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蚁族的奋斗》,戳中毕业生苦逼的神经

“每只蚂蚁都有眼睛鼻子,它美不美丽偏差有没有一毫厘。”天后王菲拿着红喇叭这样唱着。社会中有这样一个族群被称为“蚁族”:他们是“80后”、“90后”大学毕业生,漂在异乡打拼,在低收入生活中沉浮,有远大的理想却常常被现实“打击”,他们常常聚居在城中村。工作:想说爱你不容易《蚁族的奋斗...

“每只蚂蚁都有眼睛鼻子,它美不美丽偏差有没有一毫厘。”天后王菲拿着红喇叭这样唱着。社会中有这样一个族群被称为“蚁族”:他们是“80后”、“90后”大学毕业生,漂在异乡打拼,在低收入生活中沉浮,有远大的理想却常常被现实“打击”,他们常常聚居在城中村。

工作:想说爱你不容易

《蚁族的奋斗》中,大学生毕业后无法找到工作或工作收入很低,颇为无奈。保险推销、电子器材销售、广告营销、餐饮服务是“蚁族”的主要工作,有些人甚至处于失业状态。《蚁族的奋斗》中,赵荣生毕业后带着“伟大”的理想和自尊留在北京,他处处碰壁、失业,曾经发出去三百份简历都没有找到工作,于是他给自己定制了“离开时间表”,最后一搏。虎一帆大学毕业没有成为IT男,为了生存去做了电器维修的行当,希望靠自己努力在北京和女朋友过幸福的生活。同样为了梦想来北京讨生活的赵大宝,善良到可以让赵荣生蹭吃蹭喝,面对一份工作,别人要养家糊口,二话不说他自愿离开,成全别人。奋斗出好日子,是所有“蚁族”的动力源泉。

生活:合租房里的艰辛

有住的地方遮风挡雨,不至于流落街头,对收入不高的“蚁族”来说,就特别满足了。《蚁族的故事》中,唐家岭成为“蚁族”聚居地。现实生活中,北京唐家岭这个城乡接合部曾是很多“蚁族”的窝。租住在这里的“蚁族”青年,就像大学时代一样,几个人合租在一起,“巴掌大”的地方,有架子床、合用桌子,卫生间等生活设施公用。在宿舍里煮个泡面、弄个火锅,成了生活的常态,因为这里就是另外一种“学生公寓”。对虎一帆女朋友张晓燕这种“无背景”、“无学历”的普通上班族,穿着仿名牌却衣服开线,被当众羞辱。到手机店买个手机,因为要便宜货遭小姐白眼,在夹缝中生存,还要忍受好色上司的性骚扰。

情感:无处安放的心

每个窝在小宿舍的“蚁族”,对家人都有无法诉说的辛酸,在没有混出个人样前,报喜不报忧。所以,赵荣生虽然过着破败的日子,还要维持可怜的“自尊”,不跟父母通电话成了常规手段。虎一帆母亲想看儿子过得如何,虎一帆干脆直接花钱“租”个单元房,打肿脸充胖子。

而“蚁族”的爱情,也因为生活条件而无处安放,赵荣生无车无房,被相处多年的女友抛弃,幸好遇到了“楚楚”才重获新生,但现实生活中,这样的女性在网友看来是那么的遥远。虎一帆和张晓燕这对情侣也因为条件不好得不到长辈祝福,最终爱情被现实打败,张小燕委身老板。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