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橘子姑娘

文/驹小柒 01 初夏的一个周末,我去K大听讲座。狭小的教室里人满为患,我在活动还未结束时溜出去散步,有三两结伴的学生迎面走来,还有手牵手的情侣擦身而过。我沿着教学楼走到操场,远处有几个男生赤着上身打篮球,我踏在被太阳晒得炽热的塑胶跑道上,听着篮球落地“嘭嘭”的声响,突然...

橘子姑娘

橘子姑娘

00:00/00:00

文/驹小柒

01

初夏的一个周末,我去K大听讲座。狭小的教室里人满为患,我在活动还未结束时溜出去散步,有三两结伴的学生迎面走来,还有手牵手的情侣擦身而过。我沿着教学楼走到操场,远处有几个男生赤着上身打篮球,我踏在被太阳晒得炽热的塑胶跑道上,听着篮球落地“嘭嘭”的声响,突然觉得青春无限美好。就在那一刻,我想起了橘子姑娘。上次来K大已是几年前的事情,那年我们来到这里,给她喜欢的男生送生日礼物。

认识橘子的那年,我们都在读大学,20岁出头的年纪。我与她在一次互联网活动的圣诞party上相识,那时我们都有创业的想法,很多见识不谋而合。她是个懂的很多的小女生,浑身上下透露着与年纪不符的成熟。后来我们经常见面,一起参加活动,在慢慢的了解中,我得知那时的她一个人生活在北京,无亲无靠。她拿着低保,同时做很多份兼职。学业努力,每年都会获得奖学金。即便生活艰辛,她仍然守着心中小小的火焰,守着她与一个男生共同的梦想。

大学二年级,她在某个论坛上认识了一个叫苏的男生。橘子喜欢写作,每写完一篇文章都会第一时间发给苏看。那时他们年轻,言谈举止吐露着文艺情怀。苏比橘子小两岁,在广西读高三。她说,与苏的相遇不是相见恨晚,而是久别重逢。他们每天都会聊到很晚,相互惦念,却从不说破什么。彻夜不眠只为等待手机屏幕一次次亮起。终于在一年后,苏考到了橘子所在的北京,以优异的成绩顺利进入K大。我还记得那时橘子把苏发给她的短信拿给我看,“从此以后,我就在这里,陪伴在你身边,Everwhere.”原本以为故事的发展会像所想中的那样,两人见面,终成眷属。

直到有天橘子发短息给我说,小柒,下周末你能不能陪我去一趟K大。苏快过生日了,我准备了礼物和蛋糕想要送给他。我说,给他过生日还要拉上我?不怕我做你们的电灯泡吗?她回复说,其实到现在我们都没有见面,所以才想让你陪我过去。到时把礼物转交给他,再替我看看他。我沉默了几分钟,没有问原因,只回了一个字,好。

已经忘记了是几月份的事情,只记得那天有些闷热。我陪橘子早早到了K大,她提着大大的袋子,里面全都是给苏准备的礼物。橘子说,前一天晚上给苏打了电话,说好今天要叫他起床。当然,没有说她会来,只是想给他一个惊喜,即便不见面也没关系,她只想躲在远处看他一眼就足够了。橘子开心地跟我说,这些礼物她准备了好久,一件件举到我面前说着她的小心思。其中有份礼物是心电图。对的,去医院检查时拍下了的心电图。图纸的一旁用签字笔写着几个字,苏,生日快乐。她说在做检查的那一刻,心里想得都是他,这样心电图的曲线也会带有想念的意义吧。她说完羞赧的别过头去,任由我笑话她少女怀春。可我不得不承认,能遇到一个让自己少女心复苏的人,是多么的幸福。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她的眼神中闪着光亮。目光满怀着爱与希冀。

只是,事情还是没能按照计划好的实现。橘子给苏打电话时,语音一直提示关机。我们从早上八点一直等到中午十二点。橘子站在树荫下,低头默默注视着快要融化的蛋糕,焦急的不知所措。我一边安慰她,一边去男生宿舍打听消息。就在进退两难时,橘子的手机响了,是苏。

电话那端的苏一直道歉,说手机没电了,睡到中午才醒。我看着橘子紧咬着嘴唇,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橘子把礼物交给我,说了一句我在校门口等你,然后走也不回的走掉,微风吹散了她脸上的泪。直到最后我也没有见到苏,是他的室友帮忙下来取的东西。回家的路上,橘子除了不停地对我说抱歉以外,什么话都没有说。我想劝慰她,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我看到她一次次挂掉苏打来的电话,不停将手机关机,再打开。直到分别时,她对我说,小柒,我难过的不是他没有接到电话,而是这种感觉让我觉得恐慌。明明只是一步之遥的人,却仿佛相隔千山万水。我不能在他的身边,我住不进他的心里。

02
我曾问过橘子,为什么会对一个没有见过面的人如此深情。她说,他们都是生活在精神世界的人。有他在,其他的人都成了配角。有他在,一切难题都只是生活的考验。相遇时苏正要高考,每天到了晚上才会开机,是橘子的邮件和短信陪伴着他度过无数个沉寂的夜晚。橘子19岁那年失去双亲,苏就在这时出现,伸出一双温暖的大手,抚平了梦想道路上的所有坎坷。他陪她走过难捱岁月,她伴他颠沛不再流离。

足够优秀的苏,在她人生最黑暗的时候,点亮了一盏灯,给了她世界上最美好的梦想。后来,我知道他们的梦想叫做莲花,他一起做网站,一起筹划着工作室。我见她不辞辛苦,爱他,爱莲花。梦想和爱情,原来可以这样结合在一起。橘子说,他们当时为网站想了很久的名字。最后决定叫做莲花,是因为安妮宝贝的那本书。在《莲花》里,纪善生和苏内河如同他们一样,深入灵魂相依相伴。莲花是一种精神,带有一种超凡脱俗的灵气。

在遇到苏之前,橘子不知道原来生活还可以变成另一番模样。她比以前更加努力,在完成专业课学习的同时,开始学着做网站,做运营。她利用在公交车上的时间,阅读创业方面的书籍,接触互联网这个新的领域。她曾是自卑的,是梦想让她成熟自信。不善言辞的她,与团队成员一起设计了名片,在参加活动后学着其他人的样子交换名片,介绍自己,介绍莲花。她在网上发布长长的请愿书招募伙伴,她在做宣传时私信过成千上万的人。她组建了小团队,核心人员天南地北,只要她一句话,他们都会来到北京为了同一个梦想努力。

她学会撰写各种策划书,在早上七点的寒冬里等投资人见面,从七点等到中午十二点。她去结识行业前辈,有次参加一个投资人的分享沙龙,她在台下听得热血沸腾。在活动结束后,很想把挂在诺基亚手机上的玩偶摘下来,拿给那个投资人。告诉他,终有一天,她会拿着完整的商业策划书找他换回来。梦想注满了她得内心,那时她是不惧岁月长的少年,就像是从尘埃中长出的花朵,抬头仰望到更辽阔的世界,如此的,生生不息。

苏来到北京后并没有跟橘子见面,但不见面也丝毫不会影响他们的感情。苏会给她快递大箱的零食,让她在忙碌之余不要饿着自己。会随时给她打电话,哪怕只是因为菜吃咸了这种小事儿。会在她生日的零点唱生日歌,歌声被橘子录在手机里,翻来覆去听了一遍又一遍。
他们的QQ使用着情侣头像,他们在签名上写着彼此的昵称。他们约定等苏毕业后再见面,然后成立他们的工作室。橘子在QQ签名上写着距离成立工作室的倒计时,每天都会记得更改。

橘子跟我说,她会在每个假期,苏不在学校的日子里,坐很久的车,偷偷去K大溜达。去他经常去得超市,买他买过的零食,走他走过的路。她常常在男生宿舍区溜达,他们喂过同一只流浪猫。她始终觉得苏距离她很近,一步步足音带着炽热的爱叩进内心。她因为苏成长了许多,她知道了什么是爱。她只是想牵着他的手,不管是在此的现在,还是遥远的未来。而我,只希望他们能好,能天涯海角无休地走下去。

03
她曾想过很多次他们见面时的场景,只是从未想过他们会见不到。

那年十月份,苏一连几天都没有与橘子联系,橘子并没有多想,只觉得他忙。有天晚上,橘子给苏发消息时,没想到发生在电视剧中的狗血剧情也会上演在她身上。橘子收到对方的回复是:不好意思他不在,我可以帮你转达。我是他的女朋友。

“我是他的女朋友”。这几个刻意被加入短信中的字,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戳进了她眼睛里。她握着手机读了很多遍那条短信,直到她再也认不出那些字,再也辨不出女朋友是什么意思。那是橘子第一次哭着给我打电话,她在电话那端语无伦次的叙述着刚刚发生的一幕,哭的停不下来。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我只知道,不够爱的人,就算在同一座城市,也只能给你一场异地恋。

曾经他们心贴着心,她开始怀疑那些所谓的惺惺相惜是不是老天爷开的玩笑。后来橘子只问了苏两个问题。
“你觉得她有比我爱你吗?”“没有。”
“那你为什么还要让她做你女朋友?”“我不知道。”
她的胸有成竹与趾高气昂被一个外来的陌生人碾得粉碎。幸福这个东西,有时候一点都不善良。在你得不到它的时候,还要强迫自己做个合作的见证者。

她陷入了一场自导自演的失恋中,如果这都不算爱,如果这都不是爱给她的千般模样。彼时她眼中的世界黯淡无光,有爱,却没有了期待。她用很长的时间斩断执念,长到已经数不清度过了几个春秋冬夏。每次跟她聊QQ时,总能看到工作室的倒计时一天天变少,签名却变成了:一个人完成我们的梦想。她继续全心全意地运营莲花,只是跟他的交流变得越来越少,甚至有些逃避,不敢去面对他。她怕听到他的声音,担心任何一句话,都会掀起内心的轩然大波。

她说,我最后一次为他哭是在看前任攻略的时候。看到罗茜在婚礼上对着孟云说出的那些话时,哭的泣不成声。她也曾以为,自己是最懂苏的那个人,是最后陪伴在他身边的那个人。只是,在两个人的感情世界中,从来都不是一个人说得算。她不该把过多的感情,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

在毕业前的日子里,橘子聊过几位意向投资人,只是对方只愿意提供场地。考虑到几位核心成员都不在北京,如果大家聚在一起,除了场地以外还需要日常生活所需。大家都是学生,可以拿出来的费用不过只够在北京撑几个月而已。尽管她把自己的工资缩减到每个月500块钱,但很多事情,不是仅仅有决心就可以做到的。

不过还好。在毕业时,橘子简历的社会实践那一栏,填写的满满当当。她凭借大学运营莲花积累下来的经验,顺利进入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橘子曾发过一条微博:其实你可以把大学这几年当作从学生到上班族的过渡期。不可以再拿不喜欢所学的专业,做为空白简历上的理由。因为你将要面临的是更多的责任和压力。你可以翘课,但是要清楚翘课的理由不是为了玩乐。你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路,但是不能辜负时间。

她还是经常会想起苏,在工作闲余打开莲花刷新网页时,在和同事们午休聊天时,在每晚八点下班走在回家的路上时。他润色了她的生活,与其说润色,不如说用五彩斑斓的梦装点了她的人生。如果没有遇见苏,或许她会和同学们一样,参加拥挤的招聘会,或者被分配到不对口的职业,庸庸碌碌的踏入社会。

04
后来橘子有了男朋友,是一个爱她愿意照顾她的男孩。橘子在第一次邀请男朋友来家里做客时,偷偷把墙上苏的照片收了起来。墙壁上的突兀如同内心的空洞。后来听说他们分手了,再后来橘子也没有遇到一个可以像苏一样带着她奔跑的男人。有时候我们给了对方想要的一切,可依旧不是那个对的人。

她很少跟旁人讲起这段故事,只是带着这股所向无敌的闯劲,披荆斩棘地走向无数个朝暮中。她一直都说,如果没有那年的莲花,没有那年的他,生活将是多么平淡无奇。所庆幸的是,莲花的成员们依旧和橘子有着联系,她经常能收到从五湖四海寄来的明信片。那些年,那一群人与青春为伴,莲花始终都是他们的家。

她始终记得第一次收到他短信的内容是2010年的春节,内容是:你看,烟花多灿烂。
她始终记得第一次接到他得电话时,自己整个心脏都要跳出来的感觉,声音颤抖脑海一片空白。
她始终记得电话那端火车行驶在铁轨上的声音,那是他距离她越来越近的序曲。
她始终记得自己写下的100个梦想中,有一个是去他的故乡看看,还有一个,就是与他见面相拥。而这些梦想,或者都不能实现了吧。

她曾写过一个2万字的小说,小说的名字叫做《暖年》。她把小说发给朋友看,又把文章投给杂志社,只是唯独没有发给过苏看。在故事中,小说的男主人公如暖阳般照亮了女孩的世界。故事的结尾男主人公回到北京,他们在阳光下紧紧相拥。这篇故事中,全都是他们的影子。

橘子说:时至今日,我已经快要忘记当年是怎样去爱他的了。有天我想起曾经,竟然发现再也记不起任何细枝末节,再也想不起他的脸。只是如果,有天当我们再次相遇,又或者我们在平行世界以不同的身份相识,我还是会爱他。

她说这句话时的表情,是我从未见过的笃定。

我问橘子,你想让我把这个故事写成什么样子。她抬起头看了看莲花两周年聚会时的照片说,照实写就好了。当然,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在故事中,他们终有一天可以见面。什么话都不用说,只需要一个微笑和拥抱就足够了。她从不怕旁人揣测他们的感情,也不怕别人笑话她曾经的痴狂。

橘子对我说,从没有怪过苏,她依旧感谢他,是他成就了她,是他从一片黑暗中向她走来,把黑暗的轮廓变成了柔美的弧线,变成了爱的模样。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怕过,因为她知道,那个带他长大的男孩子真真切切的来过。

“噢,对了。橘子这个名字是苏给我起的。因为我的温暖也点燃了他心中橙色的光。”

最后,橘子姑娘这样说。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