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什么样的感情适合“破镜重圆”?

好马不吃回头草?...

好马不吃回头草?狗屁


01


天气越来越冷了,陈茉将自己裹的像个粽子一样,她已经盯着邮箱里的请帖很久了,久到放在面前的一碟话梅味的西瓜子都所剩无几,伸手过去碰到冰凉的瓷器,她缩回了手指,再次看了看邮箱。

 

自打和老狼分手之后,她变的特别的宅,不哭不闹不打扰,心里却好像少了一块怎么也好不了。

 

本就是可以在家写稿的自由职业,她已经很久没出门了,若不是家里泡面、火腿、瓜子所剩无几,弹尽粮绝的话,她也不会如此纠结。

 

新婚的班长在上海买了房子,趁着乔迁晏办了场同学会,大学是在上海读的,大部分同学都留在上海,包括她和大狼。

 

去参加同学会也就意味着可能会和大狼碰面,分手六个月,她似乎还是找不到合适的姿态去见他。

 

要说好久不见?还是,好巧你也在这里?

 

无论说什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这大概就是很多人分手后会选择老死不相往来的原因吧。

 

陈茉看了看电脑上显示的时间,掐指一算她已经盯着邮件看了114分钟了,她是想去的,虽然不想承认。

 

她扯了扯被角,将头缩进被子里,像个缩头乌龟,进去出来,反反复复几次之后终于还是拨通了闺蜜的电话。

 

“同学会你去吗?”

 

“去啊,当然去,同学们都很久没见了,班长又是新婚加乔迁,大多数人都会去的吧。”电话那端的乔欣欣啃着苹果答的漫不经心。

 

“那,老狼会不会去?”

 

“会吧,老狼那么爱热闹的人,你忘了上次同学会还是他操办的呢。”


02

 

说起来上次同学会也有将近三年的时间了,那时候她刚刚答应和老狼在一起,一米六三的她站在一米八五的老狼跟前小小的一只,冰天雪地里,她抱着老狼送的暖宝宝,低头又思索了两秒,终于抬起头来,“成,在一起就在一起,谁怕谁!”

 

老狼冻的瑟瑟发抖,两只手红彤彤冰凉冰凉的,电石火花般,仿佛有一股暖流冲上心头,他大步向前,双手捧着陈茉的脸弯腰亲了下去。

 

“凉。”

 

片刻之后,陈茉红着脸挪开他的手,插进自己的暖手宝里。

 

红着脸,掂起脚尖,又亲了回去。

 

陈茉和老狼高中就是同学,并且因为关系不错被同学传过绯闻,也大放厥词的说过,打死都不会和对方在一起。

 

正如偶像剧里,说过这句话的人都在一起了。

 

鬼使神差的,他俩竟然报了同一所大学的同一个专业,更加鬼使神差的被分到了同一个班。

 

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里,两个初出茅庐的外地孩子自然会相互取暖,再加上本来就是高中同学,大学时期陈茉跟老狼走的更近,终于没有了流言蜚语,两个人的内心却开始有了小变化。

 

老狼第一次对陈茉表白,正春暖花开,樱花树下落英缤纷。

 

老狼说,在一起得了。

 

陈茉说,不想自己打脸。

 

老狼第二次对陈茉表白,夏日流火,他举着M家的甜筒跑的大汗淋漓。

 

老狼说,第二杯半价,多好呀。

 

陈茉说,我一个人能吃俩。

 

老狼第三次对陈茉表白,北风呼啸,冰天雪地。

 

他说,陈茉你能不能别畏手畏脚的,在一起怎么了?

 

陈茉说,成,在一起就在一起,谁怕谁!

 

于是他亲了她,她又亲了他。两颗心在冰天雪地中融化,互相取暖。

 

爱情就是这样没有道理可言,开始的时候再多阻挠,只要爱了,心在那里,就一腔孤勇,成败都心甘情愿。

 

而到了结束的时候,选择不纠缠就是最好的成全。


03

 

在经过了三年大学恋爱之后,老狼和陈茉还是分手了,跟所有的剧情发展一样,浪漫缱绻之后,故事便落入俗套。

 

原因很简单,老狼觉得在上海发展压力很大,家里又给安排了比较不错的工作,陈茉却已经计划好了以后在上海会有的生活,也有明确的奋斗目标。

 

他支支吾吾了好久,终于跟陈茉开口,“你能不能等我?我就试试,回去不行的话,再回来一起闯。”

 

一旦有人开口说要走,就有人想要开口去挽留,陈茉也是想要挽留的,但是她不能对老狼的未来负责,不想在自己的感情生活中埋一颗定时炸弹,毕竟在大城市打拼有多难,她不是不知道。

 

眼眶红的可怕,陈茉还是忍住没有哭,她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要么分手吧。”

 

她语气异常的笃定决绝,不是在商量,甚至听起来更像她才是最先放手的那个。

 

似乎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老狼也是有点窝火,当两个人意见相左的时候,战火往往一触即发,老狼一咬牙一跺脚,“分就分!谁怕谁!”

 

房子是两人合租的,单室套,除了一张双人床外只剩下一张单人沙发,分手的话都说出口了,怎么也无法大被同眠了。

 

老狼连夜收拾了行李,一个人踩着月光去了火车站,买了最近的一班火车票,连夜回了老家。

 

第二天,陈茉也搬离了那所房子,只带走了自己的必备品,感情来时不易,去时却很匆匆,同居的味道还没散去,人就分隔两地了。

 

老狼回去后待了不到一个月就重新回到上海,陈茉当然知道,只是他没找她,她也就没找他。

 

分手后,这大概是两人最大的默契,互不联系。


04

 

一晃六个月过去了,六个月人体细胞都能够完成一次更新了,也不知道老狼身边有没有新的人。

 

“他去的话我就不去了吧,免得见面尴尬。”除了乔欣欣之外没有人知道她和老狼分手了,陈茉料定了以她的性格一定会劝她去,其实本来也想去,六个月的时间,她一直在想如果当时说等他现在会是什么样,如此恶性循环。

 

她需要一个台阶,需要一个去见老狼的理由,这样才好掩饰内心的紧张与渴望。

 

“别啊,你不去都没人帮我挡酒了,再说了分个手而已,还能老死不相往来吗?”乔欣欣咽下最后一块苹果,言辞激动。

 

陈茉点了点头,“也是。”

 

果然,正合她意。

 

在乔欣欣的“软磨硬泡”下,陈茉如愿以偿的去了同学会。

 

老狼果然也在,陈茉过去的时候,他正和班长有说有笑,意气风发,看见她走过来还点头笑了笑。

 

真的不尴尬?不觉得别扭?她是不是不在乎我?难道就我一个人觉得重新见面好不自然?

 

陈茉的心理活动还没结束,就被班长拉了过去。

 

“好久不见啊,陈茉,刚还跟老狼说起你,还是那么爱打扮啊,补妆都能补成一前一后。”他看了看老狼,确实如他所说陈茉妆容精致。

 

“我就说了,她随后就到。”老狼符合着笑笑,看向陈茉的眼神极尽温柔,像是不曾分手那样。

 

还不等陈茉说什么,一群同学就围了上来,从职业到何时结婚问东问西,知道他俩分手的只有乔欣欣一个,大庭广众不好拆穿,陈茉看到老狼挨个问题细致回答心里竟然觉得暖暖的,像是在那个冰天雪地里刚刚接过他递上的暖手宝。

 

宴席上,他们自然而然被安排在了一起,一顿饭下来,老狼一直为陈茉挡酒,甚至连乔欣欣的都一起挡了。

 

酒到酣时,同学们纷纷起哄玩真心话大冒险,陈茉刚好抽到给通讯录的第一个人打电话。

 

她的通讯录第一人就是老狼,当时为了方便联系特意在昵称前面加了个A顶了上去,甚至分手后都没改,整个昵称连起来是A老公。

 

众目睽睽下,陈茉硬着头皮拨了他的电话,却看见他扔在桌子上的手机屏幕清楚的写着“A老婆”。

 

顷刻间,陈茉泪如雨下,猛灌了两杯啤酒,拉着乔欣欣来到了洗手间。


05

 

“他的昵称没变,我们分手的真相他没有拆穿,乔欣欣,你说他是不是还爱着我?”转念,她又摇了摇头,“不对,他若是还爱我怎么可能不找我?”

 

“你不也没变吗?那你为什么也没找他呢?”乔欣欣反问。

 

为什么没找他呢?陈茉瞬间愣住。

 

因为分手是自己说的,结局是自己选的,怎么可能自己先低头?

 

因为好马不吃回头草。

 

因为连自己也不知道,这么一段小情伤怎么就好不了。

 

“陈茉,承认吧,你还爱着他。”

 

乔欣欣的一句话,无疑是将陈茉最后的伪装也卸的一干二净。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还爱着老狼。


06

 

恋爱的时候,事无巨细,都有可能成为分手的原因,可能是一时冲动,也可能是堵气而为,当分手二字脱口而出并付诸行动的时候,常常会有人后悔。

 

若你分手后,日思夜想的还是他,若你分手后,像是突然停止了步伐,若你分手后,千方百计想要打探他的消息,若你分手后,还会因为他有没有新的人而忐忑不已,若你分手后还免不了牵挂。

 

承认吧,你还爱着他。

 

接受冲动的惩罚远比失去爱人好受多了。

 

其实,曾经相爱的两个人,分手后若是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他山别水的话,复合之后的幸福指数还是非常高的,毕竟漫长岁月,他曾是最懂你的人,你曾完整交付你的心。

 

宴席散了,各自回家,陈茉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总是静不下来,思前想后,她终于做了决定,掏出手机,翻出第一个联系人,编辑了一条短信——

 

“虽然当时没有答应你,但我一直在等你。”

 

老狼抱着手机,看着短信笑了好久,他回上海后就重新租了那套房子,被自己复原的设施,还保持着两个人一起生活的样子。

 

“承认吧,你还爱着她。”

 

借着残存的酒劲,他终于大喊出声。


-END-


夏木七,资不深广告人,伪文艺小清新。微博@夏木七-,微信公众号:不七而愈(buqieryu-xmq)更新中文章由初芒(ID:chumang2015)首发,感谢授权发布。

什么样的感情适合“破镜重圆”?


什么样的感情适合“破镜重圆”?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城市病人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