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相忘,各自安

在生活那些不经意的时刻里,一句话,一个身影,一个场景,连一次日落,都像是一场梦。 分开的人,有生之年,各自天涯,两厢安好,互相遗忘。 但不是每个来过的人、发生的事,都那么容易忘记。 只愿每一个重要的日子里,都还有人记得你。 只愿每个你珍重着的人,也都在同样...

两相忘,各自安

总有些日子很重要,却总是一个人。

总有些人,放在心底,不会忘记。

生活就是这样无奈,谁都心碎过。

1

3号去给同事小艾过生日,订的是一个音乐串吧,有烤串、火锅和炒菜,楼上是酒吧,楼下的餐厅中间有个舞台,晚上有歌手来唱歌,中间有人点了一首《那些年》,我们几个人吃饱了中场休息便跟着哼哼。

我们从五点多吃到八点多,最后,五个姑娘都玩的嗨了,虽然没喝酒,却都像是一群出门忘了吃药的精神病一样,疯癫了起来,说起了可能平日里不太会说的话。

小艾忽然说:“他,我前男友给我发短信了,说祝我生日快乐。”

她是笑的很大声说的,虽然如此,她的声音依旧被餐厅里歌手的歌声、此起彼伏的敬酒声和吵闹声所掩盖,以致于其他三个同事都忙着自顾的聊天而没听到,但坐的离她最近的我,却听的清楚,看的明白,她的笑容带了开心,眼里却藏了些许晶莹的东西。

小艾是同事中最漂亮的一个,射手座,人开朗又活泼,天天乐呵呵的,不像是那种有故事的人,却藏了一段故事在心里。

2

那些年,一大波少男少女在跨过高考那道坎之后,憋在体内的荷尔蒙砰的一下,全被释放了出来,踏入大学之门便开始四处寻觅猎物,查绍忠就是在那个时候,对小艾一见钟情,从此踏上了对小艾的漫漫追求之路。

据查绍忠说,他是在军训的时候注意到小艾的。但他们真正开始认识并熟悉起来是在开学后不久的演讲比赛上,查绍忠正在为怎么和小艾搭讪而犯愁,低头看稿的小艾忽然抬头问查绍忠借笔,就这样认识了。

查绍忠是小艾同系不同班的同学。平时很多课大家都是一起上的,自从演讲比赛之后,除了宿舍和女厕所,基本上小艾出现的地方,都有查绍忠,所有在学校里追女孩子的招数,他都用过。有一阵学校流行手工巧克力手工饼干,查绍忠就去外面的店里学做,做完把最好的送给小艾,那些破的就自己吃。

小艾并没有被他的这些感动过,用小艾的话说,能做这些的,不止他查绍忠一个。

查绍忠却没有放弃,一追小半年,表白几次也都无一例外的被拒绝了。

第N次的表白时是个春天的晚上,查绍忠又把小艾叫下楼,小艾早就想好了拒绝的词语,只等着查绍忠做完陈述。

事情没能如愿发展,因为查绍忠说到一半时,身前身后的宿舍楼和路灯,刷的全灭了,紧接着是一阵女生的尖叫,然后是隔壁楼里男生的欢呼,整个学校停电了。

那些平时只对着电脑的同学们忽然兴奋了起来,开始在阳台大喊大叫,宿舍区里沸腾了起来,查绍忠愣了一会,然后说,“还好把你叫出来了,不然真担心你害怕。”

小艾也是一愣,没想到他变了台词。查绍忠没有继续表白,而是和小艾就着月光坐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等着来电。

小艾鬼使神差地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要是一会九点钟前能来电,那我就答应你。

这是个听天由命的回答,而最终上天真的让他们在一起了。

来电的时候,查绍忠跳了起来,伸手上前想抱一下小艾,但又感到不太合适,一时间双手不知道往哪里放,只一个劲地说:“我今天真是太高兴了!”

3

不久,查绍忠偷着帮小艾订了一套写真,小艾埋怨他乱花钱,查绍忠却说,“给你花啥都值得,就是想看你美美的小样。”

拍摄那天是内景,拍照的地方不让进,查绍忠就在门缝趴着看,小艾看着门缝里的查绍忠想进不能进的样子,忍着笑,差点内伤。

查绍忠对小艾好到让人嫉妒,哈尔滨的冬天天冷水冷,查绍忠从来不让小艾自己洗衣服,小艾不好意思,总觉得一个大男人蹲在水房里洗衣服不大好,查绍忠却满不在乎地说:“别人爱笑话就笑话,怕什么,反正自己的老婆自己疼。”

在他们不曾有一个家的时候,查绍忠像一个丈夫一样疼着她,小艾打心眼里是感动的。

小艾有个老乡学弟,叫杨林,因为是老乡,联系的多些,查绍忠也对杨林很好,主要是每次放假回家,都要嘱咐杨林帮小艾拿一下东西。杨林常常假装抱不平,以此来勒索查绍忠,但只要对小艾有帮助的,查绍忠乐在其中。

在一起的日子,好像特别的事情不多,但又每一天都是特别的。

一起吃饭、上课、遛弯、逛街、看电影,偶尔吵架,基本每个学生时代的情侣都是如此,他们也不例外。小艾喜欢吃什么,查绍忠就喜欢什么,小艾不喜欢的,或者吃不下的,查绍忠就负责扫尾工作,清理功效一流。

查绍忠是处女座,小艾总说,他是不纯正的处女座。

小艾喜欢恶作剧,有一次,晚上出溜达,小艾喂查绍忠吃麦丽素,结果查绍忠一口吃了24个,被齁了够呛,却笑得幸福。

在查绍忠面前,小艾那些“疯癫”的脾性全部都显现了出来,不需要去做一个温婉的女子,柔声细语,轻言慢性,小艾就是小艾,去商场给查绍忠买棉裤时和售货员砍起价来脸不红,和朋友们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去操场上跑起来也是风一样,开心时大笑,吵架时也大哭。

查绍忠说,怎样的小艾,他都喜欢,想做什么,他都一起。

寒暑假回家的时候,查绍忠总是先送小艾回家。北方的冬天很冷,有一次,两个人都不舍得离开对方,一直拖到最后,学校里没几个人了,小艾回家后学校已经停止了供暖,查绍忠一个人在宿舍冰冷的床板上愣是挨了一晚,爱情的力量真是无穷尽。

两个人见不到的时候,只能靠着电话一解相思,每晚小艾已经睡着了,查绍忠还会在那一个人说上一阵子,有一次小艾中途醒了,听到查绍忠还在那自顾自的说,“小艾你这么依赖人,以后要是离开了我,可怎么办呢?不过没关系啊,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我也不会离开你,我希望我的小艾永远都这么无忧无虑的做我的小公主。”

小艾没有告诉查绍忠她听到了那些话,只是心里对他下了更多的筹码。

后来,查绍忠把所有的电话卡都保留着,最后拼成了小艾的名字,送给了小艾。

再回想起那时的事,小艾说,那时候好像说了很多很多的话,好像永远都说不完似的,但现在能想起来的总是那么少,好像大部分都只记得后来那些不好的事了。

4

毕业之际,天南地北,查绍忠家在江苏,小艾家在东北,感情岌岌可危,查绍忠想到要和小艾分开便总会哭泣,一个男人肯为一个女人掉眼泪,多半是动了真情的。

我们可以去同一个城市啊,小艾说。

查绍忠破涕为笑,说,我怎么没想到呢。

最后他们选择了中间城市天津,落定工作那天,查绍忠激动地抱着小艾不停的转圈。

他们终于留在了同一个城市,虽然见一次面的车程要一个小时,但还不算远。

5

《分手合约》上映时,小艾拉着查绍忠去看电影,小艾说,要是哪天咱俩分手了,到时也定个合约。

查绍忠搂着小艾,“我这辈子都娶定你了,你还想逃啊!”

恋爱中的情侣不要去看分手的电影,后来的小艾对这句话深有体会。

小艾的工作并不顺心,年底时,小艾辞去了天津的工作,找工作又连连碰壁,而春节也如期而至。

送小艾离开那天,过了检票口的小艾忽然觉得好像就是不会再回来了,她回身看着检票口外的查绍忠,一个检票口,却好像隔了个世界,小艾还想再回去抱抱那个男人,却被人群簇拥着向前涌去。

回家后,在和父母深谈后,小艾真的决定不回天津了,现实太过于复杂,原因也很多。小艾和查绍忠说,要不你来我家这里,或者咱俩一起去你家那也行。

查绍忠说,半年后我就去找你。小艾说,好。

签了合同还会违约,何况只是一句话。

查绍忠并没有去找小艾,实际距离让他们的心也慢慢的变远了,联系慢慢地变得越来越少,话也越来越少,再后来,查绍忠不再主动找小艾,不再关心她的温饱冷暖,不再关心她的一切。小艾打过几个电话给查绍忠,接通了却也只是小艾自顾自的在那说话,常常是查绍忠一句“有事忙”,便直接挂了。

再后来,便是无人接听,看到未接来电,查绍忠也不再回。

那个说永远不会关机的查绍忠,最后也消失不见了。

开始的时候,都想着永远,结束的时候,都忘了诺言。

查绍忠在分手前最后一次给小艾打电话,说,“小艾对不起,事业对我很重要,我一定要成功,我现在这里很好,有机会晋升,所以我可能没办法去找你了,也没办法回家了。”

一起做了很多事,结果到最后,却都忘了,只剩下不理解,不妥协,用着事业做着借口。

小艾问他,那以前的那些话、那些事还算不算数?

查绍忠沉默了。

小艾问他,你还爱不爱我?

查绍忠还是沉默。

小艾说,你以前说爱我已经成了习惯,现在是戒掉了吗?

查绍忠依旧沉默。

曾经的甜言蜜语都变成了分开时的利器。

彼此都沉默了好久,查绍忠说,“电话费挺贵的,没事的话,就挂了。”

他们没有说再见,也就这样结束了。

6

小艾难过了一阵子,但离开的人,就像留不住的沙。

她偶尔还是能在社交网络上看到一些关于他的消息,只是看看。

小艾的妈妈知道小艾分手后,也难过了一阵子,为女儿感到惋惜。不久后也加入了为子女安排相亲的行列,碍于父母的面子,小艾见过几个,每个条件都好,但总是差了点什么,相亲对象里,常有人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小艾:“你挺漂亮的,怎么还需要相亲啊?是不是有什么缺陷啊?”小艾总是莞尔一笑,之后和他们也没了联系。之后小艾便不再相亲了。

7

查绍忠结婚的消息是在半年后,小艾从同学那听说的。

小艾没有想到他会那么快的结婚,更没想到,这个消息是别人告诉她的。她曾经押上一辈子的男人,转瞬便爱上了一个近在手侧的人,而那个人就是查绍忠所谓的晋升的机会。

小艾嘴角一抽,笑的僵硬,说,我真的傻傻的以为,他是想要留在那里继续努力的。

分手时说的那些话,成了一道透明的障壁,把他们隔在了不同的世界里,从此过着没有彼此的人生,但至少还能遥遥相望,偶尔看一下也好。

而那些话却忽然都成了搪塞小艾的说辞,唰的一下,就碎了,小艾看着查绍忠在那个没有她的世界里,活的自由快乐,早就忘了说好的事。她们之间的那道障壁不见了,但他们的人生却真的是再也没有交集了。

其实好多事,在不经意之间,也就给忘记了。查绍忠婚礼那天,小艾想要不要再发个消息祝福一下,拿起手机却不知道发些什么好,只是简单的“祝你新婚快乐”,却又发现,已经忘了曾经烂熟于心的号码,最后几位数字,愣是想不起来是什么组合,只能苦笑着,空留一肚惆怅。

小艾难过了一阵子,但很快变又打起了精神,原因是听说了查绍忠是奉子成婚。

小艾不再拒绝父母安排的相亲,也开始主动去认识一些人,各式各样,各种口味的男人都有,每次都但没有一个成功。

我问小艾,“这么多种男人,你到底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小艾搅着杯里的咖啡,说:“不是要相敬如宾的人,而一个在彼此面前都不需要装腔作势的人。”

挺难的。

后来,小艾换了号码,也不再上以前的QQ号,断了和许多人的联系,但仍遗漏了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叛徒”杨林,也就是杨林把小艾的近况和手机号通通告诉了查绍忠。

小艾不明白,都分开了的人,为什么还在关注的自己。

要么就是不甘心,要么就是不顺心。这是我给她分析的。

小艾说,那我希望他过得不好,至少不能比我好。

她顿了顿,又说,但是,我祝他幸福。

8

小艾的事让我想起了高露洁,我的初恋。

时隔多年,我们彼此早已释怀,已经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把酒谈笑,笑谈当年事。故事当年的许多细节也都已经忘记,却仍记得漫天烟火下的甜蜜相拥,还有最后分开时放我一个人在午夜的校园里大哭的绝决。

太美好的,或者太悲伤的,总会被记得,在流年里供人回味,而美好,有时总会大过悲伤。

9

小艾说,如果她知道那次是她们最后一次见面,她说什么,都会冲过检票口,再抱一抱他。

我想,要是我早知结局如此,当年也绝不那般任性。

可是我们都没有再一次了。

小艾生日那天,查绍忠的电话,小艾没有接,短信也没有回。

小艾摇着手机问我,苏玉,你说我要不要再换个新号码?

其实不必换了。

10

在生活那些不经意的时刻里,一句话,一个身影,一个场景,连一次日落,都像是一场梦。

分开的人,有生之年,各自天涯,两厢安好,互相遗忘。

但不是每个来过的人、发生的事,都那么容易忘记。

只愿每一个重要的日子里,都还有人记得你。

只愿每个你珍重着的人,也都在同样的珍重着你。(文/叶子禾

人已赞赏
悦读

你不必逞强 , 时间会为你疗伤.

2015-1-16 16:29:01

悦读

陈赫:年轻人不是薄情寡义,这是对世界的另一种承担

2015-1-19 22:53:5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