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遗憾和未知,这大抵就是生活的本质

文/猫伯爵 昨天错过喜欢的作家签书的糟糕情绪在睡了一觉以后平复了许多。觉得世间各种应对人生不测的安慰剂,“好好睡一觉”在大多数时候都发挥作用。有时到了晚上,不知道怎么各种深藏在心里的情绪以及白天没消化掉的纷杂心思,就会乘着四下寂静偷跑出来扰民。为此我非常嫉妒我先生的5秒入眠神功,...

遗憾和未知,这大抵就是生活的本质

文/猫伯爵

昨天错过喜欢的作家签书的糟糕情绪在睡了一觉以后平复了许多。觉得世间各种应对人生不测的安慰剂,“好好睡一觉”在大多数时候都发挥作用。有时到了晚上,不知道怎么各种深藏在心里的情绪以及白天没消化掉的纷杂心思,就会乘着四下寂静偷跑出来扰民。为此我非常嫉妒我先生的5秒入眠神功,他曾问我有没有过自己的happy place,就是一想起来便会一扫脑中愁云的美好回忆或者想象空间,就这样想象着身处happy place很快就会全身放松进入梦乡。可大多数情况下,只要我一发动往事的走马灯,就根本停不下来,好笑的伤心的,一幕接着一幕根本没法收场。

我想起另外两次让我痛苦不已的错失经历。一次是在我14岁时和朋友相约去参加偶像的见面会,但由于那天到场的人太多,保安由于安全考虑当场宣布取消了见面会,见状我和朋友有点失望的回家了,可是在晚上的娱乐新闻里我却看到报道说后来那个偶像因为觉得对不起歌迷远道而来的心意,后来竟然又决定还是出场。我当场崩溃,摔了碗筷就冲到房间里一头倒在床上,越想越不公平越伤心越委屈,最后哇哇大哭起来。当年要见个偶像其实也挺不容易,没有网络的年代,所有消息都得眼明耳尖地从杂志电视广播上搜罗。上次回国我还从抽屉深处翻出当年积攒的明星照片海报,当年的他也是那么年轻稚嫩,就像一把水淋淋的芹菜。

后来我再也没有迷过任何偶像歌手明星,追星的那种澎湃激情估计在青少年时代那次嚎啕大哭中全部消耗光了,甚至在得知村上签书消息那一秒之前的好几十年里,我都没有丝毫想要见他本人或者要签名的意愿。可不知道怎么的,这次错失的打击竟然那么猛烈,猛烈地连我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大概唯一能与昨天我悲伤心情相比的,就是我大学时的另外一次错失经历了。

大二时我的班导师通过各种神力给全班同学拉来一项碉堡的课内项目——为今年的葡萄牙青年电影节做官方宣传片。被选中第一,二名作品的俩人,还会被邀请去葡萄牙参加为期一周的电影节活动并担任嘉宾评审,所有开销主办方赞助。很难以置信的,这种一辈子一次的好事落在了自己头上,我的作品被选中成为了宣传片,一连几天我都欣喜若狂无法自拔。电影节安排在八月举行,于是那年暑假我也没有回国,一直到出发之前的好几天都还在不断忙着各种机票签证,打点行头,心里满怀期待。

结果晴天一个霹雳,在出发的前一天我突然病倒了。

从下午开始就猛烈地发起了高烧,晚饭没吃一半就全吐了。半夜被送去急诊时几乎神志不清,早上醒来后只觉得脑袋疼地要炸开,而双腿如同棉花一样无力。人生就是这么让人无法意料,于是最后我只得眼睁睁看着我室友——另外一个作品被选中的同学,坐上去机场的出租车。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发呆,心想真是一个适合飞行的好天气。更痛苦的事还在后面,一周后室友回来了,在他开门的一刹那我的心突然像被什么锋利的刀子挑搅起来,表面上我得装着没事人一样,一面打趣自己好遗憾啊真可惜没去成,一面听着对方眉飞色舞地讲述电影节的所见所闻各种奇闻趣事,心里不知道是在流血还是流泪。室友带回来满满一箱东西,印着电影节logo的T恤,刊物,以及无数写着我的名字的纪念册,礼物,漫画书……我记得当时我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委屈和难过,呜咽了几句寒暄,甩手回房间关上了门又大哭一场,那阵子家里的气氛也十分尴尬,室友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我,我也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大概也是很多个“好好睡了一觉”后,终于这难过的心情被时间慢慢冲淡,新学期开始后我又生龙活虎起来。

虽然遗憾永远都会是遗憾,好在当下我都尽最大努力地发泄了心中的不满和委屈,想来我很感激那些在我发泄情绪时任我哭闹的人们,该咒骂的都咒骂了,包括命运和自己,也因此觉得轻松了不少。这种时刻其实别人能做的事情也不多,只能自己消化。最近在网上看到很多关于抑郁症的帖子,觉得大家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时,最好当下发泄出来,即使当下得罪了人也可以事后道歉,不要憋着不说最后伤了自己宝贵的心。我们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所以生活里才需要朋友。

其实今天我已经很淡定地想开了很多,加上认识或者不认识的朋友们的安慰(谢谢你们)。想起村上曾在某篇游记里记录了自己某次开车开出几百公里后发现护照机票忘在宾馆的倒霉事,想来永远没法有人预知悲剧,也不可能有人提前通报喜讯,觉得生活大概也差不多都这样吧。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