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妖怪,别跑

别回头,就往前飞奔。我知道你没有忘,但是你很勇敢,你终于打败了妖怪。...

越是存在记忆深处的人,越是模糊的存在着。

整天在我身边晃晃悠悠没事的人除了耿宇就是海子了。耿宇的工作很悠闲,别人快吃午饭他才起床,别人还没下班,他都到家了。而海子跟我们都不一样,他叫吴仁海,我们都叫他海子,海子还算是个富二代,他认为还不错的工作。

所以他经常喊我们去喝酒,几乎我每次给陈木打电话的时候,陈木都在赶案子。

他也是我们 当中最早结婚的一个,唯一的一个。

当时我们都嘲笑他走进了自己亲手挖的坟墓里,他乐得屁颠屁颠的。

一天晚上我接到雪菲的电话,我说:“想我了嘛?还是要请我吃饭“

雪菲说:“别闹了,有正事“

我说“那你严肃点说”

“……”

雪菲说:“莉莉离婚了你知道吗?”

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再说一遍?”

“莉莉,海子的老婆,就是这个莉莉,他们离婚了”

“我没听他说啊”

我说完这话,才发现好久没有跟海子联系了。有时候我也很忙,忙起来谁的电话都不接,所以也有些日子没见着海子了。雪菲也是从小雨那听到些小道消息,莉莉是小雨的朋友,小雨是雪菲的闺蜜。这一来二去的,传到我这里不知道变了多少味。简单跟雪菲说了几句,挂了电话后马上给海子打电话,电话那边永远都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看来,这消息十有八九是没错了。

海子和莉莉是我们这里面的模范夫妻,大家在一起的时候,都说,将来找对象一定要像他们这么恩爱。可是这才不到五年,这才哪到哪啊。

那天我在写稿子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我一看是海子,接起来就问他在哪。

海子说:“出去玩了,刚回来”

我说“莉莉呢?”

他说“谁?”

我说“莉莉,莉莉啊”

“不认识”

他说话的语气带着些绝望,我没有说话,他继续说道:“来我家喝酒”

我说“好”

我到他家的时候,桌子上摆满了酒杯,地上全是酒瓶。吓得我退出去,关上门,重新打开,结果还是那样。

海子说:“这个点我估计也就你没睡了,陈木肯定在赶案子,耿宇肯定在睡觉,只能找你陪我喝了。”

我说:“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就算我睡了,我也得起来陪你喝啊”

我两就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开始喝,面前桌子上的杯子喝了快一半了,我打了个饱嗝说:“你这么有钱,连个下酒菜都没有吗?”

他说:“这不是有回忆吗?”,说着开始流眼泪。

我说你别哭啊,我不吃了还不行吗?

海子说他和莉莉离婚了,但是没有告诉我原因,我也没有问。但是我知道这不是他的真实意愿,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毕竟我也没有结婚,哄哄小姑娘还行,安慰大老爷们真没试过。

我说,你心里有什么苦,一股脑说出来,说出来就好了。

他说,高二那年,我根本不用好好听课,因为我不需要考大学。但是为了能跟她去一个学校,我开始拼命的做题,哪怕从没听过一节课的科目,也要努力去看书。即使一道题也没对,我也坚持的做下去。

高考前,我说我喜欢她,她说如果考到一个大学就做我女朋友。虽然我家有钱,但是自己有学问才能管理好公司。虽然我花了点钱,但是还是去了同一所大学。

大一那年,她说有个学长喜欢她,天天纠缠她。有一次还差点给她扑到了,把她吓哭了。我二话不说,直接找他拼命,刀没拿稳,把自己脑袋砸个口子,吓的那小子再也没来过。

大二那年,她兼职挣到了第一笔钱,请我吃全家桶。我们吃了半夜,以前从没觉得全家桶能这么好吃。

大三那年,我就直接回单位上班了,她说她理解我,因为男人需要有事业。我开心的睡不着觉,总觉得自己捡到宝了。

大四毕业,我们结婚。

今年,我们离婚。

我听着很不舒服,有些爱是刻骨铭心的,可是却不是流芳百世的。

他家装修的很好,都是按照莉莉的想法来装饰的,客厅有一面强涂上了可爱的粉色,贴了些卡通贴画,中间有一小块粘了些莉莉的照片。

他端着玻璃杯,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墙边。看着墙上一张一张的照片,盯着看了一会,然后扯下一张,塞进酒杯里,然后一仰头,把酒一饮而尽。

他背对着我,但是我感受到血红的眼睛里,似乎留下了眼泪。

他说:“这酒,真烈”

我没有说话,把酒杯里的酒一口灌下去。

大概过了两年,海子就一直这么单着,我们也都开导他可以开始新的人生了。但是他总是说,让我们不用担心他,只是还没遇到对的人。

有一天海子问我说,“你还记得你前女友吗?”

“什么?”

“她长什么样子?”

“记不太清了”

海子淡淡的说道:“有时候我能感受身边充满了她一举一动的影子,甚至是她的笑声,她嘴角上扬的样子,她说话的语气,她生气的样子,她骂人的样子,她委屈的样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想不起来,她的脸到底是什么样子了。明明她的一切我都记得很清楚,可是她的脸在我的记忆力越来越模糊了。”他说着竟然掉下了眼泪。

我说“你别哭“

他说“没哭,我只是流眼泪”

我们都只有一颗心,即使在内心深处给她留了空间。可是存的太多了,画质也会变的渣。

我说:“是时候放下了,你放不下的不是她,而是你们的回忆,比如她的笑声,她的语气,她和你说话的样子。但,也仅仅只是回忆而已”

海子没有说话。

这世上有多人走不出自己的迷宫,看似铜墙铁壁,极乐无穷,可是这迷宫里怎么却有这么多妖魔鬼怪。

希望你明白的不会太晚,希望你还没被妖怪吃掉,希望你早些走出这迷宫。你睁大些眼睛,看清楚,那些回忆是妖怪啊。

今年年初的时候,海子准备领证了。

今年年初的时候,他说他害怕,所以我开车拉着海子去的民政局。

我问,你害怕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了。

他说,害怕这个坟墓又被人给掘了。

一路上,他坐立不安。到了民政局门口,我看到女生已经在门口站着等他了。他坐在车里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然后跟我说,李冉,我这就是二婚了。

我说,恭喜你二进宫。

今年海子结婚,我和雪菲都去参加婚礼了。司仪说,吴仁海,你愿意娶你面前这个善良可爱的女士为妻吗?无论富贵 贫穷 年轻 衰老,你都与她长相厮守 共度白头,你是否愿意?

海子盯着新娘说,我愿意,我定护她一世周全。

雪菲喝了一口酒跟我说,莉莉让小雨托我带一份礼金过来,等下,你帮忙给海子吧。

我嘴里还叼着鸡腿,突然定住了,然后掉了下来。我说,不需要了。晚上咱们拿着再喝第二轮吧。

陈木嘴里还叼着鸡腿,突然静止了。

耿宇嘴里还叼着鸡腿,突然静止了。

大家连眼睛都不敢眨了,我说,这份礼金,应该收的人是咱们,不是海子。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人是我们,他又不告诉我银行卡密码,喝醉了都是我掏钱,这钱我们得喝回来。终于他不在怀念了,终于有人陪他走下一段更幸福丰盛的旅程了,她最好的温柔,就是别再打扰了。

大家狂点头道,好啊好啊!

就好比两个走进坟墓里的人,你突然复活了,你烧了点纸钱过来,告诉他你对不起他,这没有任何意义,就让他安静的睡着吧。

别回头,就往前飞奔。我知道你没有忘,但是你很勇敢,你终于打败了妖怪。

新婚快乐。



咚咚咚:简书推荐作者,不知名作家,愿我们终会失忆,忘掉那些残酷的纪念品。新浪微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在哪呢


妖怪,别跑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城市病人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