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你是我今天必须坚强的理由

文/卢思浩 小时候住得很偏,想去书店得先走两百米到车站,花三块钱坐公交车到市区。我常缠着奶奶,奶奶很疼我,经不住我纠缠就老带我去书店。从家里去书店要一个小时,可我从来不觉得这一小时有多漫长。 那时市里的新华书店也不大,只有两层。一楼有很多畅销书,二楼放着实用类的书,只有一小快...

你就是我今天必须坚强的理由

文/卢思浩

小时候住得很偏,想去书店得先走两百米到车站,花三块钱坐公交车到市区。我常缠着奶奶,奶奶很疼我,经不住我纠缠就老带我去书店。从家里去书店要一个小时,可我从来不觉得这一小时有多漫长。

那时市里的新华书店也不大,只有两层。一楼有很多畅销书,二楼放着实用类的书,只有一小快=块摆放着少儿读物。我记得买的第一本书是三毛流浪记,当时我还买错了,多花了十块钱,心疼了我一个星期。

再大了一些开始买漫画书,七龙珠,一共有四十二本。我天天省吃俭用,有了钱第一时间就拉着奶奶陪我去书店。很快我集齐了一套书,一个月后我发现少了两本,为此我跟我奶奶发了一顿无名火。她一个劲地哄我,我只知道生气,等到晚上的时候我发现那两本书在我的枕头下面。

印象里那是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又可怕又无知又任性。

上了初中,我爸换工作,我们一家搬到了市区。到了市里之后,去书店就不用乘那么久的公交车了,可是我又不舍得打的,尽管那是起步价只是7块钱。

走路去新华书店一小时不到,我就自己走着去。

书店已经翻新过了,有了三层,书也比以前多得多。底楼旁边还开了一家很小的冰淇淋店,每次买完书觉得累了我就在冰淇淋店坐着,直到店员催着我买东西我才走。二楼新开了音像作品的专柜,我买了很多卡带,周杰伦的八度空间,王菲的将爱,五月天的为爱而生,那时我妈以为我是在听英语单词,其实不是,复读机里装的都是这些音乐。

初一我还常拉着奶奶去书店,衣服也是她们买回来给我我就穿。再大了一些,初三,我就开始自己买衣服了,那时候很叛逆,觉得爸妈选的衣服都不好看,偏要自己选。

奶奶有时也会问我,要不要去书店,我都是甩甩手说不用了我自己去。

到了高中,我又搬了一次家,这次搬到了市中心。市里不再只有那一家新华书店了。可我还是偏爱一直去的那家。现在书店有了4层楼,每层楼的面积也更大了,只是我现在不再买那些“课外书”了。

再后来,我就不去书店了。

重新去书店,是出国两年后回国。那时候最浮躁,做什么事都无聊。实在无聊就跟朋友逛书店买了几本书,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只是尽管家里的书越来越多,我再也没让奶奶陪我去买过。

我奶奶和我妈每隔几个周末就会去逛街,我妈总是半开玩笑让我陪她逛街,帮她挑衣服,可是我总说没时间。其实我也不在忙什么,不过是上网或者跟朋友聚会。

直到有天我妈用半开玩笑的语气和我说:你又要出国了,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一起逛街了。

我才发现其实我很自私。小时候想去书店了就缠着奶奶,也不管她的身体到底好不好,那时候夏天很热,等公车的地方只有一个站牌,根本没有地方躲太阳。奶奶帮我挡太阳,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曾经高大的背影已经只能够到我的肩膀了。

四年级时,妈还在乡下工作,很少机会去市里。

有一次我在看四驱兄弟,我正好回家,我指着四驱车对我妈说我要这个模型。我妈笑着说最近很忙没有时间,以后有空了带我去买。我当时朝我妈发了一顿火,说了很多话然后摔门进了最近房间。两个星期之后,一直没时间去市里的妈妈,给我带回来了这个模型,可我居然嫌弃说这不是我要的那一款。

如果有时光机,我一定穿越回去抽自己一巴掌。

我重新看起书来这习惯,倒是让我爸很开心,他常说看书是开阔眼界的好方法,你没有办法经历一百种生活,但是你能看一百本书。后来就到了现在了,我家里的书已经堆满了书柜,我妈每次整理都很费劲。奶奶每次看我出门也不问我去哪里了,自从上了高中以后她再也没问过我要不要陪我去书店,她的身体已经不像我小时候那么的好了,现在看起来比以前苍老多了,可是她还是一如往常地照顾我,担心我,就像我从没长大一样。

回国后我执意要给家里做顿饭,出国多年的我也算是得心应手,可我奶奶只是不放心,她在我不在的时候把菜都偷偷切好了,我当时到厨房间看到她的背影真的只想哭。出国的时候,我奶奶老实说不用担心家里,让我安心,然后转过头去偷偷地抹眼泪,我总是笑着说,没事的,又不是不回来。

老人是最寂寞的,我听说我们永远不应该和老人小孩生气,因为一个人生才刚刚开始,什么都不懂,一个人生接近尾声,应该尽量快乐。

去年妈妈突然动了手术,全家人都不让我知道,我也很忙没有跟家里联系。直到有天我爸说我妈想我了,我才问起怎么了这才知道我妈躺在床上刚动完手术,虽然事后得知是很一般的小手术,但是当时我一个哆嗦手机差点没掉地上。

我这才知道,爸妈都已经青春不在了,他们曾经也有梦想,也曾风华正茂,只是现在他们的梦想变成了我,他们把自己的下半生都倾注在我的身上。他们从来就不欠我什么,是我欠他们的,可是我还在一味的索取。

写第一本书的时候是一直瞒着爸妈,主要是怕我爸说我不务正业。后来出书后,虽然我爸还是常常数落我不务正业,可是他却是第一个把我书看完的人。现在我站在我爸身边已经比他高出很多了,他总是不服输地说我没比他高多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这么说的时候我都很心疼。

我妈每次跟我电话都问我,钱够不够用什么的。我每次都说够了,可她下次还是会问,其实我妈赚钱挺辛苦的,其实我知道她就是担心我过得不好,所以我从来不在她面前示弱一次。虽然我常跟我妈闹别扭,可是在我心里,她就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没有之一。

现在我去了北京,每天东奔西走,有时候忙完半夜又怕打扰我妈,久了我居然很久不打电话回家。我是什么时侯起跟爸妈联系越来越少呢?我其实也记不清了。

记得以前看过一篇日志,里面写;为何人要背负感情。人活在世上已经很不容易,为何却要懂得“情”字,为何要为所爱之人,心疼。亲情、爱情、友情,哪一样不是沉甸甸地压在我们心头最脆弱的那一尖上。为何人会有贫穷、寒冷、疾病,会有不顺心、会有委屈、会有泪水;为何人会有分别、不舍、担忧。而每当人去遭受这些的时候,爱着自己的人也一样遭受着这些。

人为何要背负情感?因为我们只有经历了这些,才能更好地安慰他人。一个人会觉得过不去,是因为他只想到自己,想想身后的父母和朋友,就会觉得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你的父母正在为你打拼,这就是你今天需要坚强的理由。

你就是我今天必须坚强的理由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