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碰巧我也是

1. 文/勺布斯 土豆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天还黑着。 玉米睡在他旁边,没穿衣服。 土豆有点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于是他就那样坐了起来,仔细将玉米端详着。问她,“我怎么在这儿?” 玉米迷迷糊糊醒过来。说,你晚上喝多了,忘了吗。 土豆挠了挠脑袋,然后翻身下...

碰巧我也是
1.

碰巧我也是

00:00/00:00

文/勺布斯

土豆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天还黑着。

玉米睡在他旁边,没穿衣服。

土豆有点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于是他就那样坐了起来,仔细将玉米端详着。问她,“我怎么在这儿?”

玉米迷迷糊糊醒过来。说,你晚上喝多了,忘了吗。

土豆挠了挠脑袋,然后翻身下床。

玉米坐起来说,你去哪儿?

被子滑落。土豆不好意思看,就说,我回家啊我。

“不吃点东西了?”

“不吃了。”

土豆背过身去,穿上裤子。

将要走的时候,土豆说,“忘了昨天的事儿,行吗?”

玉米有点愕然。

土豆接着说,“你也知道,那样不好。”

然后就这么走了。

 

自从上一次分手到现在,玉米已经一个人生活了两年多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工作一个人逛街,生活有条不紊。有时候发生一点开心的事,有时候发生一点不那么让人开心的事。

她的冰箱里总是备着啤酒。睡不着的夜里,就坐在阳台边的藤椅上——

“那可真是个舒服的藤椅呢。”玉米对土豆说,“有机会去我家坐一坐,在那个位置,一面喝啤酒一面看外头的天,感觉棒极了。”

“噢。”土豆停了下来,连带着玉米也停了下来。

“不然,我们去你家喝酒吧?”

玉米看着土豆,土豆的背后是夕阳和连绵的云彩。在巨大的立交桥下背着光。

玉米望着土豆背后的方向,眯了眯眼睛,然后说,好呀。

 

“为了款待你,我决定拿出家里最贵的酒。”玉米从冰箱里数着。

土豆坐在沙发上看着外头。

他也不知道自己喝的是什么酒,他的心里在想另外的事。

说不清的事,不愿意承认的事,或者难以面对的事。

总之就是那样了。土豆一口气喝光一瓶,然后爽快地叹了口气。玉米就给他另外拿了一瓶。
“人总是要死的。”玉米说,“说不定哪一天,我就要离开了。”

“为什么?”

“觉得那样很美好。”

“美好?”

“对,在40岁的年纪里死掉。”

土豆朝窗外看了一眼。

17楼那么高,一切都变得渺小起来。连生命也是。

 

玉米和前任的男朋友还是有点藕断丝连。不知在什么时候,那个人的电话就会打过来。

玉米不喜欢拒绝,又不喜欢看到别人不高兴。

“所以一直这样?”

“唔。”玉米点了点头。

“这样可不好。”

“不知道应该怎么拒绝呢。”玉米喝了口啤酒,然后看着窗外出神。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玉米不说话,土豆也不说话。

从来没有这样一个时刻,两个人之间的空气是安静的,也不会觉得尴尬。甚至,一直继续这样下去才好。能感觉到另外一个人的呼吸,就能感到安全。土豆这么想着。

然后天空下起了雨。

“刚刚还看到云彩。”玉米说。

“那个是晚霞。”

“看到晚霞就会下雨么?”

“不知道。”土豆站了起来,两个人一起关窗。

 

从玉米家离开之后,土豆站在街上,等了一会儿出租车。但是车还没有来。

凌晨街上看不到行人。

刚才还有些许醉意,晚风吹拂,似乎也就不是那样头昏脑涨了。

土豆回头看了一眼,玉米家里亮着灯。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点上,默默抽着。

 

玉米趴在床上看书。

书上的字很多,密密麻麻,像从书里跳了出来,错综无序。她一个字也没有看懂,什么也看不进去。

有点泄气,有点惆怅。

“孤独不可怕,可怕的是冷清。”

这是玉米写在日记上的文字。一个人生活没什么不好,只是,如果生活里闯入了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又离开了。总会感到冷清。

因为空气里就没了被人们称之为“温暖”的东西。

敲门声是在玉米想到这儿的时候传来的。她走过去打开门,土豆就站在门外。

两个人对视着,然后土豆将玉米拥在了怀里。

结局应该是这样的。

如果是这样的那该有多好。

土豆坐在车里想。

 

2.

朋友间还是不要太喜欢,会变成爱情的。

蝌蚪这么对土豆说,然后推了推眼镜。

土豆看着蝌蚪,一直看着蝌蚪——大概有十秒钟。

蝌蚪说,“你在看什么?”

土豆摇了摇头说,“你刚才在说什么?”

“神经病。”

蝌蚪站了起来。

土豆低下头,认真打游戏。

快要通关的时候死掉了,然后土豆把脑袋顶在了桌子上,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又睁开。重新开始。

 

“有没有体会过这样一种感受,一首歌听到一半的时候戛然而止,脑袋里总会盘桓剩下的旋律。爱一个人爱到一半的时候也是这样。”蝌蚪说。

“如果一切只是刚刚开始呢?”土豆说,“不,不只是刚刚开始。是从中间的地方开始的,省略了前头。”

“没有从中间开始的事物啊。”蝌蚪说:“故事是在冲突发生之前开始的。举个例子,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是在两个人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因为两个家族的人不和,互相仇视,否则就不能再发生以后的故事了。能明白我的意思?没有从中间开始的事。”

土豆皱了皱眉。

 

天气难得很好。

从公司里走出来的时候,能看到天边的夕阳,还有连绵的云彩。在巨大天桥下。

土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又走到这条路上来的。那场景似曾相识——就在不久前发生过的。

土豆想了起来,那天他和玉米两个人喝完咖啡,原本说要一起吃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停在了这儿。他对玉米说,想要和她一起喝酒。

是因为夕阳太美。土豆这么想着。抬起头来,一直看着那儿。心里似乎有了一点确定的东西。

于是他走到两个人碰巧遇到的那家咖啡店里点了两个汉堡和一杯水。

一口气全部吃掉了。

他站了起来,朝着玉米家里走去。

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冒昧?土豆想,有点忐忑不安。因为不知道会不会被拒绝。

只是,被拒绝了也好。

“那样旋律就可以结束了。”

17楼。

土豆敲了敲门,没人应。

土豆又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陌生的女孩子。

土豆有点错愕。

那个女孩子问他,你找谁?

土豆说,我找玉米。

女孩子说,玉米上周就已经搬走了。我是她的朋友amay,有什么事需要我帮你转告她么?

土豆想了想,摇了摇头。

“那不打扰了。”土豆说。

 

3.

游戏还是没有通关,总在最后的时候死掉。

蝌蚪偶尔会从工位上走过来喋喋不休。

公司里来了新的CEO,身边的同事换了一波又一波。

土豆有时候努力工作,有时候不会。

蝌蚪说他快要走了。

土豆有点不舍,但也没多表示什么。

“要是能再见面就好了。”蝌蚪说,两个人在阳台上吸烟。

“总能见到面的。”

“那倒不一定。”

“只要愿意,总能见到面的。”

“不一定哦。”

“为什么?”

“因为见面这种事,一定要两个人都愿意才行。不然就只剩下碰巧了。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少会有碰巧这种事。”

“哦。”
“不会因为我的离开感到不舍吗?”

“有一点。”

“只是一点?”

“对,只是一点。”土豆说,“人总是要相互告别的。”

“能给我一个拥抱吗?”

土豆皱了皱眉,但还是点了点头。

蝌蚪把土豆紧紧抱住,说,“你说得对,人总是要相互告别的。”

两个人分开了。

蝌蚪回去工位收拾东西,土豆没回去,一直站在阳台。

快要下班了。

最近他总是在这个时间来等待夕阳。偶尔会看到连绵的云彩,大多数的时候不会。

但每当看到云彩的时候,土豆都会觉得很快乐。

等他转回身的时候,蝌蚪的工位已然空空如也。

“人总是要相互告别的。”土豆想。

 

4.

玉米看上去很高兴,总是在笑。笑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某种光彩。土豆从来没在其他女孩子的眼睛里看到那样的光彩。

记忆里曾经有过,但记忆是个模糊不清的东西。

所以土豆也想不清楚,到底是玉米的眼睛真的闪烁着他从未见过的光彩,又或者只是记忆使然。

大概是后者。

后来土豆又去了玉米的家里,开门的还是那个女孩子。

“又是你?”

“对。”

“玉米已经不住在这里了呀。”

“哦。”

“那么……”

“能进去坐一会儿?”

“当然。”虽然有些疑惑,但amay还是给土豆打开了门。

两个人坐在土豆第一次坐的藤椅上,窗外是夕阳和连绵的云彩。

“喝点什么?”

“有啤酒吗?”

“整个冰箱都是。”amay笑了起来。

土豆有点错愕。

说不清,但大抵是类似回忆的东西。

脑海里的旋律没有停止,所以没法不去追寻。

“如果有人帮忙按掉开关就好了。”土豆说,“这样那个声音就不会再在脑海里面出现。或者……”

“或者当时能把故事继续下去?”

“对。”土豆点了点头,“你知道戛然而止的感觉不好,整个人就停在那里了,走也不是,栽倒也不是。不上不下的。”

“那倒也是。”amay说,“要不,发个短信试试看?”

“这……”

“没试着联络过对方吗?”

“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哎呀,就说我很喜欢你之类的。”

“这样可以?”

“女孩子都吃这一套的。”

“会不会太直白。”

“直接一点才好啊。”amay说。

土豆掏出了手机,斟酌了一会儿说,“这样可以?”

“试试看。”amay和土豆碰了一杯啤酒。

于是信息就那样发出去了。

时钟在走,土豆能感到自己心跳加快了些速度。

短信的声音响了起来。

土豆深深呼吸着,闭上眼睛再睁开,看完后笑了那么一下。

“怎么?”

“旋律停止了。”土豆说。

 

5.

“最近怎样?”

“还好,你呢?”

“有时间见面吗?”

“你在哪里?”

“百子湾。”

“碰巧我也是。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