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你本来就是孤品,为何活得像个爆款?

文|卷毛维安 简书签约作者,公众号:维安记。 不久之前闲着无聊,萌生了一个念头——“想要采访10个95后的大学生,听听他们对于当下生活的思考。” 在我还没有构思好这个计划的时候,采访对象们被定位为:“那些比同龄人优秀的95后”,可在我遇到了第一位采访者之后,我改变了自己...

你本来就是孤品,为何活得像个爆款?

文|卷毛维安

简书签约作者,公众号:维安记。

你本来就是孤品,为何活得像个爆款?

不久之前闲着无聊,萌生了一个念头——“想要采访10个95后的大学生,听听他们对于当下生活的思考。”

在我还没有构思好这个计划的时候,采访对象们被定位为:“那些比同龄人优秀的95后”,可在我遇到了第一位采访者之后,我改变了自己的初衷。

怎么说呢,这个采访对象好像属于这个范畴,又不属于这个范畴。总之,她的出现让我反思了这个定位的正确性。

遇到她的的时候是在长途客车上,我们意外地成为邻座,最开始我们都戴着耳机低头刷朋友圈,在付车票钱的时候她少了一块,我掏出了口袋里多余的一个硬币,于是我们的对话就这样开始。

3个小时的车程,足以让两个完全陌生的同龄人无话不谈。

我姑且叫她阿某吧,“刚进大学的时候,我是芸芸众人中的某一个。”她这样描述自己。

那个剪着齐耳波波头,发尾带点芥末绿色的女孩子穿得很潮,头上一顶麂皮的贝雷帽,脖子上戴着choker,有点像《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玛蒂达,阿某目前在上海一所还不错的学校读大三,课余时间喜欢跳街舞,特别是爵士,目前和学长学姐一起办了一个舞蹈工作室,经常有商演。

我们的专业相去甚远,一个学中文,一个学会计,聊起大学里的种种,路上颠簸摇晃,也是一路欢笑。

我摸着她芥末色的发尾:“我觉得跳舞的人都好酷啊。”

她笑起来很爽朗:“现在很多人说我酷。但是你知道吗?我大一的时候,没人说我酷。都是我觉得别人酷。”

你本来就是孤品,为何活得像个爆款?

阿某是个上进的女孩子,或许并不是天生就那么聪明吧,高中拼命地学习,换来一个尚可的成绩。

“我刚上大一的时候是个傻白甜,确切的来说是个傻白”。她刚进大学那一会儿,励志要做一个偶像剧中的女神学霸,所以高中毕业就对着“大学生必做指南”开始制定自己的“女神自塑计划”。

因为喜欢看韩剧,大一的时候,阿某放血了几千块,报名了一个韩语教学班,没上两天,舍友买了一把吉他,她也心痒起来,为自己添置一把,参加了演讲协会,有同学找她一起参加新闻通讯社她也好啊好啊,每天晚上,阿某还要继续练舞,参加表演。

时间和精力很快就不够用了,阿某用着“反正别人都在进步,我不多努力一下就赶不上了”的理由安慰自己。更重要的是,颇有好感的班长也成为了她努力构建自己的理由之一。

“我们班长真的是一个特别优秀的人,还特别聪明,学起东西特别快。”有这样的人在身旁,愈发地煽动起“想要变好”的焦虑,只不过有时候越焦虑,反而愈盲目。

大一时得难以走近的班长,现在是成为了阿某的恋人。大二的校园晚会,班长看了阿某跳主角的街舞演出,在后台她送了一大束淡绿色的玫瑰花。

你本来就是孤品,为何活得像个爆款?

和班长在一起之后,阿某打算重新审视自己负担过重的生活。

“那段时间我天天在舞房练solo,最后一个离开,在回宿舍的路上想了半个月,最后打算把该放弃的都放弃。”后来她修正道:“也不能说是放弃,或许本来就不适合我。”

于是在大二结束的时候,她把韩语课专卖给了同学,推掉了演讲协会的职务,放弃了耗时又薪水不高的文艺咖啡店收银员工作,抹了抹吉他上的灰。用自己的省下来的钱,和学长学姐一起办工作室。

她说做了小半年的舞蹈老师,很累,但是从来没觉得烦:“或许这才是我真正喜欢的东西吧,我觉得我可以一直跳下去,直到有自己的工作室。”

我觉得自己和阿某蛮像的,在最开始的时候,总怕自己的成长过程中会落下什么。曾经有很多决定都是“参考”他人之后的结果,拼命奔寻之后才发现,或许适合别人的,不一定适合自己,别人喜欢的,自己不一定真的喜欢。

“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我们班长也是女的。”

我一向尊重每个人的选择,听后与她相视一笑。同时转身悄悄在备忘录里敲了一个标题:“你可真是个闪闪发光的阿某。”

分别前阿某拉住我:“给我你支付宝,我把那一块转给你,我不习惯占人便宜。”

我摇头,她皱眉。

“就当我用这一块钱买了你的故事吧。”

你本来就是孤品,为何活得像个爆款?

这个阿某身上带着很多人的影子,但幸运地是,她是那个从那些影子里跳了出来的人。

现在又很多大学生都是如此,包括我自己。会时常在人群中陷入一种“落后于他人的恐慌”,于是草草地从别人的生活选项里挑出一个,名其曰“奋斗目标”。

真的对这件事情很喜欢吗?好像也并不是,常常还没奋斗三天就泄了气。有时候光顾着追求所谓的“优秀”,而忘记什么才是适合自己的。

我以为自己是在追求的是“多才多艺”,后来才发现自己追求的是”不要被落下”,对于某种刻板的“优秀”,追求的人多了,反而成为了一种平庸。再险峻的高峰都夷为平地。

你是优秀的,但这种优秀不过是“批量生产”的,纵使有多光鲜亮丽的前缀和光环,末尾依然是“泯然众人”。

被批量生产出来的“精英”,丧失了个性,独立的判断力和自主思考,依然是廉价的。

其实你认为的“那大多数”和你一样持着观望态度,只不过你们默契地跃进汹涌的“大流”。

可是有可能自己真的就是那“小部分人”,委屈自己挤入大众容器的形状,疼了还不敢说。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