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千万次动心

用时间衡量感情注定是个错误。...

千万次动心

千万次动心

00:00/00:00

本文由作者july鲸鱼授权首发

千万次动心,并不需要千万次奋不顾身。

每次在雾霾天里,总有种清醒的梦幻。会觉得世界会突然变大,变得直到看不见自己;静下来听着脚步声,又觉得在这样的气氛里,好像只有自己。

矛盾交替的感觉贯穿着我的人生。虽然自己并不是什么唯心主义者,可是活了这十几年未曾改变的想法是人生大多数时间就如同梦境,浮沉与欢悦,有时短暂得容易丢失记忆。

他就是在这种天气下离开我的。没有拖泥带水的犹豫和不舍,爽朗的再见模糊了未来所有的心情

我被他的离开吓住了。一直以为他是不会离开的。或许情到深处时总有个错觉,这个人就是最后相伴到老的那个人。我带着这种错觉和他好了三年。

三年。多么伟大的数字。我一向尊重时间。也没有刻意地去在乎。脑子里漂浮地还是昨天和他一起去商场买衣服的情景,而如今他已经走了。

来得突然。走得也突然。只剩我在这里大脑凌乱,四肢僵硬。

我习惯叫他土豆。原因是他的脸很圆。你一定会反应“那他一定很丑咯。”没有,土豆长得还是国家3A级水平的,只不过他的脸是那个形状而已。

和土豆认识是一起在奶茶店做兼职。小小的店面有我和他两个兼职,外加老板和老板娘两个人,听起来可以凑一块儿打麻将了。可生活没想象得这么和谐,老板抠门不说,我稍微做错点儿什么就呵斥我。每当这个时候,土豆总趴在我耳边说:“不用跟他计较哟。他是脑子被门挤了。”

我和老板娘轮流在前台卖奶茶,后来老板觉悟到土豆的长相还是不错的。自从让他在前面后,生意骤然火爆了很多。

闲暇的时候我看着土豆的背影啧啧称奇,这么大块肉,卖不少钱啊。

打工的日子当然是辛苦占主要的,可总觉得和土豆混熟了后,竟然期待每周的工作。可能是因为他太逗了,老是逗我。

我是穷才打工的。至于他我就不了解了。土豆怎么看都不像是穷人家的王二麻子。他用的是苹果手机,上下班竟然开个车,虽然是个普通的QQ。我一直不理解他跑出来和我们抢饭碗是个啥意思。

奶茶店不管饭,基本我们都在美食街的其他小摊解决。买饭的任务自然是他的。时间长了,他完全了解了我的口味。什么中午一定吃米饭,比如黄焖鸡之类的;要不然就要碗馄饨。只要是肉,来者不拒。不幸碰上大姨妈那几天,我总是不给他好脸色看,可他永远乐呵呵的。老板训我时,仍旧趴在我耳朵上说俏皮的话。

“你以后干什么?”他有次问我。

“去考公务员。考不上先当个小职员。”我也没有认真回答他。

“这么向往平凡的生活啊。听起来都是很基层的被别人使唤的活儿。”

“总比在奶茶店好。”我说。

“你呢?”

“做个旅行家。”我盯着他看了半分钟,发现他很严肃的样子,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夏天干的时间延长到很晚,都是他送我回学校。坐在车里,把车窗拉到最低,享受着夏天独有的清爽。然后基本没和他说几句话。直到有一次,他轻轻握住了我的手。

“你以为单手开车很屌么?”我说。

“没有。很舒服。软软的。”他依旧是淫荡的笑容。

我笑了笑。没有把手抽出。

就这样在一起了。我们也没有什么约法三章。彼此都是持放养的态度。学校放假之后,一连三天他都会没有消息。刚开始我还会疑神疑鬼,后来就习惯了。

反正他会一直在。

假期通常被他用来旅游了。他家有钱得很,不过他旅行的钱大部分是自己出的。我经常会收到他寄来的来自乱七八糟地方的明信片。

他在外的日子里,其实我很思念他。可我一直忍着没有说。我总觉得尊重一个人的自然状态是应该做的。

一般开学了,我们就见面了。他会整天和我腻在一起,一起牵手去看电影,吃饭和玩游戏。那是我觉得最幸福的事情。

我总以为这会是一直自然的情节。可是未曾料到他首先和我摊牌了。

他的移情,我以为只是时间久了就会忘的艳遇。

可是他并不这么想。他说她有多了解他,他说他们多像多像。而我只是冷静地看着他的梦想,远远地,不靠近。

“那你为什么还要选择我?”我说。

“当时的确是动心了。现在是后悔了。”他说的煞有介事。

“对不起。”他说。

一直以来被他逗着宠着,我甚至忘记了爱情的期限这回事。一直以来,我看到的都是他的那些搞笑和快乐,可是从没想到有天他会亲手推掉这面墙。

分手后,我回到宿舍。用剪刀一点点剪碎了我送他的泰迪熊。舍友们以为我精神失常了。

我知道我只是失望了。三年,我以为的很长时间,听起来所有故事都该有个结局了。可是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开始。

用时间衡量感情注定是个错误。我唏嘘。

三天没有出去吃饭。终于受不了面包白开水的单调,开始新生活。

直到一年后收到他从挪威寄来的明信片。我看着这一行字:bless you are happy.

我的心突然澄澈了。我没想到我们还会有联系。彼此也没有问彼此的近况,我想过去的某次深情不过是他百万冲动的一段。他那么自由又放荡的人,又怎么会为你停留,你只不过是他的一次收藏罢了。

突然也释怀了。曾经的那些彻夜未眠,也只不过证明了我们都是感性的动物。

天真的以为,每次动心,都会奋不顾身,粉身碎骨。


july鲸鱼,此生喜欢大口吃肉喝酒的恣意生活,执着于内心流浪。文字是信仰,也是爱。新浪微博:@july鲸鱼 微信公众号:「july鲸鱼的早安和晚安物语」 微信ID:「julyjy798」

document.getElementById("Leyout101").style.display="none";Three bedrooms, main with dual built in robes, share the family bathroom with separate bath and shower plus a separate toilet off the laundryHe pleaded guilty to a reduced felony, along with two other defendants, and was sentenced to four months in Maricopa County jail beginning in January 1997 and three years probation, Cobb said.mk handbags uk
It would be straightforward to prove that it physically possible that my Saab was delivered to my driveway, unbidden, by a generous and anonymous Swedish benefactor.mulberry handbags sale
If you live in a bigger building, you probably want to confine your invitations to just the people on your floor unless you’ve gotten to know some people on other floors.mulberry sale uk
And many of those who don’t live in the city of Philadelphia.mulberry sale uk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