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寂寞恋旅人

文/裁云草 和许诺分手之后,她迫不及待地买了一张北京飞往伦敦的单程机票。临近节日,票价翻了几番,她却毫不介意。上个月不仅奖金不少,还顺利地请下了相当可观的年假,看来分手是让人发奋工作的动力,这果然是真理。想到这里,分手的痛苦似乎都减轻了几分。 可是她一定要去伦敦。这个许诺...

寂寞恋旅人

寂寞恋旅人

00:00/00:00

文/裁云草

和许诺分手之后,她迫不及待地买了一张北京飞往伦敦的单程机票。临近节日,票价翻了几番,她却毫不介意。上个月不仅奖金不少,还顺利地请下了相当可观的年假,看来分手是让人发奋工作的动力,这果然是真理。想到这里,分手的痛苦似乎都减轻了几分。

可是她一定要去伦敦。这个许诺赞不绝口的心爱的城市,到底有什么魔力,不过短短两年,就把他的心从她这里勾走了,再也回不来。就算他们之间无法挽回了,自己输也要输个明白。何况许诺从前就经常嘲笑她每天只知道闷头工作,根本不懂得外面的世界有多美好。

在飞机上坐定,她望着窗外熟悉的北京的天空,心下这才觉得有些慌张了。她突然意识到,活了二十多年,自己还从来没有独自旅行过。小的时候有父母,长大之后有同学,后来同许诺在一起之后,她更是一切都丢给他去安排,自己乐得做甩手掌柜,跟他说我要去这儿我要去那儿,然后留他一个晚上埋头在电脑上查攻略。她英文不好,许诺从大学起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出国,她却不愿去。后来毕业了,许诺跟她坦白要去伦敦读博士的时候,她整个人便懵了。回家之后她在电脑上查,那是个他们业内顶尖的学校,她虽然外行不了解,但也明白这是个太好的机会。那一瞬间她才意识到,不知不觉之间,两个人的差距就拉开了,越来越远,她再也够不着。

许诺去了伦敦之后,她再也没有出去玩过,找了个工作,便朝九晚五地忙碌起来。没有他陪着,她甚至连坐个地铁都会坐错,以至于见客户的时候还迟到了几次。偶尔闲下来的时候,她躲在自己小小的格子间里,看许诺的个人主页,上面经常会有他发布的照片。他平时课业也忙,但周末的时候,他会去博物馆,画廊,去看音乐剧,放假的时候还会去北边各具风情的小镇游玩。她看着照片,再抬头看看窗外灰色的天空,心情便也像蒙上了一层灰,酸酸的,涩涩的。

十几个小时的航班,说快也快,她还没有来得及把和许诺相处的所有点点滴滴都回忆一遍,就已经到了。从窗里望去,已经能够看得到泰晤士河上的摩天轮了。她记得许诺刚刚来的时候还给她打电话说,等她来了,一定要带她坐一次。或许,她一直是那个拖他后腿的人,他追逐着那么光明的未来,怎么会容许一个渺小灰暗的她,给他的人生刷上污点呢。

所以她其实是理解他的,他现在有了新的女朋友,两个人一起爬山,骑马,滑雪,去北欧看极光,他每天都会发布新动态,说两个人要在欧洲的每一寸土地上都留下脚印。

那才是能配得上他的人吧。

伦敦的冬天潮湿阴冷,刚刚在大街上站稳脚跟,夹着雨的雪便淅淅沥沥地下起来了。她从包里拿出伞,庆幸自己终于学会了查攻略的同时,寂寞感也油然而生。往日两人同行的欢声笑语,她耍小脾气欺负他的点点滴滴,每一次他无可奈何的妥协和细心周到的照顾,都提醒着她,如今她是孤身一人了。

从来地图都不会看,东南西北都不会辨别的她,硬是拿着手机和旅行指南,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逛了伦敦城里所有许诺提到过的地方,以及很多许诺没有提到过的地方。她坐了摩天轮,参观了博物馆和画廊,在莎士比亚环球剧院看了剧,还去了哈利波特电影拍摄地。她去了摄政街上的圣诞游行,和特拉法加广场上一大群跳舞的圣诞老人合了影,还在海德公园的溜冰场滑了冰,摔了好几跤,都被身边友善的人给扶起来了。她用蹩脚的英文问路,去餐馆点菜,还在地铁上和坐在一旁的陌生人聊天。

孤身一人的寂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被她忘得一干二净了。

她去了许诺的学校,站在那里望了许久。自己千里迢迢从北京跑到伦敦来,难道就是为了走一遍他走过的路,看一看他看到的一切?可自己终究不是他。她以前追不上他,今后也永远追不上他。

她在原地发愣的时候,有人用中文问她,同学,你是中国人吗?她回过神,见到面前站着一个中国男生,便点点头。

那人便问,你是新生吗?还是迷路了?我看你站在这里很久了,需要帮忙吗?

她就笑了,说不用,我就是随便逛逛。

哦。男生友善地笑了,你要是想参观的话,我可以带你走一走的,我们经常带新生参观的。

两人便绕着学校走了一圈,男生指指点点地告诉她这里那里,她便也一句半句地听着。临别,她礼貌地冲他说谢谢。

留个联系方式吧,就当交个朋友。男生说。

她犹豫了一下。联系方式就不必了,她说。

那……至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吧?男生说。

许诺。她说。

男生饶有兴致地说,是么?我们留学生会里有个同学和你同名呢。

她点点头,同他告别。

她还记得她跟许诺是怎样认识的。她和同学大学寒假时一同去西藏,在路上碰到了许诺和他的同学们,两帮人结伴同行,所有的人都在不住地开着她和许诺的玩笑。

那时候他们都看过一个电影《情书》,里面男主角和女主角是同样的名字。

从西藏回来,许诺跟她说,我们不会分离。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谁曾想呢,两个同样名字的人最终还是又分开了。许诺的许诺,还是抵不过现实的错过。她不是他的许诺,他也不是她的许诺。

可她不后悔这一次冲动的独自旅行。她在许诺见过的世界里,找到了自己的世界。

买了圣诞过后回北京的机票,留在伦敦的时间便开始倒数了。雪下得大起来了,可沿着街道一溜挂过去的明亮彩灯却闪得更起劲了。百货商店的橱窗里堆着五颜六色的礼物,街上的行人们和朋友拥抱,和家人亲吻,道着圣诞快乐,屋檐下扮成圣诞老人的人给路过的小孩子们分发着糖果,餐厅酒吧里大声地播放着圣诞歌曲,公交车站上海报贴着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她便想到去年圣诞的时候,许诺也是站在这里,举着手机,给视频里的她看满城的灯火烟花。

圣诞快乐!许诺!许诺冲她大声说着,有些延迟的视频画面上是他笑得开花的脸。

那时她北京时间还未起床,睡眼惺忪,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吵死了,好像全世界只有你们伦敦过圣诞一样。我才不稀罕你跟我说什么圣诞快乐。

许诺的声音便黯淡下去了,良久,她以为信号断了,正要挂机,他的话却又传来。

好吧。他说。我只是在对我自己说圣诞快乐。

她沉浸在回忆里,一转身,看到许诺站在缤纷耀眼的橱窗旁,手里抱着彩色的礼物盒,正冲她笑。

圣诞快乐,许诺。他说。

圣诞快乐,许诺。她也说。心里泛上难过,鼻子也酸了。抹了一下眼睛,橱窗那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她拿出手机,刷新了一下动态,果然看到许诺发了一张新的照片。他和他的女朋友,笑得开花,背后是闪烁的灯光。照片下的实时地址,离自己不过一条街远而已。

她擦干了眼泪,努力摆出一个好看的微笑,发了张自拍,背后是闪烁的灯光。

忙里偷闲的旅行不过是生活中奢侈的点缀,回归现实,日子还要继续。她依旧朝九晚五地忙碌着,却已在计划下一次的独自旅行。

世界那么大,下一程会遇见谁,也说不定呢。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