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欠一个勇敢

文/Summer_南夏 我想讲一个 女追男的故事   现在 我的思绪万千 如果不把这个故事说完 我一定会睡不着觉   对于我来说 所有勇敢追求爱情的姑娘 都是好汉子 因为 我永远都做不到这样 可乐姑娘 就是这样的一个好汉子 我对她的崇拜 如滔滔江...

欠一个勇敢

欠一个勇敢

00:00/00:00

文/Summer_南夏

我想讲一个 女追男的故事

 

现在 我的思绪万千 如果不把这个故事说完 我一定会睡不着觉

 

对于我来说 所有勇敢追求爱情的姑娘 都是好汉子 因为 我永远都做不到这样 可乐姑娘 就是这样的一个好汉子 我对她的崇拜 如滔滔江水 连绵不绝

 

可乐姑娘问我 “你觉不觉得 嘉铭对我有意思”

我问 “我没有觉得啊”

她说 可是 我发现 我走到哪 都能碰到他 我去食堂吃饭 碰到他 去体育馆锻炼 碰到他 去上个厕所 也能碰到他 我怀疑 他一定在暗地里监视我的一举一动

我说 只是巧合吧

可乐姑娘不罢休 说 “这世界上 哪有那么多巧合 他一定对我有意思 所以 我决定 我要追他”

听到这里 我彻底被可乐姑娘的神逻辑所拜服 实际上 学校也就巴掌大 嘉铭和我们在同一栋教学楼还在同一层 嘉铭喜欢运动 经常去体育馆锻炼 学校食堂就两个 一个巨难吃 所有人都挤破头去另外一个 所以 碰不到 才有鬼类

可乐姑娘是行动派 她才说完 要追嘉铭那句话 下一秒 就找熟人 要到了嘉铭的电话和微信 开始搭讪 “嘿 我是A班的可乐 我可以约你去跑步吗”

天啊 我的可乐姐姐 哪有约人跑步的

可是 她成功了 所以 学校里 每天多了一幅可乐姑娘和嘉铭一起跑步的画面 当然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夕阳西下 一对恋人并肩漫步的美好场景 而是嘉铭迈着大步伐 甩了可乐姑娘一圈又一圈的 凄惨画面 跑了几天 可乐姑娘受不了了 跟嘉铭说 咱们又不是比赛 慢点跑好不好 嘉铭觉得 这个姑娘真有意思 自己要约我跑步 现在还敢提条件了 又觉得可爱 便答应了 跟着可乐姑娘的步伐 可乐姑娘每天必备两瓶水 一瓶脉动 一瓶纯水 每次跑完步 就立马把脉动递到嘉铭面前 歪着头 笑着对嘉铭说 给你 嘉铭总是淡淡的说一句 谢谢

 

体育馆当然只是第一战场 接下来 还有嘉铭打工的咖啡店 可乐姑娘每天报道得比上课还准时 总是点一杯芒果奶昔 和一个提拉米苏 一呆就呆到嘉铭下班 下班的时候就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可乐姑娘总是睡眼惺忪的问嘉铭 “你下班啦 终于下班了 我好困哦 嘉铭” 嘉铭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说 “走 回去了” 可乐姑娘快速跟在嘉铭身后 就怕跟丢了 总是找各种话题跟嘉铭聊天 嘉铭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嘉铭 你喜欢吃提拉米苏吗 嘉铭 巧克力 你是喜欢吃夹心的还是黑巧克力 告诉你哦 我喜欢吃黑巧克力 因为 它苦苦的味道 才会让我感恩生活中每一个甜甜的时刻 嘉铭 你喜欢听什么歌啊 有喜欢的歌手吗 我喜欢孙燕姿 她的每首歌 我都会唱哦 但是我唱得不好 还是不唱给你听好了  说是聊天 其实 最后都成了可乐姑娘的自言自语 不过 她不在乎 自言自语也好 自娱自乐也罢 她只是想 他在身边就好 离她这样的距离 就很好了

 

可乐姑娘是纯南方姑娘 对于北方的气候 总是难以适应 时常一病就病好久 然后好没几天 就又病了 有一次可乐姑娘 还是没抗住 发烧了 那天 她没去体育馆 也没去咖啡店 她在宿舍里快烧糊涂了 她还是起身发了条信息给嘉铭 “嘉铭 你说发烧到39度也可以不吃药不打针 我就真的没这么干 ” 可乐姑娘想到有什么东西落在教室忘了拿 舍友出去帮忙买晚餐 没有人在 只好自己裹着羽绒大衣往教学楼走去 楼道里 刚好遇到了嘉铭 嘉铭走近她 伸手放到可乐姑娘的额头 说 还烧得厉害吗 可乐姑娘愣住了 没晃过神来 只是感受着嘉铭手背传来的温度 顿了一会儿 说 “呃 好多了”然后就跑掉了 回到寝室 可乐姑娘就跟失了魂一样 一直回想起刚才的画面 嘴角微扬 或许真的是爱情的力量吧 第二天 可乐姑娘就奇迹般的复活了 跟没生过病一样

 

他们的关系一直这样 谁也没再进一步 打破这样的平衡 可是 后来有一天 可乐姑娘照常在咖啡店等嘉铭下班 走在路上 可乐姑娘问嘉铭说 “嘉铭 如果有一天 我消失了 你会不会找我 会不会不习惯 会不会 想我……”嘉铭没说话 他觉得 他总是喜欢问这样无厘头的问题 “嘉铭 过几天 我就要走了 我们全家要移民到墨尔本”

 

一个月后 可乐姑娘走了 带着对嘉铭的那份思念 一起飞到了另一个国度 她一点也没觉得遗憾 因为 她勇敢过

 

【我】

 

可乐姑娘很勇敢 可我一点都不勇敢

 

我注意嘉铭很久了 嘉铭不是那种让人看一眼便印象深刻的人 因为 直到后来 我才想起 原来 那个时候 我们就已经说过话了 那是一个午后 我和朋友锻炼完 想冲个澡回家 可是洗浴的地方一直调不了热水 只好去找人帮忙 体育馆的人走的差不多了 就剩下嘉铭和他的朋友 我走过去便问 热水器调不了热水吗 他说 热水器坏很久了 要半个月之后才有人来修 我道了声谢谢 便失望地走了 是啊 那时候 我对他并无任何印象 那 我是什么时候 开始注意他的呢 你不高 也不算帅 但是 你很善良 很爱笑  你不抽烟 不喝酒 在学校好好学习 在外好好打工 你说 你要快点攒钱 在市里买一套房 把爸妈接上来 我想 我就是从那个时候 开始注意你的吧 因为在一个社团 我们频繁的接触 不知不觉 心中那棵萌动的小苗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 开始在慢慢的茁壮成长 你对我不差 但你对别人也一样的好 所以 我不知道 你对我 到底 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我也从不做太过主动的举动 我害怕 你看穿了我的心思 所以 直到现在 我都没有你的电话和微信 这样的关系 是不是太过生疏了

 

有一次社团做活动 活动最后有个游戏 是在每一个人背面贴上一张纸 然后别人在你背后写下对你感受或者期望 我是活动的摄像 但我不愿意落下这个环节 我说 我也要我也要 嘉铭第一个跑过来 在我背后写了一串的话 后来 我在那张纸上的众多字中寻找到了它的字迹“晚上可以约你吗 ” 我很惊讶 你这是玩笑 还是向我示好 我不敢确定 只是心里默默的回了一句 “当然可以” 那张纸到现在 还被我好好的保存在 属于我的记忆盒子里

 

我每天都去体育馆锻炼 只是想要遇见你 想要听你对我说 我们一起打球吧 我每天都算好时间去食堂 只是想要看到你 对我微笑点头 像是每日一次的问候 我喜欢你在我旁边跑步的时候 你教我 跑步要调整好呼吸 才不会觉得累 跑步的时候 我总是塞着耳机 听着歌 看着对面玻璃窗上你的身影

 

对于北方的天气 我依然适应不了 总是生病  有一次感冒得严重 大半月也没好 快好的时候 发现 你却感冒了 你说 “因为你传染给我了呀 所以 你才要好了啊” 我问 有没有吃药 你说 你生病不吃药 这点跟我真像 不爱吃药 不喜欢打针 可是 我还是悄悄的买了感冒药 在上面贴上了纸条 附言 至少能缓解一下 没有署名 那天 我们刚打完球 坐在一旁休息 我一直在找话题和你聊天 有一句没一句的 我觉得 你好像想对我说些什么 可是 你还在犹豫 最后 还是说了一句 我去洗澡了 我心里骂 杜嘉铭 你是猪啊 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开口 为什么就不能主动一点点 总是觉得 我们之间的关系 近了一点的时候 又被彼此的沉默 渐渐的拉远 嘉铭 我就要走了  我还没有机会跟你说 我喜欢你 我还没有问过你 你到底 喜不喜欢我 那些无法说出口的话 会不会成为一辈子的遗憾 怎么那么勇敢的我 就是没有勇气 向你再靠近一点点

 

那次发烧 你摸我额头时手背传来的温度 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

 

【嘉铭】

 

第一次见她 是在体育馆 她过来问热水器是不是坏了 后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她总是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很巧 我们又在一个社团 见面机会多了 说的话 自然也就多了 我话不多 看得出来 她总是很辛苦的在找话题 她是大家的开心果 说话风趣 古灵精怪 很爱笑  喜欢唱歌 最常听她哼的 是孙燕姿的 遇见 哦 对了 她也常生病 有一次 还把感冒传染给了我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看不到她的时候 会有失落感 少了她的体育馆 怎么变得有些凄凉 没有她在食堂的问候 感觉这一天都沉闷沉闷的 我好像 有点在意她

 

我开始总是很早就去体育馆很晚才离开 因为我怕错过了你在的时间 就不能听到你那句 陪我打球吧 准点出现在饭堂 听到你的问候 一天的心情和胃口都会变得很好 我喜欢跑步的时候 你在身边 你总是塞着耳机 听着歌 有时候 还会跟着哼出了声

 

那次社团活动 我第一个冲到她身后 写下的那句话 “晚上可以约你吗” 我希望她认出来我的字迹 可是好像她没有 因为 我在静默的等待着的时候 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我有点失落了

我还是不敢跟她要电话号码 我该以什么样的理由呢 直接要的话 会不会太唐突了点 虽然我觉得 这样的关系 会不会太生疏了

 

这傻姑娘怎么又生病了 竟然还发烧了 我说我发烧39度不用打针不用吃药 她就真不打针吃药啊 下了班 我就跑到药店买了药又跑回学校 刚经过教学楼 楼道里看到熟悉的身影 原来是她 怎么病了还这么不安分 看到她 又生气又心疼 很自然的把手伸到她的额头 真烫 她不知道怎么了 愣了好一会 说了句 好多了 就跑掉了 我呆在原地 另一只手 还拿着刚买的药

那天 她跟我说 她要走了 全家移民去墨尔本 我不知道说些什么 回了句 ”哦 墨尔本挺好的”我知道我无法挽留 也没有资格挽留 因为 她值得更好的遇见

 

我们都不够勇敢 才都抓不住 属于我们的爱情 而你也不知道 世界上 所有的巧合 都是我的预谋 只要在靠近一点点 只要再勇敢一点点 你就可以牵我的手

 

后记:可乐姑娘 是我的想象 是心里的另一个自己 是我希望的 那个勇敢的自己 所有的爱情 怕的不是你喜欢的那个人不喜欢你 而是 你没有勇气去喜欢 不管是我 还是嘉铭 因为我们都欠一个勇敢 所以爱情里才会有那么多的错过


hi~我是南夏,是个爱旅行,爱摄影,爱电影,爱文字,爱播音的女孩。新浪微博@LLLLLLin_Min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