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愿都能有酒喝,有梦做,有马走天涯

所有的苦闷都得随着深夜的风一起被吹散,道理总是会懂,就是过不好一生。...

我有个朋友叫不乖,据说是因为小时候常常哭闹而起的名字。

不乖是个女生,也是个男人婆,平胸,脑子也没有很好,爱好男,穿着男,也暗恋男。

不乖就暗恋过一个男生,就是兼职时对面咖啡馆的咖啡师。

不乖和我都很喜欢喝咖啡,不过我还很喜欢喝酒。

不乖有一次在对着玻璃窗发呆的时候被同事取笑说是不是偷看对面的帅哥,不乖瞬间就囧了。对于不乖这种没有开过情窦的男人婆来说,偷看帅哥实在是件很丢脸的事,何况人家还没有偷看。不过也因为如此,不乖第一次注意到对面那个很高,很瘦,很腼腆的男生,那个清秀有些麦肤的男生。

男生很安静,不乖打听到男生叫文兆,很文静的名字,还打听到男生单身,更打听到男生身边还有一个追求者。

本来不乖没有放男生在心上,但是同事总喜欢开玩笑,说着说着,不乖对男生也有了异样的情愫,开始在乎,而至不忘。

先上心的人总是吃亏的。

不乖托同事要来了微信,加了却不敢聊天,想去店里坐坐能和他当面说话点单也不敢,圣诞节偷偷让同事送去精心包装的红苹果,很想很想给他发信息,最后却变成了和我诉相思之苦。

后来新春也过了,男生却离开了,不乖又打听到了男生所在的新地点,偷偷跑过去,这次不乖和男生对话了,因为男生早就知道不乖暗恋他,咖啡店的同事都有在议论,一个人总是格外关注一个人,那么他总是会有感觉的。

不乖就像捡了宝中了奖一样兴高采烈。

可下次不乖去,男生又走了。

第二次了,不乖又打听到了男生的新地点,不乖忍耐不住,又偷偷去了,不过不乖自己说,没有被男生看到,但是感觉男生像是知道有看到的。

果不其然,男生又走了。

第三次,不乖还是打听到了,好想忍住不去,每次见面都在和我讲,好想好想去。

当然最后还是忍不住去了。

不乖第四次打听到了。

不乖为什么能打听到?

兼职时店里有个小女生加了男生微信,性格开朗活泼的女生很快就能和男生聊得很好,成为兴趣相投的好朋友,这所有的信息,不乖都是通过女生得来的。

不乖虽是个男人婆,可是不乖骨子里还是女生,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也会有所腼腆,害羞,会拘谨,看到会脸红,会不知道该说什么。

第四次不乖再没有去找他了,不乖知道了一些真相了,为什么每次去完男生都要离开那里,不过也是不想不乖来找罢了。

不乖选择回归自己,要去梦寐以求的云南丽江,去大理,去旅行,去喝马奶酒,看民族舞,骑马,去看湛蓝天空下可爱的牧民。

风和丽日的三月,不乖第一次乘坐飞机出发了。

虽是三月,还是有点微凉,不乖扛着单反,穿的有点不搭,谁让天凉飕飕呢。云南的小河水清的让人想犯罪,不乖半吊子的拍照水平还没路人拍的好看,小船儿轻轻摇,天空很蓝,太阳很明媚,同行人都很友好,不乖觉得一点都不郁闷难过了。

不乖下一站就去了骑马的地方,骑到一半有个中转站,去到一个有牧民的地方,晚上有篝火,有烤羊,热辣的马奶酒,象征欢迎的围脖,坐在低低的棚包里,他们在跳舞,唱歌,不乖一个字也没听懂。中途一个小姑娘拉起不乖,不乖跟着一起扭,汉子性格的不乖腰扭得不规范,小姑娘一直摸着不乖的腰,不乖怕痒,一会便下来了,有个导游来翻译,说是说不乖长得好看,跳舞会有好运气发生的。

不乖去了一个星期便回来了。

第一天见面,我就拉着不乖去了清吧,台上熟悉的歌手在唱着去大理,我却偏爱他唱当你老了,厚沉的声调,让人看到夕阳下,一把摇椅上坐着的老人。

当你老了

眉眼低垂

灯火,黄昏不定

清吧氛围我想更能勾起不乖的内心。

不乖是单亲家庭,妈妈是早期从越南被骗过来的,和爸爸感情并不合,后来离婚了,不乖内心敏感自卑,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从小听父母的争吵。

半场休息已过,歌手唱起刘若英的心动,不乖眼神里才开始有些闪动,透过五彩霓灯,我坐在对面,不乖半撑着手,眼睛刚好在杯子边沿,蓝色的玛格丽特刚好衬出不乖眼底的红。

“靠,累了。走,吃烧烤去。”

凌晨两点,跟着不乖偷偷爬过栏杆,空旷的五河大道上没有一辆车,只有几辆停靠在路边的的士,不乖趁夜哼起了调调,听不出来是什么歌,不乖说,是自由创作。

就像躲在被窝关着窗户拉着窗帘不知道窗外的刮过去的大风一样,你心里起了一阵飓风,而这世界仍然浑然不知。你能知道零点的天空很空澈,清晨的太阳几点升起,你知道所有的苦闷都得随着深夜的风一起被吹散,道理总是会懂,就是过不好一生。

愿大家都能有酒喝,有人陪,有梦可做,有马可骑,可一起逛天涯。


晚安。


原创内容,转载请联系作者。


愿都能有酒喝,有梦做,有马走天涯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城市病人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