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她带着爱在时光里死去

我只能想象,她一天天老去,幸福的,带着她这一生的爱,老去,死去,通往他们所说的极乐。...

她带着爱在时光里死去

第一次见她,站在村口的桃花树下。一身裸色的布衣长裙,及腰长发披在肩上。那时候不禁想起: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大抵说的就是她那样的女子。

和母亲于她身旁经过,幽香袭来,竟也让我有春满怀之意。忍不住回头再看看她,想要多看她一会。她还是静静的站在桃花树下,微风袭来桃花瓣飘落,落之她发上,肩上,她也不为所动。那双水波似的眸子看向哪里,我亦无迹可寻。渐渐随母亲走远了。依稀还能闻到从她身上传来的香气,隐隐的萦绕在鼻间,久久无法散去。

后来也并不频繁遇见她。

只是偶尔经过那树桃花,还会想起她。我从未见过,像她那样的女子。如一弯平静春水,无涟漪,又如冰山之花,清凉冷冽。

只是后来,听母亲说。

她是同丈夫离异后才回去的。

在那个淳朴的村子里,离异对一个女人来说是不被允许,也是遭人鄙夷的。难怪,她总是那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她不过也是想保护自己,不受他人伤害而已。

我开始在溪边看见她。

她并不像其他女子在嬉戏。她并不那样。只是站着,看着像是面无表情。可是我竟看见她眉心里的哀愁。

那是那么隐逸的情怀。无人知晓,在那样美好的季节里,美丽的河边,那么美好的女子却眉头紧锁,愁容满面。

仍旧是一袭长裙。

不知道是不是也像张爱玲说得那般,爬满了虱子。

我想她的心,一定是有些漏洞,密密麻麻,隐隐作痛。而她表情越淡然,就表示她内心所承受越巨大。

想上前跟她说说话。

最后,折了溪边不知名的野花儿递给她。

她看向我,竟有些讶异。像是很久没人想要亲近她了那般,像是很久没人这样主动的亲近她。我知道,我这样的举动是吓到她了,从她睁大的眼睛里,我便知道,她是喜悦的。

她说谢谢。

如风来,就如随风去,那句谢谢也便在风里飘远,我竟恍惚,那是她第一次跟我说话。

我亦笑,看着她。

觉得这样,沉默的相伴,也甚好。

开始接触她之后,才知道她每天都在写信。

有些陈旧泛黄的信纸。

墨黑的钢笔。

她的字竟很秀气。一笔一划都是属于她的柔情万种。我竟也看呆了,喜欢她那样的字体。只是她从不叫人送信。一封一封写完便烧了。有一次竟不小心烧伤了自己的手。此后留下一个疤。后来她总会看着那个疤痕发呆,像是透过它想看些什么,看些自己一直渴望看到的,看些别人没办法洞悉的东西。

在我看来,她太寂寞了,她的秘密太多了。

而她,从不对人诉说,包括我。

她也曾问我,以后会喜欢怎样的人。

我不明白。可能我会喜欢像我父亲那般,成熟,温柔稳重的人。那样的人很好。

她只是笑,然后是长时间的沉默,然后告诉我,你还不懂爱情。

是啊,我还不懂。如果有一天我懂了,是不是也像她那样,这么的不快乐,那我宁愿不懂,一辈子不懂。可能这样也挺好。

后来有一天,我发现她不再写信了,也不再去溪边了。她又如我第一次见她那般,静静的站在桃花旁。

那天她穿着一袭桃红色的长裙,就如树上桃花娇艳。朱点绛唇,披肩秀发,那该是如何的美丽动人。

我远远的看着她,像是美丽的风景,让我驻足移不开脚步。

片刻,我便瞧见有一男子朝她走来。

那是身着中山装的英俊男子。刚毅的轮廓,仿佛是一座俊美雕像。他们就这样,静静的桃花下拥抱。

可能他们也都哭泣了,只是我没看见。我站着看了好久好久。

后来,我回到了原来生活的地方。

我再也看不见桃花,也不再有那个溪边。

我也不曾再见过她。

不知道她是否还在写信,然后烧掉。

可能她还是那样。

在安静下的日子里,总会想起她,她还站在桃花树下,观望着什么,期盼着什么。

我想,她会就这么,带着她的爱在时光中老去,死去。死后会去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但那个地方一定会有桃花,一定也会有她喜欢去的溪边。

如今已过多年,我也已到了懂爱的年纪。

我突然懂了她,那么透彻的明白了她那时候爱一个人的心情。那样美好的女子,会怎样的老去,会用怎样的方式在老去之时缅怀她的爱情,还是在我当时离去不久,她又等到了她的爱情。

可是我再也无法知道了。

我只能想象,她一天天老去,幸福的,带着她这一生的爱,老去,死去,通往他们所说的极乐。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