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外面的世界

安静的夜晚,音响里传来莫文蔚略带沙哑的《外面的世界》。站在20楼的高度去眺望这座城市,不远处的海湾霓虹闪烁,繁华就在身边游走。 Lisen:“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五年前,我就是听着MP3里面这首歌,坐上南下的飞机,离开生长多年的故乡,一别竟是多年。 在另一个地方...

安静的夜晚,音响里传来莫文蔚略带沙哑的《外面的世界》。站在20楼的高度去眺望这座城市,不远处的海湾霓虹闪烁,繁华就在身边游走。
Lisen:“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五年前,我就是听着MP3里面这首歌,坐上南下的飞机,离开生长多年的故乡,一别竟是多年。
在另一个地方从陌生到熟悉,海水咸涩的味道再也不那么新鲜,每天太阳从地平线东升西落又成为一成不变的风景。我终于实现儿时梦,都说好女孩上天堂,坏女孩走四方。我没有成为Daddy’s Little Girl,而是开始在成年以后按照自己的想法走属于自己的人生轨迹。
说实话,真的有很难过的时候:因为自己任性被误会排挤,一个人躲在亲戚的家里大哭;上学没有赶上见最喜欢的爷爷最后一面,坐在飞机上心一直往下沉,回到武汉走到家门口,连魂都丢了。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生离死别,第一次有生不如死的感觉。那是我最后悔的一次,大学四年没有选择在家读书。

也有被这个浮躁社会所感染,七上八下毫无着落;也被人伤过被人爱过,交过不靠谱的朋友,最终懂得哪些人该珍惜,哪些人该远离。
有人说家是最后的港湾,可能见过外面的世界的我,已经明白,家能给予我的庇护,早不足以对抗这个世界的广阔与复杂。在心底深处依旧留了一个位置,我难过受伤的时候,依然会想起儿时放学走到家门前那窗口飘来的饭香那种踏实和温暖,还有爷爷永远慈祥的笑容。
可我也明白,那个家已经渐行渐远,在走过路的尽头,我已不记来时路。
我在每天都在面临许多选择:出门该坐地铁还是走路?感情该如何选择?工作是认真完成还是匆忙交差?吃饭去哪家餐厅?没有生存还是死亡这样的大命题值得思考,可我还是应接不暇,颇为吃力。
即使如此我仍然感谢,感谢这些经历里的惊喜和烦恼,感谢这个世界的善与恶,宽容与刻薄。每次困难就像是翻山,我以为一定过不去,然而过去了,发现自己远比想象中坚强。就像许许多多在这个城市漂泊人一样,在钢筋水泥中成长。让我的灵魂在挣扎中释然,让我比很多人更早懂得:真正的幸福,不是依赖任何外在的人或事物,也不是来自变幻无常的情绪与感觉,而是心的一种清楚、愉快与平静的状态。
或许是最后一晚在汉唐加班,在这个夜晚里,透过窗看这座城市,突然释然许久以来的困惑。我要的其实一直没有变,而浮躁让人常常迷失。
“当夕阳西沉的时候,我总是在这里盼望着你。天空中突然飘着雨,我依然等待你的归期。”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