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和乔一

文/沈三废 “那分开后,我俩还能不能做朋友了?” “不能了啊,你有见过情侣分手后,还能做朋友的吗?” “大概有吧…” “那他们俩,要么就是没喜欢过彼此,要么就是还有一方没放弃。” “这样啊…” “所以你也知道的吧,乔一。如果我们做朋友,那那个没有放弃的人,肯定是我。” “那...

113273736460043076l

00:00/00:00

文/沈三废

“那分开后,我俩还能不能做朋友了?”
“不能了啊,你有见过情侣分手后,还能做朋友的吗?”
“大概有吧…”
“那他们俩,要么就是没喜欢过彼此,要么就是还有一方没放弃。”
“这样啊…”
“所以你也知道的吧,乔一。如果我们做朋友,那那个没有放弃的人,肯定是我。”
“那,再见?”
“拜拜。”

这是薇安和乔一,聊天记录的最后一页。
“拜拜”两个字,突兀的出现在结尾,就像是给他们俩之间的感情划上了一个句号。
薇安看着以前和乔一的聊天记录,熟悉到都能背出来。他说话的语气,他的口头禅,他笑起来脸颊的酒窝,闭上眼睛,所有的所有,都能在脑海里浮现。

薇安暗恋乔一,周遭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唯独当事人乔一不知道。
那天一群朋友去唱K,薇安坐在角落昏昏欲睡,乔一就坐在她的身边。薇安最近失眠,每天都是凌晨才睡着,今天也不例外,在嘈杂的ktv都能睡着,可见她的休息有多不好。
薇安的脑袋以一种看起来很不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一边的乔一看到了,便小心翼翼地扶着她的脑袋,搁在了自己的肩上。
其他人见到了,开始起哄,这场聚会的发起人花姐看着乔一说,“你和薇安认识?”
“不认识。”乔一摇头。
“那…这么亲密?”花姐问。
“我看她睡觉姿势不对,这样醒了更累,你别开我玩笑了。”乔一笑。
这是第一次见面,乔一是花姐的大学同学,今年被调到了这个城市工作,于是来会会老友。薇安则是花姐在一场演唱会上认识的人,后来又发现大家在一个城市讨生活,后就成了朋友。

薇安没多久就醒了,她抬头看到肩膀被自己枕酸的乔一,感谢的向他点了点头,乔一也笑,昏暗的灯光下,薇安只看到他的酒窝和他眼睛里闪烁的光圈。
乔一唱了首陈小春的《我爱的人》,漫不经心的语调,却让全场安静了下来。
花姐拍了拍手,叫好,“唱得好乔一,我跟你们说啊,这小子,大学的时候就因为唱歌好听,俘虏了不少小姑娘。”花姐说完,一群朋友又开始起哄。
“不过你唱这么悲情的歌干嘛?失恋了啊?有啥大不了的,我们这里可也有单身狗呢,来!薇安!”花姐突然叫自己的名字,薇安吓了一跳。
“怎么啦?”薇安问。
“你觉得乔一帅吗?”花姐问。
“啊?…”薇安愣。
“乔一帅吗?”花姐又问。
“嗯…不错。”薇安说,目光在乔一的脸上停留了几秒,却一不小心俩人对视,薇安的心,猛地“咯噔”了一下。
大家都看出花姐的意思,摆明了想撮合他俩,可她话还没说,却被乔一转移了话题。
那场聚会结束后,薇安就和乔一交换了联系方式。

薇安有两年多没有再恋爱了,甚至有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已经忘记了喜欢是什么感觉,直到遇到了乔一。
乔一就是薇安喜欢的那种类型,温柔细心,唱歌好听,长得不赖,个子还蛮高。
薇安想着想着,脸上露出了一抹不明意味的笑容。朋友敲了下她的脑袋,“发什么春啊你?”
薇安一惊,“什么发春?”
“就你的表情啊,做春梦了啊?”朋友笑话她。
薇安没说话,她又想到了乔一的那张脸,瞬间脸红。

花姐是个交际高手,平时唯一爱做的事情就是办聚会,各种类型的聚会,这不,今晚她就举办了一个睡衣趴。
薇安穿着一件毛绒绒的,走可爱风的睡衣出现在了乔一面前,而乔一那个时候刚脱下上衣,还没套上t恤呢,就被薇安看了个光。
“……”
“……”
两人尴尬的对视了三秒,默契的互相转了个身。
薇安就这么一瞬间的觉得,和乔一在一起会很不错,没人能拒绝有八块腹肌,长得还不赖的男生。
她的暗恋,就此拉开了序幕。

那天大家玩的都很欢,乔一和薇安却是例外。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当你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觉得你们俩之间的磁场发生了变化,总有一种暧昧不清的氛围萦绕在你俩之间,不必多言语,对方很容易就能感觉出来。
也许是乔一收到了自己磁场发出的讯号,薇安总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都和常人不一样。
那是一种享受暧昧的眼神,眼睛传达着欲望,薇安这样想着,自娱自乐起来。

于是就和大多数人暗恋的步骤一样,薇安处处照顾乔一,母性光辉发挥到了极致,乔一说话的时候,她眼带爱意的盯着他,乔一发呆的时候,她又被萌的七荤八素,当然全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即使周围人都看出来了她对乔一有图谋不轨的意思,可身为男主角的乔一,却始终不知道,也可能是装作不知道。
薇安每天都在失落,又每天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再次振作。

是花姐做的媒,那天花姐终于要和自己长跑了五年的男友订婚了,当晚就举办了个单身趴,寓意为结婚前的狂欢。
花姐喝醉了,瘫在沙发里,手里还拿着红酒杯,乔一坐在她的身边,也醉熏熏的。
“乔一…你不能喝酒,你还喝酒。”花姐笑。
“为你高兴嘛,当初…当初就觉得你俩能成。”乔一红彤彤的脸,活像个红富士。
“那你呢?你什么时候,也找一个?”花姐在客厅一堆人中四处张望着。
“我啊…我…”乔一还没说完话。
“薇安!薇安来!”花姐找到了薇安,挥了挥手,示意让她过来。
“你喝多了,花姐,别喝了。”薇安走过来坐下,想夺她手中的红酒杯,结果扑了个空。
“别,别抢我的酒,我还要给你俩牵红线呢,乔一,你觉得薇安怎么样?”花姐问。
“蛮好的。”乔一说。
薇安的心,“扑通扑通”加速起来。
“薇安,你觉得乔一怎么样?哎呀算了,这不废话嘛,哈哈我还不知道你这个小脑袋在想什么啊?”花姐笑。
“乔一,你和薇安在一起得了……薇安,乔一是金牛座,你得硬上……”花姐还说完,自己就迷迷糊糊的开始打起了瞌睡。
乔一看着薇安,薇安也看着乔一。他突然一笑,露出了酒窝。薇安也不知道脑子抽了什么疯,直接越过睡着的花姐,对着乔一就亲了下去。这一瞬间,不仅吓到了乔一,全场人都吓到了。
薇安终于如愿以偿,托自己也托花姐的福,暗恋终于成了明恋,明恋也终于有了结局。

和乔一在一起的日子,薇安简直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快乐的人,虽然乔一并不在乎自己,甚至说,两人之间的关系,就真的只是字面上的“关系”而已,可薇安不在乎,她像个打不死的小强,越挫越勇,她想,总有一天乔一会喜欢上自己的,如今付出的所有努力都是值得的。
可是呢,在这段若有若无的感情里,薇安始终是主动的一方,当一个向来被动的人成了主动的一方,一定是爱得太多了,天平失了衡。
她所有的勇气,都用在了那一冲动的吻上,之后步步陷入泥潭,无人救赎。那感觉就像自己在沼泽里越陷越深,可乔一光鲜亮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面无表情,听不到自己的呼救,看不到自己的眼泪,就这样看着她越陷越深。
“乔一,你想我吗?”薇安总是问他,虽然她明明知道答案是什么。
“乔一,我爱你,你爱我吗?”她也总是问这个,可乔一从来不回答。
失望的同时,薇安又笑着给自己解围,给自己找台阶下。
她笑着说,“我们的乔一真好,从来不轻易说爱。”
然后一个人回家的路上,在车来车往的马路边,哭成了泪人。

有了软肋,却没有成为铠甲,而这个软肋又成了把匕首,尽往自己心上扎。
薇安在网上和乔一提出的分手,她没法当面说。
心如死灰,但也能立马复燃,只是需要乔一的挽留。你看,就连在最后一刻,薇安都心存侥幸。
当然没有,什么都没有。
“那分开后,我俩还能不能做朋友了?”
“不能了啊,你有见过情侣分手后,还能做朋友的吗?”
“大概有吧…”
“那他们俩,要么就是没喜欢过彼此,要么就是还有一方没放弃。”
“这样啊…”
“所以你也知道的吧,乔一。如果我们做朋友,那那个没有放弃的人,肯定是我。”
“那,再见?”
“拜拜。”

人已赞赏
悦读

吴淡如:有些话女人不必多说

2015-7-10 13:04:42

悦读

见到你之前,我从未想过要结婚

2015-7-11 14:25:1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