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终结者小姐

文/宋小君 “生活是个Bitch,我被她虐成狗,她却风骚地扭啊扭。”这是糖太郎朋友圈的签名。 大家之所以叫他糖太郎,因为他姓唐,性子急,同时做起事情来又很拼命,所以就叫他糖太郎。 故事我们得从成都的一个路边摊说起。 路边摊叫刘孃兔头,是很有名的成都小吃,尤其是麻辣兔头,闻...

20131115135550979

文/宋小君

“生活是个Bitch,我被她虐成狗,她却风骚地扭啊扭。”这是糖太郎朋友圈的签名。

大家之所以叫他糖太郎,因为他姓唐,性子急,同时做起事情来又很拼命,所以就叫他糖太郎。

故事我们得从成都的一个路边摊说起。

路边摊叫刘孃兔头,是很有名的成都小吃,尤其是麻辣兔头,闻名遐迩。糖太郎一脸落魄,扛着行李,异常狼狈地在路边摊坐下来,点了一碟串串,两个兔头,几瓶啤酒,左右开弓,辣得难受,眼泪直流。

此时,一碗冰粉递过来。

糖太郎一抬头,看到一个短发女孩正对着他笑,四川话好听极了:“辣着了吧?来吃点冰粉。”

两个人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起了串串。

女孩很豪爽,主动和糖太郎攀谈:“我叫核桃。”

一低头看到了糖太郎的行李,核桃很奇怪:“带着这么多行李,哪里来的?”

糖太郎几口酒下肚,心里觉得莫名其妙地委屈,就把自己的一段堪称奇葩的经历说给眼前这个陌生的川妹子听。

糖太郎在北京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和一个交往多年的女朋友白卉。两个人在四环租了一个房子,分开上班,一起在北京朝九晚五。生活平和安静,糖太郎是性情中人,为人豪爽,朋友众多。白卉喜欢热闹,也是个爱交朋友的人,糖太郎就把自己的一众好友介绍给白卉认识。白卉在糖太郎的朋友们面前,表现得体,让糖太郎很有面子。朋友们都羡慕糖太郎交到一个这么好看的女朋友,糖太郎自己也很满足。

糖太郎的工作很特殊,属于事业单位,讲究的是论资排辈,谁都想要往上爬,溜须拍马,不在话下,职位越高,待遇自然越好。

单位里流传着一句名言:你得敢舍。

糖太郎的直属上司霍心比糖太郎大八岁,很照顾糖太郎,糖太郎几次工作上的错误都多亏了霍心帮忙善后。糖太郎心里很感激,就召集大家一起去家里吃饭,重点感谢霍心。白卉忙里忙外,做了一桌子菜,大家边吃边喝,聊得很开心。

从那天开始,霍心私下里常常和糖太郎喝酒,有时候糖太郎会带上白卉。糖太郎觉得,在北京这样一个地方,有朋友,有爱人,才能活得爽快。

那天,糖太郎和霍心都喝醉了,两个人醉醺醺地在路边摊上海聊。

霍心拍着糖太郎的肩膀:“有个职位空出来了,盯着的人可多了,你可得努力啊。”糖太郎连忙点头:“哥,这事儿还得你多帮衬。”

霍心拍拍自己的胸口:“包在我身上。”

说完,就醉死了过去。

糖太郎打电话给白卉,白卉打了一辆车过来接他们。霍心醉得厉害,两个人就把他带回自己家,安顿他睡在沙发上。

半夜,白卉起来上厕所,突然被霍心一把抱住,劈头盖脸地亲她。

白卉吓得大叫。

糖太郎迷迷糊糊地冲出来,看着眼前的一幕,气坏了,扑上去开始狂揍霍心,霍心也被打得醒了酒,满脸是血,求饶:“哥们我喝多了,你别见怪。”

毕竟是直属上司,糖太郎也没有太过分,就把霍心赶出了家门。

糖太郎觉得愧对白卉,反而是白卉很大度:“没事,小事。”

第二天上班,霍心脸上带着伤,把糖太郎叫到了办公室,一个劲地道歉:“真是喝多了,希望兄弟原谅我这一次。新职位我已经跟领导推荐你了。”

糖太郎心里压着火,但也不好太计较,这事儿就这样告一段落了。

从此以后,糖太郎和霍心除了工作往来,私下里很少交流。顺利得到新职位那天,公司一起为糖太郎庆祝,霍心说家里有事情,要先走,招呼大家让糖太郎喝好。喝到后半夜,糖太郎怕白卉在家等急了,喝了几杯酒,就赶紧逃回家。

一开门,糖太郎的人生就遭遇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卧室里,传来男人和女人聊天的声音。

男人说:“今晚上他不喝醉是不会回来的。”

女人回答:“去你家不行吗?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

男人笑了:“这里刺激啊。”

两个人的声音都再熟悉不过。

男人是霍心。女人是白卉。

糖太郎从门外抄起一个啤酒瓶,冲进去拍在了霍心头上。

一段时间之后,糖太郎办好了离职手续,换了一家公司。同事们不明白为什么刚刚升职的糖太郎要走。这件事成为悬案,自然也被同事们各种八卦加工。

白卉也从原来的房子搬走。孤家寡人的糖太郎,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他死活也想不通为什么白卉会和霍心好上,这个问题困扰着他,折磨着他。无处发泄,除了喝酒,只能拼命工作。

因为工作关系,糖太郎结识了一个成都女孩,林沫。两个人通过微信建立了微妙的感情,在糖太郎痛苦得就要溺死在悲伤的日子里,林沫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一个雨夜,糖太郎喝多了,胆子大起来,给林沫发微信:“咱俩好吧。”

林沫也没废话,回复:“那你来成都。”

第二天一大早,连换洗内裤都没带,糖太郎买了最早的机票,飞奔成都。

一落地,糖太郎给林沫打电话,林沫接下来说的话,让糖太郎哭笑不得:“欢迎你来成都,但一个月之内请你不要找我,找我我也不会见你,我想看看你在成都能不能活下去。你就当成这是一个考验吧。”

说完,林沫就挂了电话。

糖太郎以为是开玩笑,再拨回去,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无奈之下,糖太郎又饿又困,也没找酒店,直接找到了路边摊,吃辣喝酒,结识了川妹子核桃。

核桃一听,也没骂娘,反而动了恻隐之心:“你不是没地住吗?住我家。”

糖太郎呆住:“那你呢?”

核桃一脸无所谓:“我住我闺蜜家。”

糖太郎连忙拒绝:“不合适。”

核桃一拍桌子:“就这么定了,老板,买单!”

当天晚上,核桃安顿好糖太郎,自己去了闺蜜家。糖太郎有些莫名其妙地就在一个刚刚认识的女孩家里睡了一晚上,早上醒来,身上还有女孩身上独有的体香。

糖太郎觉得有些恍惚。

在核桃的帮助下,糖太郎顺利找到了工作。糖太郎找到工作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房子,说什么也不肯继续住在核桃家里。核桃就帮糖太郎大包小包地搬家。

两个人整理房间的时候,糖太郎接到了林沫的电话。

糖太郎说:“我找到工作了,也找到房子了。”

林沫回复:“你来天府广场吧,有事儿找你。”

糖太郎看着核桃,莫名有些内疚。核桃似乎完全没听到,自顾自地整理东西。

天府广场的一家川菜馆子。糖太郎走进包厢,就吓尿了。包厢里密密麻麻地坐麻了人。

林沫介绍,在座的都是她的七大姑八大姨。

林沫说:“我心眼少,所以我家里规矩多,你想跟我好,先得过我家人这一关。”

糖太郎咬牙点头。

三堂会审。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学历?”

“双亲都健在吧?”

“原来在北京月薪多少?”

“在成都打算几年内买房?”

糖太郎回答完所有的问题,已经力尽虚脱。

吃完饭,林沫送糖太郎到门口:“你回去等我通知吧。”

糖太郎灰溜溜地走了。

晚饭,糖太郎和核桃诉说了遭遇:“你说她是不是有点过分。”

核桃感叹:“这女孩也太事儿了。不过也女娃子嘛,天生小心谨慎,也可以理解,你既然都为了她来成都了,就忍忍吧。”

第二天,林沫约了糖太郎,告诉他:“我家里人同意咱俩好了。”

糖太郎松了一口气。

林沫拍出一本日记本,摊在糖太郎面前。

林沫说:“我也不瞒你,谈恋爱最重要的是坦诚相待,这是我欠的账,我家里人不知道,都是我自己在还,你要是跟我好,要帮我还这帐。要是不愿意,现在就可以回去,我也不勉强你。我这个人习惯把丑话说在前头。”

糖太郎一翻,也是吓尿了,粗略一算,至少小二十万,而且都是信用卡欠账。

糖太郎刚想说不,但随即一想,这里面肯定有事儿!也许是子无虚有的考验呢?

当即就拍着胸脯,装大象:“我帮你还。”

林沫也被惊着了:“你确定?”

糖太郎心想坏了,但已经箭在弦上,只好硬着头皮点头。

林沫说:“那好,这个月先还交通银行的,最低还款额是8000。”

糖太郎心里在滴血,还是忍不住问:“你怎么欠了这么多钱?”

林沫回答:“这个我不想说,你也不能问,总之你要跟我好,就得先帮我把这些钱还了!”

糖太郎一咬牙:“好!”

回到家,糖太郎把事情说给了核桃听。

核桃听了终于忍不住了:“怎么感觉是个骗子呢?”

糖太郎坚持说:“绝对不是,不可能是骗子,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骗子,为了爱情也值得试试。”

核桃问:“你现在月工资才3500,上哪给她每个月还8000多?”

糖太郎想了想,说:“我有办法。”

糖太郎一天的时间表是这样。

早上五点起床,六点赶到一家早餐摊,从六点到八点卖早餐。九点赶到公司上班。除了完成工作要求,糖太郎还会承接一些别的工作,替客户介绍资源,从中赚取佣金。晚上六点半下班。回到家七点左右。吃完了饭之后,开始写千字150到200不等的稿子,从星座到鸡汤,无所不包。写到十二点,大约可以产出3——5千字,具体看那天的感觉。很多时候,稿子会直接被编辑毙掉,于是又不得不重写。糖太郎开始叫自己码字狗。

第一个月,糖太郎成功地替林沫还掉了8000块。林沫开始和糖太郎约会,看完电影,吃完饭,林沫说:“作为我的男朋友,你个月要给我零花钱,现在你刚到成都,我先要每个月2000块,三个月之后开始,每个月要3000块,半年后,每个月5000块。”

糖太郎压着火,点头。

核桃听完,忍不住吐槽:“她是把你当银行了嘛?”

糖太郎咬着牙:“也许也是考验呢?我总不能半途而废。”

核桃感叹:“这样考验不是要玩死你嘛?”

糖太郎说:“操,为了爱情,我得Hold住。”

于是,糖太郎就开始了暗无天日的日子。每个月除了给林沫还八千到一万不等的信用卡,还要负责给林沫零花钱。林沫倒是也尽到了女朋友的责任,牵手,拥抱,亲吻,尽职尽责,一点不含糊。甚至在生日那天,糖太郎送她礼物之后,和糖太郎滚了床单。

糖太郎骄傲地和核桃炫耀,说自己成功了。

核桃叹息:“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每一对情侣都有自己的相处方式,你开心就好。”

糖太郎说:“虽然累点,但挺开心的。只要把信用卡的透支都还上,日子应该就好过了。”

核桃听完沉默不语,只顾着吃兔头。

林沫生活很精致,花起钱来不知道心疼。

糖太郎虽然一直忍着,但终于有一天,因为林沫非要买一双一千块的拖鞋,糖太郎忍不住爆发了。

两个人激烈争吵。

糖太郎怒吼:“我挣钱容易吗?帮你还信用卡,我问过一句吗?给你零花钱也是应该的,但是你花起钱来能不能眨眨眼睛?我的钱也不是白来的!”

林沫反应虽然很淡定,但火药味十足:“你是我男朋友,钱的事儿你一定要跟我记得这么清楚吗?我以前男朋友就不这样!”

糖太郎竟无言以对。

糖太郎找核桃喝闷酒。

核桃劝:“你就真的不想知道,林沫到底为什么欠了那么多钱?”

一句话提醒了糖太郎。

糖太郎去找林沫,发现林沫不在。问了林沫的闺蜜,才听说,林沫去监狱了。糖太郎一听,魂都吓没了。匆匆赶到监狱,等了半天,在门口见到了出来的林沫。林沫意见糖太郎,也很淡定,两个人就在监狱外面,聊了起来。林沫说了一段狗血但足以令糖太郎心里翻江倒海的往事。

林沫的前男友叫沈奕。两个人一起做过外贸,实际上属于非法走私的范畴。沈奕一个人顶了罪,进了监狱。林沫非常内疚,答应沈奕自己会把欠的外债都还上。林沫在成都工作还算不错,办了七八张信用卡,透支了一大笔钱,还上了外债。但是自己从此过上了卡奴的生活,非常辛苦。

糖太郎心里在滴血。

林沫很坦白:“我是真心喜欢你,但我答应了要还债,就一定要还,如果你不理解,你给我还的钱,我都可以原封不动地退给你。”

糖太郎一开始听,近乎疯了,搞了半天是在替林沫的前男友还债。

但是林沫的一番话说得又合情合理。

糖太郎一口邪火憋在了胸口,说了一句:“我算过了,还有十万块钱,就能还清了,既然要和你长久,这笔钱我帮你还,理所应当。”

看得出来,林沫深深地受到了感动,扑在了糖太郎怀里,第一次在糖太郎面前,哭得花容失色。

糖太郎心里却是说不出来的滋味。

核桃听后沉默不语。看着糖太郎瘦了一圈儿的脸,不住地喝闷酒。

糖太郎也喝多了。核桃连拉带扯地把糖太郎送回家。

糖太郎像是唱歌似的:“古有花木兰替父从军,现有糖太郎替女朋友的前男友还债,也是醉了。”

核桃照顾好糖太郎,心里难受。

第二天,糖太郎醒来,头疼欲裂。桌子上一杯水,一张卡,一张字条。

“卡里十万,密码六个零,先把信用卡还上。核桃。”糖太郎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刘孃兔头。

核桃一个人吃串串,眼泪直流。

老板问没事吧。

核桃笑着挥手:“辣的。”

见过眼泪流个不停,嘴里念叨着:“兔头辣嘛,辣得的可真过瘾啊。”

此时,一碗冰粉儿递过来。

核桃眼里还噙着泪呢,一抬头,看到了糖太郎。

糖太郎看起来一身轻松,坐在了核桃对面:“辣着了吧?来吃点冰粉。”

核桃眼泪流下来,端起冰粉,吃了一口,眼泪却更多了。

两个人相对无言,一起吃起了串串。

糖太郎的手机响起,糖太郎拿出来看,微信来自林沫,只有短短的一行字:“我们结婚吧。”

糖太郎苦笑,回了一条:“还有两年沈奕就出来了,祝你们幸福。”

然后糖太郎把手机一使劲儿丢到马路上,一辆车疾驰而过,手机四分五裂。

核桃呆住:“你干嘛?”

糖太郎笑着说:“这款手机不适合我,该扔了。”

核桃愣愣地看着糖太郎。

糖太郎掰开一个兔头:“我以前以为自己爱吃清淡的,跟你一起吃了这么多次饭之后,才发现原来我爱吃的是辣的。”

核桃看着糖太郎,辣得眼泪流出来。

而糖太郎脸上,却都是笑。

擦亮双眼,直面内心。

别被你自己幻想出来的表象所迷惑,用五脏六腑好好感受一下,谁才是你在深夜里痛哭,会带你去撸串的那个人。谁才是那个静静地看着你被虐、自虐,心疼得要死,却又不忍心拆穿你的那个人。

爱情还有一个名字叫爽快。

何必拼尽全力地出演一个不被爱的可怜人?

让我们从那些不对称的、变态的、虐心的感情中解脱出来,不做备胎,不喜当爹,不听女神说呵呵,去争,去抢,去拼,去爱。

撒着欢儿奔向那个真正属于你的爱人,她就是你一切操蛋生活的最后终结者。

她在等着你呢,还不快去?跑着去!

你年少,她风骚,怎么忍心让她等太久?

我翻了一下朋友圈,现在,糖太郎的签名改成了:

“每一个被生活虐成狗的人,最后都会找到疼爱它的主人。终于等到你,我的终结者小姐。”

人已赞赏
悦读

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爱情

2015-6-27 17:52:18

悦读

【每日歌曲】我们不快乐是因为有时候想的太多

2015-6-28 0:00: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