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我还爱你 但我也要脸啊

没有人能在一段伤害中全身而退,无论是施暴者还是被害者。...

看完文章后,点击阅读原文


-01-

看过《老友记》的朋友,都对瑞秋有着深刻的印象。

瑞秋,这个敢爱敢恨、有点娇气的女孩一直都存在争议,但正因为珍妮弗·安妮斯顿把这个角色演得深入人心,才能存在如此多的讨论吧。

其中,她和罗斯曲折的爱情故事让我记忆犹新。

罗斯误会瑞秋跟她的同事暧昧不清,一气之下跟打印店的女孩发生了一夜情。第二天一觉醒来,罗斯后悔不已。当他找到瑞秋想要跟她道歉的时候,发现一切都迟了。瑞秋跌坐在咖啡店的角落,失魂落魄地看着罗斯,冰冷地说:“你是我认为唯一一个永远不会伤害我的人。”

不分手,痛!分手,更痛!

罗斯道歉了一整夜,瑞秋也拼尽全力想要原谅他,想要忘记一切,可最终她还是无法战胜心魔,黯然选择了分手。

不久后,罗斯再次陷入爱情,瑞秋却倍感伤心。她一直沉浸在和罗斯的恋情中未能挣脱。当她看到罗斯享受爱情的甜蜜的时候,情不自禁地跟罗斯擦起了火花。

罗斯很是困惑:“明明是你提出分手的!”

瑞秋说:“那是因为我在生你的气,并不是因为我不爱你了!”

太多的感情就是这样吧,爱得越深,恨得越痛,就越是难以原谅。

当爱情走到了分叉口,究竟应该放下尊严,不计前嫌,还是扛起自尊的大旗,放下过去,重新来过?

只能说,每条路都会刺破脚心,痛到走不下去。

-02-

小王是我的读者,跟男友在一起三个月。

剪不断的前女友就像是抽不完的丝,永远会在不经意间发现他和前女友联络的痕迹。

人生最郁闷的是,对方删不完的消息和完成不了的诺言,杀不完的病毒,和恨透了还爱他的自己。

小王问我怎么办,我真想回一个“分”。

看她字句里满是难过,我还是没能忍心。我告诉她,你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再发现这种情况,果断分手,再也别犹豫。

这条建议其实跟那个看似冰冷的“分”并无二致。因为直觉告诉我,男友还是会一如从前,谈着现在的爱,深着过去的情。

我迂回的建议,其实是为了让小王给自己一个下定决心的过程,给自己一个缓冲和预备。太骤然的分离无疑会令她心软,在心里准备了一万次,才有机会在现实中成功一次。

正如我所料,男生在斩钉截铁的承诺后,仍然和前女友保持联络。

当小王把证据甩在男友面前的时候,信任在最后一次打击之下土崩瓦解彻底粉碎,掺杂着男友忏悔的泪,小王不舍的泪,混合重铸成最坚硬的城墙。

小王给我留言:“姐姐,我还是很爱他,但我真的得要脸啊。即使再不舍得,我也不会回头的,第一次发现我竟然这么狠心。”

大度一次,叫宽容;大度两次,叫原谅;大度三次,那就叫怂了。

也许真的放不下,分不开,舍不得。但现实摆在眼前就是他不会改,不会变,不会为了你放下所谓的前女友。

我还爱你,但我真的还要脸啊。

未来你对待爱情可能会无比真挚,不过对不起,那个人,已经不是我。

-03-

我们都曾在爱情中丧失理智。

遇到爱情,基本上就等于与理性的自己分手。

但我还能分清,什么叫做珍惜这段感情,什么叫做24K纯傻。

您大可以继续玩深情,跟前女友正大光明地藕断丝连,没划清界限之前,最好不要来找我;如果在我们的感情正在进行时,你还扮演情深义重,那你干脆再彻底一些,我不会成为你苦苦思念前任的绊脚石,也绝对在你走的时候鼓掌欢送。

放心,我掉头走得决绝,不让你看到我流一滴眼泪。

你要知道,想玩暧昧,女人搔首弄姿起来绝对无比撩人;女人想约炮,但凡有点姿色的,绝对百发百中。可就在我拒绝了一次次比你更好的人的时候,你却把在家苦苦等待着的我忘了个一干二净。

我知道男人都像孩子,无比贪玩。女人这辈子最要修炼的技能就是“大度”。对感情大度,甚至还要对婚姻大度。

你玩吧,尽情地享受自由,等你玩够了,心定了,想回家了。

家还在,对不起,我走了。

我还爱你,但真没到脸都不要的程度。

-04-

没有哪段感情是一帆风顺的。

但客观不可控的困难和主动找麻烦却有着本质的区别。

男人都是聪明的动物,明知道游戏规则,却总有些男人想尽尝新鲜,尽占便宜。

你非要伤害我到心碎欲绝吗?

一旦伤害我一次,那伤口就算是再怎么愈合,还是会留下丑陋无比的伤疤。爱得越深,伤疤就越畸形。无论你在余下的时光里如何讨好,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有着不可见人的秘密。

爱情很难拿捏尺度,端得太高,男人爱你时,你就是傲娇小公主,男人一旦幡然醒悟,女生就免不了坠入尘埃;一开始就太过卑微,在整段关系中就容易被无底线轻视。

到底什么样的尺度才是刚刚好,恐怕每段感情都有不同的理解。

就像黄磊所说:“一般来讲,在家里姿态低、骨头软,顺着媳妇的,在外面一般都比较强大——自信。跟媳妇着急,觉得自己在媳妇面前特棒,一般来讲,在外面都不太灵。”

的确,懂得换位思考的人才有资格收获好的感情,付出是相互的,回报才会是等量的。

没有人能在一段伤害中全身而退,无论是施暴者还是被害者。

被害者受尽伤痛的那一刻,施暴者永远失去了世界上唯一一个最信任他的人。

爱的时候请尽情爱,不爱了要尽早坦白。

坦诚能最大限度地降低伤害,给予双方最大的尊重。

体面地分手,是我对自己最大的尊重。



Nico尼可,90后法学硕士。有精神,也有肉体。偶尔黄,但不污。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个人公众号Nico尼可(Nicobedtimes),新浪微博@Nico尼可coco。


我还爱你 但我也要脸啊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城市病人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