。当然,也没有因此和我更亲近。

而苏悠然,我本以为那天以后我俩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但不曾想到,她再次约我吃饭,而且是以男朋友的身份,她目的是想打击一下前男友。

本来我是没什么兴趣的,不过想到可以借此机会刺激一下H,让她产生危机感,哥也不是没人喜欢,到时候再和她解释是苏悠然单恋我就可以了。所以,我答应了她。

为什么找我,干嘛不找别人?我问她。

怎么,你有意见?她说。

没有,只是随便问问。我真真切切的听到她骨节吡啦啪啦的声音,而且我也不能太端着架子,万一她找别人怎么办。

我发现我在苏悠然面前特没骨气,她的要求我虽然抗拒一下,但还是忍不住答应她,这其中原因是不是迫于武力威胁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如果动手,我绝对打不过她。

和她朋友吃饭的时候,尽管苏悠然的俩闺蜜尽力活跃气氛,但气氛仍如我想的一样很微妙。饭桌上只有5个人,2男3女,苏悠然和她前男友自然不会有什么交谈,而我和他们从没接触过自然也不知道聊什么,但苏悠然却让我满身不自在。

“来,知道你不爱吃辣,我特意没让他们放辣椒。”苏悠然边说着边往我碗里夹菜。

我什么时候对你说过我不爱吃辣椒了?不过我确实不爱吃辣。我心里想。

“他喝不了白酒,我替她喝。”苏悠然将我面前的白酒拿走。

不会吧,你蒙的这么准。我用眼神询问她,但她根本不鸟我。

她的前男友终于看不下去了,找个借口离开了。

我本以为我的任务完成了,为了避免她卸磨杀驴,杀人灭口,我觉得还是先走为妙。

“悠然,我学校还有事。就先回去了。”为了配合她,我尽量忍着呕吐的冲动对她说。

“那我跟你一起回去。”苏悠然挽着我的胳膊跟我一起走。

在和他那两个闺蜜告别后,我俩出了餐厅。

“可以松开了吧。”我对她说。

“不行,演戏就要演到底。”

“那我们打车吧。”

“也不算远,我们就走着回去吧。”

···

(五)

最近一段时间,本着“好事做到底”的原则,我努力的扮演她男朋友的角色。除了亲密接触外,我俩还真像一对情侣。

我会陪她去食堂吃饭,在放学之后在她的班级等她,陪她去练武术。(第一次陪她去的时候我真心害怕她把我当木桩使,但事实是我想多了。)

而她会在每天早上打电话叫我起来吃早餐,陪我去图书馆(尽管她是拿着ipad带上耳机看影)陪我去合班上课···

而她也达到了她想要的效果,她前男友回心转意,想要共续前缘。

“你干嘛不答应他?”晚上我约她出来在路上问她。

“我想要他长个记性,狠狠的教训他一顿,你吗,还得继续做我男朋友。”她说着又挽起我的胳膊。

我把胳膊抽出来刚要说话,后面却传来一位大妈的喊叫。

“抢劫啦。”

我回头看到一男子手里拿着个包骑着自行车飞快的向我们的方向行驶过来。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苏悠然已经行动,在那个男子经过我们身边的时候,苏悠然飞起一脚就将那个男人踹倒,然后迅速的用力的向男子的裆部踢去,男子瞬间惨叫,那动作一气呵成,那叫个行云流水。我至今想起来那男子的惨叫都觉得毛骨悚然。

我立刻也行动骑在那个男子的身上将他控制住,周围的路人也过来帮忙,很快警察就来了。

在警察询问完情况将那个男子带走后,我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你怎么了?”我看到苏悠然双手捂着小腹。

“我今天来大姨妈了,刚才又剧烈运动,现在有些疼。”

“牛逼啊!”在我后半句“大姨妈来了还这么能打”还没说出口后,我小腹就遭受了重力一击。

而肇事者拦下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我给苏悠然打电话,她却关机了。

(六)

我以为这是件小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在苏悠然连续几天都没理我之后,我突然发现一个事实:我很想见她,我好像喜欢上苏悠然了。

我同时也发现了另一件事:自从我做了苏悠然的男朋友后,我没再和H联系过。

当我意识到这两点后,我立刻给苏悠然打电话。

但她仍是不接。

而我意识到我喜欢苏悠然后,我脑袋突然变得灵光了:苏悠然居然生我的气这么多天了,那她一定是很在意我。

所以在给她室友打过电话知道她在哪里上课后,我就立刻去找她,我要把握机会,在她答应和前男友复合前,我要她彻彻底底的成为我女朋友。

我来到苏悠然上课的班级,在敲门进去我对老师说找苏悠然的后我就将她拉了出来。我现在想起来都还后怕,万一她把我当场擒住了怎么办,那可糗大了!

还好,她没有。

我一直拉着她走出了教学楼,而她也很乖巧,就如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她醉酒后跟我走的时候一样。

“苏悠然,做我女朋友吧。”我很大声的对她说。

而她突然搂住了我“笨蛋,你怎么才明白。”

在她搂住我的那一刻,我必须的酸酸的说“真他妈幸福!”

后来,我问她,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就如那个公式一样“一个时间点+一件小事+形容润色+海誓山盟”

她对我说“就在我们见面的第那晚,当半夜我起来找水喝的时候看到桌子上的一杯水,因为我经常半夜口渴,所以每晚都会放一杯水在床边,而你是第一个为我做这件事的男人,尽管没见过你,我还是被感动了,我想,如果有可能,我一定要做你女朋友。”

“不会吧,你一直都是假戏真做啊。”我发现她心机太深了,我也没想到我也挺有魅力的。

“你以为吃一次饭我就知道你的喜好了,你以为他回心转意的时候我要你继续做我男朋友是为了多考验他,你以为那天我生气是因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把胳膊抽了出去么“”

我看她越说越激动,为了避免有什么意外发生,我立刻用自己的嘴将她的嘴堵住了。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