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那些我愿提起的过往

  文/莫非 一昨天看到空间动态华华说她闺蜜生第二胎了,我替她喜庆更多的是难过,难过昔日的老朋友,现只能通过网络的只言片语了解过得好或不好。一生中每个人多少都拥有几个老朋友,随着时光的流逝。走得走、走得走;留得留、留得留,且留得还是那几个。第一次见牛牛,我和清清赶着...

那些我愿提起的过往

 

文/莫非



昨天看到空间动态华华说她闺蜜生第二胎了,我替她喜庆更多的是难过,难过昔日的老朋友,现只能通过网络的只言片语了解过得好或不好。



一生中每个人多少都拥有几个老朋友,随着时光的流逝。走得走、走得走;留得留、留得留,且留得还是那几个。



第一次见牛牛,我和清清赶着出去吃饭,就在一楼宿舍转角与她擦肩而过,也许她没注意我带着讶异的目光直盯着她,多么无礼和好奇。清清就说我:“有什么好看的,快走吧!”我挽着她的手努努嘴示意她瞧后面,她一回头就看到消失在尽头的背影,带着疑惑反问:“看什么?”我拉着她边走边说:“刚那女的长得真像男生,我还以为是来找女朋友的呢?如果不是瞄到她有胸,还真不知道她是女的。”随即一阵哈哈哈声远去。



清清是县城里的人,刚来我就与她同桌,后来因为成绩特好,被调上重点班,也可以说是她自愿申请上去的。直至她从宿舍五零一搬到三楼,往后偶而我穷得响当当才会跑到她那蹭吃蹭用。她不喜欢我,我是后来才知道的事。



清清的班级就与我喜欢的人(江水)仅一墙之隔,她刚调上去那会,我时常去找她,顺便一览隔壁班。直到江水有了女朋友后,我就失去信心,没再上去过。偶尔看到江水牵着小琴(江水女朋友)从楼上下来,我妒忌的很,却只能苦笑,假装无动以衷。



沐子(我的两年同桌)看我难过,总会安慰我,说定会遇到更好的。 

五零一住着来自各班的人,人一多就混杂,自然而然五零一就分成三派。清清搬走后,我就渐渐跟阿捏走得更近,我们两人中还有个许梦,此三人为一;好学生知识分子为二;夏子刘小妹为三,刘小妹是后来因为夏子搬来的,而刘小妹又是我的同班同村同学。



同宿舍总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家有着矛盾的同时在表面上也假装相亲相爱。比如夏子总欺负一人,听说那人还被打得很惨。



等许梦搬回家里住时,就剩我和阿捏为一。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了新人那闻旧人哭。阿捏交了同班朋友,渐渐疏远我,我也溶入夏子和刘小妹一组中,到处横行霸道,反正现在我也是不喜欢那时的自己的。



五零二全是十六班的人,经常晚上听到十六班的同学传来说话声,声音很大的那种。我们宿舍的几个女汉子也就是刘小妹和夏子总会跟她们斗到地,时常搞得大家凌晨才有得睡,就这样这帮人深深的结下恩怨。



当然那时华华就在十六班,我与她虽只是点头之交,与她真正熟络还是第二年调到五一七,她住在我隔壁,熟了之后她就搬了过来。让人意外的是牛牛也在五一七,并且夏子三两下就与她熟得很。



华华搬进来,夏子是异常反对的,但她又不是舍长,没权赶人,只好忍着,并且光明正大的不喜欢着华华。我和刘小妹很无奈,但没法,女生的友情,噢,那时还不能叫友情,只能说是一个伴,一个吃饭逛街上厕所的伴。



这当中阿捏找过几次我,我觉得她抛弃了我,就不应再来招惹我,所以我从未给过她好脸色看,冷漠的都不像我自己,所以我才说我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你们又不信。



她们(夏子、刘小妹、牛牛)几个知道我喜欢江水后,就怂恿我去追,追倒没追,反而她们几个晚上下自修去堵小琴,其实只是吓吓她,却不知后果严重。夏子男朋友被江水揍了,理由是在楼梯口调戏他女人,一句冤冤相报何时了,总之夏子男朋友还是以牙还牙了,两人也顺便被教务处记了处分。也是从那次后,我都不愿再提起关于江水的点点滴滴。



五一七分成三派,还是因一事发生后。那就是我春心荡漾的喜欢上牛牛班的小猪,他长得特像我喜欢的江水,我与小猪一直有信件密切来往,只是我一直自以为小猪定是不认识我的,直到有一次,我和沐子逃课在校园蹓哒被他撞到,他喊我冬姐,还一遍遍取笑我逃课。刚好又接近学期的尾声,第二学期寒假回来后我就与小猪断了联系,三派的变动来自此。重新变换的三派:好学生知识分子为一;我和华华刘小妹牛牛为二;夏子刘小妹牛牛为三;刘小妹和牛牛是两头蛇,也可以说是墙头角。我当她们是朋友,所以不想讨厌。



后来我和华华闹翻,还是临近毕业,她偷偷跟我说:“夏子有多讨厌你,你知不知道,她在宿舍说你上次去她家,手脚不干净。”听完我站在走廊许久许久,在第二天考完最后一门试的当天,我和她们(夏子、刘小妹、牛牛)提前走了,撇下华华一声招呼都没打,一直自今都没再见过。



我到现在都有点后悔,怎么就一走了之了呢。



在那暑假期间,我谁都不曾联系过。去二中报名,是闺蜜和我一道去的。也许是孽缘,牛牛和我同在十班,还成了同桌,而刘小妹暑假出去打工,回来像变了个人似,花姿招展。她倒没有与我同班,只是和闺蜜隔开几班。



其实刚开始去报名时,我是因为在公告栏上看到有江水的名字,第一晚自修我高兴的很,以为老天终于开眼了,让我和喜欢的人同班,只是可惜除了他的名字有到他人根本没到。后来还是和另一学校的沐子逛街,她告诉我,江水和她同班,还坐在她前座。



我突然就死心了,长达三年的恋情,嗯,应该说是暗恋,突然就这样丢掉了。那些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时光,被我丢失在那穿满花衣的夏日里,如同我撞见他的那一天。



时间慢慢过了,夏子倒没联系过,好像在无意中删了她的联系方式。阿捏考上卫校,我俩还曾说过到时一起上的,只是后来没有。清清考上重点学校,总之是好样的,和她也是到现在都没联系过。而华华呢,刘小妹告诉我,华华出去打工了,还交了男朋友,还被破了身,还被抛弃了。



这些好像都与我无关了,我不在她们的岁月里,都与我无关了。







课程被排得很满,我很忙,以为能用忙碌来麻痹自己,可惜不是麻药,起不了效果。



我参加了美术班,再见小猪也是在那狭小的屋子里,除了尴尬还是尴尬。我是和牛牛同去时,尾随我的还有后来成了我男朋友的赖柏荣,和玉K、玉K男朋友(孙强),时间一长,我也注意到跟在我后面的三条尾巴。



牛牛是那种自来熟的人,一下就混熟整个教室后半部,所以很多人她都熟,包括范辉、赖柏荣、玉K,孙强。



突然我心血来潮,估计是鬼迷心窍当时。我跟同班范辉表白了,却被他狠心的拒绝,好不容易重拾信心,再次喜欢上一人,却想不到比不说更来的难过。范辉是华华以前的同班同学,华华出去玩,都喜带着我,当然与范辉见面的次面多了,也算是朋友,只是那时我心里有人,才没注意长得好看与否的范辉。只是经过此次自己这样一搅,朋友都做不成了,更别说还是同班,真是太特么的尴尬了。



这时与牛牛玩得很好的玉K给我递了情书,情书后面留得名字是赖柏荣。我这人有很多怪癖,喜欢写得一手好字的人是其一,这其一害死人。刚开始没来得注意这些,我还难过在被人拒绝的困境中出不来,后来在牛牛和玉K的掇撺下,糊里糊涂就点头答应了。



现在想来和赖柏荣在一起,并不是全都是报复范辉,现在回想还挺怀念当时,我们几个,我坐前面,他们坐后面,大伙一起谈天说地的日子。



赖柏荣对我很好,给我跑腿,当我阿四,总之是很听我话的男生。其实我和他刚开始时,我是不愿跟他说话的,像个与自己闹别扭的孩子,死心眼的固执。别看我刚开始陌生,等熟了后和你好的掏心掏肺像个神经病。

同赖柏荣分手,有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比如学习,比如来自玉K自身,比如自己,比如他人。



不知赖柏荣他是不是不信任我,时常找人试我,我和他开始时就说过,我的底线是好事不过三,可惜他没听进去。首先他先自己假装和我说分手,又拉拢牛牛说客,好!我低一次头没什么关系。第二次是找自己朋友来,假扮我的追求者,我都忍了。第三次最过份的是指使玉K,玉K总是假装不经意间和我说:“我觉得孙强定是喜欢你的。”这时我总会带过:“别闹。”有一次她终于又说:“他肯定是喜欢你的,不然你答应赖柏荣后,他不会这么难过。”



我最后一次见孙强是在玉K家,那时我和牛牛到她家玩。一刻钟孙强来了,逼着我给赖柏荣打电话,说是欠他很多钱,他打他不接。我现在还记得我的表情是这般的,我坐在地上看电视且冷冷的回他:“早分手了,你们要玩,自己一边玩去。”尔后我生气的甩门而出。



我走的时候是闺蜜和刘小妹来送我,牛牛那时也比我先走一步,刘小妹告诉我,牛牛母亲收拾她东西时,还把我骂了一顿,说是我带坏了她女儿,也许也因这个,我与牛牛的间隔也越来越大。



我是第二年春节回家的,刘小妹约我两次,说是带我去看她男朋友。第一次我直觉告诉我有鬼,直接拒绝了,第二次,她又约,没法朋友嘛,总得去。



想不到她真的骗我,而且还廉价的为了一百块置友谊而不顾。说好上去见她男朋友,却把赖柏荣带来见我,你为什么说谎呢。



而我最后一次联系她,是与她的一次视频,我也是直接问她,有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她与我打了一轮太极,最后也是没有承认。

莫非/写于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