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书的情书

文/以莫 秦书谈地下恋爱经常拿我当作幌子。 “妈,我下午跟许阳去图书馆看书。”“妈,晚上我和许阳一起吃饭,知道啦,早点回家。”诸如此类,乐此不疲。 不过有时候情况也很不乐观,秦书会忘记跟我事先“计划”。 我俩家住的很近,有一次碰见秦书的妈妈,主动上前打招呼,“阿姨出来...

秦书的情书

00:00/00:00

文/以莫

秦书谈地下恋爱经常拿我当作幌子。

“妈,我下午跟许阳去图书馆看书。”“妈,晚上我和许阳一起吃饭,知道啦,早点回家。”诸如此类,乐此不疲。

不过有时候情况也很不乐观,秦书会忘记跟我事先“计划”。

我俩家住的很近,有一次碰见秦书的妈妈,主动上前打招呼,“阿姨出来散步啊,秦书呢?”

只见秦书妈妈神色一惊,反问我:“怎么?秦书这丫头没有跟你一起吗?她一个小时前就跟我说找你去了啊!”

“没……没,阿姨您别慌,我是跟她约好去嘉颖家吃饭来着,她可能先去了。”吓得我一身冷汗,每次见着秦书妈妈都是一场文字的斗智斗勇。

 

2

秦书家教很严,从小习得琴棋书画,独生子女掌上明珠。家里门禁晚上九点,比学校宿管大妈还准时。更是明条规定:二十五岁以前不允许谈恋爱。

按照秦妈妈的观点来说,秦书是要考研的。

毫不例外,今天遇上这事儿赶紧打电话给秦书对口供,要是穿帮就惨了。果然,意料之中,秦书跟她男朋友在一起。

“许阳,你快过来。”电话里秦书的声音特别着急,挂了电话之后丝毫不敢懈怠赶了过去。

来到研究生院的我给秦书打电话,没接。再打,还没接,我开始四处瞎找。

远远地望见秦书跟她男朋友在一块空地上拉扯,似起了什么争执。我还来不及到秦书面前,就眼见她被推倒在地。

我急了,快步跑过去冲那男生大喊:“你干嘛?!”同时扶起秦书。

男生什么也没说,看了一眼秦书和我,走掉。

我拍拍秦书的衣服,此刻的她完全没有往常盛气凌人的气势。她像一只受惊了的小猫,就这样静静地站在我面前。

过了好一会儿,她深吸一口气,像是对我说,更像是喃喃自语,“我们分手了。”

一时半会我不知道怎么接这句话,也没想要近一步刺激她,倒是她这样安静的样子刺激到了我。送她回宿舍,一路上默言,感情这东西不是我说劝慰一句对方就能听得进去的。

此时的秦书,从小班就认识的这个姑娘,唯一一次在我面前没有生龙活虎。依然长发及腰,却少了些灵气。

说来我们真正熟络的时候,应该是六年级毕业那个暑假,我第一次被秦书邀请去她家。

那个狂躁酷热的七月,是链接我跟秦书的一根纽带。然后整整一个假期,我们就在超级玛丽,双人魂斗罗,冒险岛,坦克……的游戏中找到了彼此的默契。

印象中的秦书,乌黑亮丽的长发跟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性格就是她的标志。方圆十里同辈中人,谁人不知秦书的辫子可以将人勒死?

但是此刻,我无法再将记忆中的那个女孩子跟眼前的人联系起来。

到了她宿舍之后,跟她舍友打好招呼,一有任何情况立即打电话通知我。

 

3

刚开始的两天并没有出现异常,据秦书的舍友说,一切照旧,吃饭喝水一样都没少。

但第三天,当我再次见到秦书的时候,她却坐在医务室,头发凌乱,一脸憔悴不堪的样子。

“还有一点,只剩一点了。”她见着我来,抱着我呢喃。

“什么一点?”我问。

然后她的舍友告诉我,秦书在宿舍阳台烧情书。

一开始她们以为不可能出什么事乱子,谁料夏天本来空气就躁,夜里风又大,火焰蹿上了阳台上晾干的长裙。本来火势是可以对付的,秦书却一直不让灭火,因为她说她手里还剩一叠东西没有烧掉。

我看着眼前的她,分明是她,又觉得不是她。而此刻她也用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我,还好,那份倔犟我照旧熟悉。

医务室被秦妈妈的到来,蒙上了一层火药味。

“阿姨……不关……”

“小书你没事吧啊?你们老师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宿舍着火了,我跟你爸立马就赶过来了。来,让我看看有没有伤到哪儿?你的头发怎么烧焦了一截……”秦妈终归是亲妈,关切得不需要我辩解什么。

如果刚刚秦书见着我是强忍着泪水,那现下已然全盘崩溃。

 

 

4

第二天,因没有伤势,秦书爸妈再三叮嘱要注意安全也就回了家去。在舍友帮忙解围下,烧情书事件逐渐平息。

而我,理所当然的陪她去理发店剪掉烧焦的那一截头发。

本来长发飘飘的头发,被咔嚓一刀就成了齐耳学生头,秦书说那样洗起头来省事。

接着她拉着我到一块没有多少人经过的大树下,拿出火柴划亮了墨蓝色的夜里。

她把这些剩下的情书烧得滋滋啦啦响,像是在恢复血液般的。当最后一张纸燃尽,她的血液回升到满格。

两全其美,一了百了。

处理好这些连同任何关于那个男孩的所赠物,她神情自若对着这堆黑漆漆的粉末说,“倘若感情就如同这些尘埃,能烧的烧了,不能烧的埋了,该多好。”

 

5

这件事过后,秦书专心读书,不负众望。

一年后,在她研究生毕业的那天晚上,我们一桌子人在秦书家吃最后的晚餐,算是为她践行。

我解酒功能不好,不宜喝酒。

“你知道我为什么跟他分手吗?”秦书喝得云里雾里,“那天早上,我在公交车上看见他从另一个班女生家里出来,我没喊他。”

我给她杯子里到了橙汁,“我打电话给那个女生,她说他在她家住了一个晚上,保证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拿起那杯橙子,喝光了。

我看着眼前的她,分明是她,又觉得不是她。而此刻她也用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我,还好,那份倔犟我照旧熟悉。

我记起一年多以前的那天晚上,她拉着我到一块没有多少人经过的大树下,拿出火柴划亮了墨蓝色的夜里。

她把那些剩下的情书烧得滋滋啦啦响,像是在恢复血液般的。当最后一张纸燃尽,她的血液回升到满格。

两全其美,一了百了。

她说,“倘若感情就如同这些尘埃,能烧的烧了,不能烧的埋了,该多好。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到一面的处理方式,熬不过,是劫难,熬过了,是重生。

 

6

散场了,散场了,秦书被调去云南工作。

而那些曾经,终将沦为过去。

熬不过,是劫难,熬过了,是重生。

人已赞赏
悦读

怎样才能让爱情少一点蹉跎

2015-7-11 14:34:12

悦读

不爱姑娘

2015-7-11 18:10: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