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恋慕与忘却

文/冷莹 大学毕业后,才看出大家的分水岭。在校时大家相差无几的生活质量,毕业后开始呈现出天差地别。有直接搬进了父母布置好的秦岭山下别墅的富二代,也有几个人共同租下一套破旧居民房每日一起出门找工作的难兄难弟。 其中最不容易的情侣是胖头和趣趣,俩人一个做房地产销售,一个做办公室文...

20140718150500314

文/冷莹

大学毕业后,才看出大家的分水岭。在校时大家相差无几的生活质量,毕业后开始呈现出天差地别。有直接搬进了父母布置好的秦岭山下别墅的富二代,也有几个人共同租下一套破旧居民房每日一起出门找工作的难兄难弟。

其中最不容易的情侣是胖头和趣趣,俩人一个做房地产销售,一个做办公室文员,在大雁塔附近一所学校租住了间老师私下外租的简陋单身宿舍。

八十年代的老房子,冬天没暖气,夏天没空调,漆黑狭长的过道里灯总是坏。好几次我们几个同学去找他俩,一进过道就变睁眼瞎,只好一个拽一个以开火车的方式摸到他们家门口。

但一进屋,就是亮堂的。北向背光的房子,只要主人一回来,灯就大大小小都开着。小两口有生活情趣,墙壁自己动手刷成粉蓝色,窗帘桌布还有讲究的桌旗杯垫上都是趣趣手工制作的褶着的精巧木耳边,水养的绿萝在屋里高高低低地垂吊出一丛丛绿意。十几块钱的手磨咖啡机在趣趣手里欢快地旋转工作,胖头蹲在地上用电磁炉给大家烧热水。在他们的笑容里,任谁一眼望去,这屋子都是用来盛放幸福的。

胖头和趣趣都是容易自足的人,他们俩的一致观点是:现在穷不一定未来穷,当下过得不开心未来则无法弥补,所以开心才是正经事。

这一对乐天派情侣是大家眼中的典范,让人羡慕。

有天大家约出去吃烤肉,趣趣要加班来不了,胖头一个人来的。宋芸来的时候嘻嘻笑道:“胖头会迟到。刚路过百盛门口见羽西在发试用装,胖头在排队,前面还有很多人。”果然,胖头过了二十几分钟才满头大汗地跑来。胖头坐下,一边抹掉头上的汗,一边大大方方说:“百盛门口一个什么牌子化妆品在发试用装,一袋试用装里东西有好几种,听说平时卖得挺贵的,我去给趣趣领了一个。”在场“哗”的一声群体喧然,发声的都是女生。还有谁的男友会这么有心,为了给女友领个试用装肯站在女生队伍里排半天队呢?众女眼里都是羡慕。

冬天,我推着想出门看雪的郑丛在大雁塔北广场里散步,远远看见胖头和趣趣。两人大概刚从澡堂出来,手里挎着盛放沐浴用品的小篮子和装了脏衣服的塑料袋,趿着绒布拖鞋,手拉着手有说有笑踏着薄雪往家走。他们租的屋子里没有单独卫生间也没暖气,每次只能去公共澡堂洗澡。我看着他们俩走过去,湿漉漉的头发在寒冷的空气中冒着白气,一缕缕冻得笔直,像两只小刺猬。我没叫他们,凝视着他们很久的郑丛回过头来对我笑一笑,眼神里全是温柔。他不认识他们,他只是被他们的幸福打动。

胖头工作很努力,他做业务做到连我们这帮老同学都不放过,挨个打电话询问要不要买房,不管你答买不买,他总是隔一阵一个电话打来自顾自介绍最近他手里又有哪处房源,宁可骚扰不能错过。我们这帮同学,有三分之一的房是经他手买的。

胖头做销售殷勤但不讨人厌,很热情有眼色,曾经为了卖房子去给一个意向买家接了半个月的孩子上下学,殷勤到对方不好意思再说NO。

胖头很快就做了销售部经理,工作第四年,月薪变年薪。这一年,他买房买车,红光满面。大家都说趣趣挑了支潜力股,趣趣笑得甜蜜蜜。

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有天宋芸拉我一起逛商场,结果在一家钻石品牌的柜台前碰到胖头和一个年轻女孩在看钻戒。

璀璨的水晶灯下,胖头伸出手在柜台上指了又指,兴致很高地挑了一款又一款,看它们被戴到女孩纤长的指间。

我和宋芸对视一眼,默契地转身进了鞋包区。要不要告诉趣趣?我们谁都没有勇气。

就在第二天,我和宋芸都接到胖头电话,还有其他几个关系好的同学。胖头请我们周五晚上一起赶到不夜城商场助阵,他要在那里向趣趣求婚,胖头还要求我们暂时都不要声张,瞒着趣趣一个人。

胖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和宋芸都懵了。

周五晚上,我到商场的时候,看到中央空地上铺满了鲜花。空中高高低低地飘满了紫色气球,上面挂着小条幅。宋芸拉我看小条幅上的字,诸如:小趣趣,我爱你、你是世界上最甜的甜心、想看你八十岁的表情、爱你的一秒都不容错过……这表达,我惊出一身鸡皮疙瘩。我抬头找了个遍,没看见胖头在哪。我们一群老同学,站在人家的商场中央不知道何去何从。

趣趣走进来时,大家正欲向她扬臂打招呼,就见旁边一头毛茸茸大胖熊晃着大屁股跑过去,扑通一下跪倒在她面前。

那头大胖熊情深意切地开口说道:“亲爱的趣趣,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的第六年,这六年里,你给了我这世间最温暖的情感,也陪我受了不少苦。因为你,我找到了奋斗的动力,因为你,我的每一天都充实而快乐。遇见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我希望我的余生,都能这样幸运下去。亲爱的趣趣,你愿意嫁给我吗?”胖熊张开手,熊掌里亮出一枚雪亮钻戒,另一只熊掌摘下头上的熊头套,露出脸来。

趣趣捂着嘴,又惊又喜地愣在了原地,眼泪滚下来。

大家立即知道了自己要干什么。刹那间,全场的人都在欢呼:“嫁给他!嫁给他!”

叫得最欢的是站在胖头身后的姑娘。我和宋芸不约而同“咦”了一声,那不就是和他一起挑戒指的那个?

姑娘蹦老高,喊道:“嫂子!嫂子!嫂子答应他!”原来是胖头的亲妹妹,专门从蒲城赶过来帮胖头求婚的。

趣趣点了头,大家热烈的掌声过后,还不见胖头站起来。就在大家纳闷的时候,只听胖头说:“趣趣,拉我一把,我跪得腿抽筋了……”

趣趣和胖头就这样修成正果。

他们的婚礼上,很多人都大方地流露了心底的羡慕。是啊,一段初衷无邪的纯净感情,走到现实生活中,趟过贫穷不易,终于迎来春暖花开。在并肩的陪伴和奋斗里,钱来了,人还在,这无非是世界上最俗气却又最难得的幸福。

如果故事就此结尾,他们就完成了童话里的桥段,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都说趣趣有旺夫命,胖头婚后事业越发顺风顺水。他辞去高薪工作,自己开了个公司,不出半年就打理得有声有色。

第二年胖头换了辆陆虎,第三年给趣趣买了辆速腾。再后来,胖头又嫌趣趣的工作收入太低又太累,让她辞了职待在家休养。

很多女同学羡慕趣趣,趣趣笑着摇头,只被她们看成了矫情。

事实上,趣趣越来越寂寞。胖头越来越忙,一开口,关注的总是房产政策、市场和经济,要不然就是他最近迷上的高尔夫和滑翔。这些都是趣趣如何也不感兴趣的,两个人的话题越来越少。有一阵趣趣总是找我们去逛街,大家都很忙,有时候约不到人,趣趣就一个人去。有次她微信里发了张一个人吃火锅的照片,言语很俏皮,但没有掩住孤独的心酸。

有次几个女朋友坐在一起聊婚姻,趣趣感慨,现在的她和胖头,晚上吃饱喝足往床上一躺,不出两分钟,呼呼入睡。

不久,趣趣找到了自己的出口,她去学习瑜伽和茶道,乐在其中,并认识了很多同道中人。

聪慧如趣趣,后来办了间自己的茶艺会所,在一处幽雅静地,绿竹苔石,莲池相印,檀香袅袅,茶禅一家,后庭辟出一间玻璃房作为瑜伽调息间。整个设计很有特色,唯美别致,茶也选得高端精细,深得一众高端茶客的心。

会所的收费高得让人咋舌,却从来不缺顾客,不管什么时候去,总见那会所丛丛绿阴掩映里悄悄散落着三两茶客。为了保证环境的清幽,趣趣还严格限量会员资格,这里不是想来消费就一定能来的。

会所开张不到半年,趣趣已经把当初办茶艺会所从胖头那拿的钱全存回了胖头的卡上。两年下来,趣趣没有做胖头的居家阔太太,一不小心反而跻身了这城中小富婆的行列。

胖头和趣趣看上去越来越不像一路人。

胖头越活越年轻,什么时尚穿什么,头发每天定型水一抓,有型有款。有次去巴厘岛的时候迷上了潜水,后来每年总要抽空飞去海岛玩个痛快。三十多岁的人,总被人当成二十来岁小毛头青年,浑身都是锐气。胖头也很擅长拉关系网,他关系维持得大多不赖,每日电话叮叮作响,应酬马不停蹄,称兄道弟,乐在其中。

趣趣却是越来越静了,最喜一身白麻素衣,头上盘着乌木如意云纹黑簪,看的是佛经,瑜伽、禅茶中修养身心,手机多半时候关机,几乎只用来查收短信。我们都疑心她再这样下去有天要出家。会所的客人被她限之又限,名气却是越来越大,完全无需忧心盈利。

回想起来,胖头和趣趣这对情侣在我们同学中占过很多个“最”:最穷情侣、最恩爱情侣(之一)、最大动作求婚、最成功创业者、最富贫二代。

后来他们又创了个“最”,我们大学同学里最早离异的夫妻。

他们离婚的时候请大家吃了个饭。大家在这之前都没吃过别人的离婚饭,一时之间不知道以何种表情来面对。胖头和趣趣倒是大大方方,俩人举杯,互相感谢对方这些年的照顾和陪伴,都肯定对方给了自己最美好的回忆。清脆的碰杯声里,两个人向大家宣告他们的婚姻结束。

“以后就是好朋友,遇到事情,找我。”胖头说。两人笑着拥抱了一下。

看呆了我们整桌连吃都不记得了的傻货。

后来私下里问及原因,俩人的说法很一致。没有出轨,没有争吵不和,就是觉得俩人不合适了,继续在一起,不幸福。

时间在走着,人都在变。他们都在岁月里成长得太快,成长出自己和对方陌生的样子。可他们又彼此喜爱自己的新模样,仿佛那才是潜藏在骨子里很久的自己。

那么,走不下去时,就是道一声珍重的时候了吧。

胖头说:“同甘容易,共苦也不难,但同甘共苦连在一起,却需要全世界的运气,这样的运气我没有。在全世界的运气里,趣趣给过我最好的一半,我知足了。现在我们不再适合彼此,那就各自安好吧。江朵,你原来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各自安好,比什么都好。就是那样。”

趣趣说:“我二十岁的时候经历了最好的爱情,三十岁的时候得到了最好的自己,我是幸福的。只要过程是美好的,离婚并不可怕,我们不过是享用了这段婚姻的美好时光,在它变坏之前告别了它。”

我们都当他们是强装豁达。

孰料俩人离婚后,竟然真的做成朋友。

俩人父母家都不在本地,中秋节时,有同学碰见俩人一起在餐厅吃饭。

有一阵胖头公司突遇问题,资金断链,趣趣二话不说,拿出全部存款相助,帮胖头渡过了难关。胖头还钱时,特意给趣趣送上从巴黎带回的诸多礼物。

再后来,有年同学聚会的时候,有人提议叫趣趣,胖头摆摆手,体贴地替她解释道:“趣趣不爱热闹,而且这阵交男友了,是个搞书法的,也喜静,两人成天在会所待着,不会想出来的。”此时,胖头也已与新女友谈婚论嫁,女孩是空姐,时尚活泼,除了忙点,两人感情不错。

昔日夫妻至此,莫过于另一种福分。

只是,偶尔想起这样从容观望彼此的他们,想起他们从前的诸种,我的心中还是有隐隐的难过。

为什么呢?大抵,是因为他们经常会让我想起一句黄碧云说过的话:恋慕与忘却,便是人生

残忍的从来不是人,是时间,它偷走爱的脚步如猫轻盈。

原来,我们的恋慕与忘却,于这庞大人生说来,终究都是寻常的事情。

原来,我们都是同一片海里的鱼,纵使不再同行,只要各自安好,游向了哪里,竟然都不重要。

人已赞赏
悦读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2015-7-4 14:51:21

悦读

一个人的北京

2015-7-4 17:16: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