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要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文/郭道甲 (一) “喂,我猛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了。”阿Q对我说。 我当时正对着电脑屏幕撸着,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右手一抖,然后身体一挺,妈的,送一血了! 由于我的操作失误,队友也被我同时坑掉,双双去见了哈迪斯。 然后我和队友展开了口水骂战。 可是我浸淫微博撕逼多...

人要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00:00/00:00

文/郭道甲

(一)

“喂,我猛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了。”阿Q对我说。

我当时正对着电脑屏幕撸着,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右手一抖,然后身体一挺,妈的,送一血了!

由于我的操作失误,队友也被我同时坑掉,双双去见了哈迪斯。

然后我和队友展开了口水骂战。

可是我浸淫微博撕逼多年,在游戏里也难逢敌手,岂是他这种跳梁小丑所能撼动的,根本不需要什么诱敌深入,偷梁换柱,反客为主等计策,直接火力全开,完虐对方。

对方不堪忍辱负重,缴械投降强制退出。

而我也没心思继续玩下去,关掉游戏后,我和阿Q聊天。

“然后呢?”我回。

“本来约好的一起出去买东西的,可是,偏偏今天我来大姨妈了,而且还痛经,你说我该找个什么理由解释一下自己去不了了呢。”她发过来一个可怜楚楚的表情,我知道,在这表情背后一定有一张满眼桃心,春心荡漾的脸。

所谓的约好一起去买东西,只不过是由于留学生团体里要搞一个联欢活动,是4个人一起去采购所需物品而已。

“你就说你家人死了,这个理由多充分,而且,没准还能揪起对方的怜悯之心,趁机就拉近一下彼此的距离。”

她发过来一条语音。

由于我在家里,我和朋友聊天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听筒模式,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对面的那个二货会有多口无遮拦。

而我点开语音,对方仿佛是气沉丹田,用尽内力来的一个河东狮吼。

“卢仁佳,我操你大爷。”

我可怜的耳膜在被这尖锐的走音声刺穿了。

阿Q之所以会和我说痛经这种闺中密事,因为她向来把我当作男闺蜜,别误会,我可不是什么gay,我们之间是最纯洁的友谊.男女之间是真的存在纯洁的友谊的,而且越丑越纯,我就是丑的那个,当然我也不是有多丑,只不过是相比瓜子脸,大眼睛的阿Q来说,我确实算丑的,她那张脸男人看了都妒忌,如果在古代,女扮男装的话,也的确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另外,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和阿Q从小就认识,我对她从小到大的事都了如指掌。

(二)

写到这,不免要回忆起童年,但我想了半天,还是没想起多少童年的经历,就好像既是一片空白,又是一团浆糊,怎么说呢,就像你猛然闻到一种熟悉的味道,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是什么味道,我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有时候我在想,我究竟是不是一个淡漠寡情的人,居然记忆里没有多少熟悉人的影子,也没有多少记忆中关于他们的事,更别提有什么刻骨铭心的感情了。

我想这就是长大了,经历了脆弱,敏感矫情后,一颗心被包了一层厚厚的茧,就连曾经翻涌的海浪,也被这层茧裹得实实的。

有时候你剥开这层茧去找寻过去的影子时,你既不会感到激动,也不会流血。

我和阿Q是在一座小城镇长大的。

记忆里那时侯的天特别蓝,阳光明媚,不似现在这样,出门的时候恨不得带个空气净化器。

阿Q家就在我家的隔壁,中间只隔了一条木栅栏,一到夏天,上面爬着繁茂碧绿的爬山虎。

我那时候才10多岁,个子还没有栅栏高,每次我找阿Q的时候,都要从层层叠叠的爬山虎叶子里找出缝隙叫她。知道她在家后,我才会去找她玩。

而有一天,我在院子里叫了她好几声她都没有回应,而她明明在家的,她爸妈带着他哥哥出去了留在她在家里看家。

我去了阿Q家,站在院子里,我看到窗户上挂着窗帘,由于好奇,我就进到屋子里,看到了光着身子的阿Q。

而旁边,还有16岁的女孩和男孩,他们做什么我没看到,因为在我进屋的时候,他们都一齐看着我,然后,我被男孩和那个女孩赶了出来。

虽然年纪还小,但我还是知道,那不是什么好的事情,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

(三)

后来,我们去了市里的高中上学,仍在一个班级。

我在班级里是个特没存在感的人,班级组织出去玩回来的时候我被一个人丢在野外,一个人走回去后甚至都没有人会问一句,一个人吃饭的时候去买瓶水,回来的时候,餐盒已经被食堂阿姨收走了,在一群人玩的很嗨的时候,我就是一个在旁边傻笑的人。

我之所以会成为男生里的焦点,是在他们知道我和阿Q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之后。

那时候的阿Q已经长得很漂亮了,是男生宿舍里的谈论意淫对象。总会有男生和我套近乎,然后向我打听阿Q的情况,我的存在好像就是阿Q的经纪人。

我对这种情况倒是乐于接受的,我和他们逐渐成为了朋友,但对于阿Q的事,我告诉他们的是“她没有男朋友。”“她家和我家是邻居。”“她偶像是郑伊健。”仅此而已。

在班级里,总会有男生去和阿Q套近乎,和她聊天,一个个夸夸其谈的样子都可以竞选美国总统了。

在操场上,一群男生看到阿Q时,总会吹着口哨,调戏两句,那样子好像出了校门就感觉自己是古惑仔了。

在篮球场上,每当阿Q走过时,一群男生无论有多疲倦,立刻满血满状态复活,生龙活虎的样子足够去挑战国家队了。

我特鄙视他们,当时真没觉得阿Q有多漂亮,只不过算是长的标准而已。

隔三插五的总会有男生向阿Q表白,有的时候甚至会一天有两个男生表白心意。我觉得我私下里都可以为她安排档期了,将众多追求者资料信息一手掌握,然后为他们安排时间,免得要搞什么表白仪式的话会撞倒一起去,阿Q会抽不开身亲临。

但是,还没有等我实施这个计划的时候,阿Q就沦陷了,她选择了一个品德兼优的好学生D。

嗯,的确是好学生,好学生有有三大标志性特点:学习好,无不良嗜好,拒绝早恋。

阿Q之所以会喜欢他,一个字,就是“贱”。

在这个班级里,他是唯一一个对阿Q不冷不热的男生。

阿Q总是想要D注意到自己,总在他面前表现,渐渐的,心思就全放在他身上了。

在阿Q的死缠烂打,软磨硬泡下缴械投降。

在阿Q和D确定关系后,爱情这个战场上顿时死了一大堆宋兵乙,炮灰丙,唯独没有卢仁佳。

我忍不住脑补了一下那壮烈的场面:黄昏落日,飞沙走石,硝烟弥漫的战场到处是喊杀声,兵器交接声,一个个全副武装的战士在那里抛头颅洒热血,而这时D骑着高头大马载着红绸嫁衣的阿Q远远的路过,战场上顿时鸦雀无声,然后一个个胸闷吐血而死。

(四)

阿Q18岁生日那天她没有去上课。

我给她打电话,她告诉我在医院。

来到医院,我看到她躺在病床上,左手的手腕上包裹着白色的纱布。

我问她,你怎么了。

她死活不说。

我知道,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因为我连她第一次月经是什么时候来的我都清楚。

那件事没多久后阿Q失恋了,因为D的父母知道他早恋,怕影响他学习以强硬的手段让他们分手。

从那以后,阿Q好像变了一个人,她不再和我说任何事情。

而关于她的流言蜚语也多了起来。

某个周六,她让我去医院接她。

她坐在医院走廊尽头的椅子上,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她的身上,影子陪在她的身边,异常的孤单。

“我送你回家?”我问她。

“我不想回家,你带我开房去。”阿Q说。

但我当时还是太纯洁了,并没有深刻理会第二句话的意思。

开好房间后,阿Q突然将门反锁起来,她搂住我,亲吻我的脖子。

我怕被她这一举动吓到了,我推开她。

“你干什么?”

“我想要。”阿Q说,然后她又向我扑来,边亲吻着我边脱掉我的衣服。

我不是什么圣人,未经男女欢爱的我在她强烈的索取下很快就被欲望冲昏了头脑,某个身体部位早已安奈不住,我们互相爱抚,很快我们身上衣衫全部褪下,用梁老的话说,我获得了生命的大和谐。

在强烈的欲望释放之后,我问她怎么回事。

她说刚做完人流。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在刚做完人流做爱会是有什么严重的后果,我只知道我一定要好好教训那个人。

(五)

所以,第二天,我找了几个人准备教训D。

然而D却先找到了我。

“你是因为阿Q打胎的事情找我?”D说。

“你还算聪明。”我说。

“那孩子不是我的,我没有任何责任,我和她根本没发生过那事。”D说。

有时候,我不得不承认,有些事实是比电视小说里的还要狗血的。

“那孩子到底是谁的?”我问她。

“我不知道是谁的,我难道要拉着他们一个个去做DNA?”阿Q说。

“他们?那些传言都是真的?”我不敢相信。

“是真的,我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

“你疯了?不就是失个恋吗,有必要这么作践自己,你怎么不去卖呢?”我吼她。

“如果你八岁的时候被自己的亲哥哥要了第一次,在你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就和你做成人游戏,本以为你长大了什么都懂了,他就不会那么做了,可是他反而以此威胁你,在你终于下定决心的时候自杀了却被人救回来了,在你以为你找到所爱的时候结果被人抛弃了,你想想你会怎样。?”

阿Q崩溃绝望的说出了这些后,我真的难以想象这些事居然真实的发生她身上,一向自诩对她一无所知的我居然这么多事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怎样去安慰她,我能说什么呢,难道说”过去的并不重要,只要你下决心改变自己。”这样的屁话来煲鸡汤?

命运真实奇妙的东西,你以为永远不可能发生自己身上的事偏偏它就真真切切的发生,它只给了你生存的权利,却没有教你怎样去维护和行使自己的权利,面对它我们既无奈,又无助,我们在这广阔的世界里,需要自己跌跌撞撞,斩荆披棘去走出一条路来,而这条路却未必是你想走的,而你也没有看到所谓的风景。

很久之后,她才平静下来。

“那天的事,你也不要放在心上,我只不过是想要一点温暖,哪怕是片刻的温存,我都极度渴望。”阿Q说。

“我懂,我们还和以前一样吧。”我说。

“嗯。”她点点头。“我也还会和以前一样了,不再去乱搞了,说真的,我现在才感觉后怕,在做人流的时候,医生问我对先锋过不过敏,我说不,我压根都不知道先锋是什么,而且还做的全麻。”

从那次谈话以后,她果然不再乱搞了,开始努力学习。

报考了离家很远的一所很不错的大学,而她担心自己心里会有问题,大学的专业选择了心理学。

在陌生的城市,在陌生的环境,她要成为另一个自己。

(六)

我们在大学也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每年假期的时候,我俩都会见几次面。

在见惯了大学里的歪瓜裂枣后,每次和她见面,我都惊叹她确实挺漂亮的,而且越来越漂亮。在到处散发着青春荷尔蒙气息的大学里,面对嗷嗷待哺的一群色狼,她居然仍保持单身,这不能不算一个奇迹。

每一次见面我都感受到了她与以往的巨大不同,她在大学里健身,由于胸部有着先天优势,锻炼出了一副凹凸有致的身材。而且她还练习书法,看到她写的字,你能想象得到我自己看自己写字的都会吐的人的感受吗。

最让我羡慕嫉妒恨的是她居然拿着全额奖学金出国留学了。

等等,先让我缓缓。

有些努力是真的不会白费,哪怕是那么一点点,不相信努力会改变自己的人始终都是那些至始至终都故作清高对此嗤之以鼻的人。

所以,阿Q的努力成就了她现在的自己,有时候的命运真的说不准,如果没有过去发生的那些事,她会不会现在像我一样在这个小城里拿着微薄的工资干着一份稳定的工作呢。

现在,她说的猛喜欢的那个人是个学霸,帅不帅我倒没看出来,我看外国人的相貌都是差不多的。

我祝福她,希望他家里人能见到这个外国女婿,如果生了一个混血儿的话,我必须要当干爹,没事还能照张合照发在朋友圈里晒晒,这比朋友圈里那些整天晒亲子照的可牛逼多了。

最重要的是,一个外国小伙,知道她过去陈芝麻烂谷子事的可能性不高,而且我也相信她也不会没事去给人添堵。

“喜欢就去追,省的老让我惦记。”我回她。

人已赞赏
悦读

穷人的风骨

2015-8-14 11:45:27

悦读

再见吧,死骗子!

2015-8-16 0:00: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