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与往事签约

         那一年,我上初二,正是不知愁的年龄。整天无忧无虑地从学校晃回家里,除了考试简直就没什么事会让我自己头痛的,日子过的简单而快乐。在老师眼里我是个顽劣的学生,老爸也为了我如“熊市”般飘忽不定的成绩急得狠揍我,我却我行我素。土豆是一个很出色的女孩子,美丽、温柔、可爱,...

   

与往事签约

00:00/00:00


     那一年,我上初二,正是不知愁的年龄。整天无忧无虑地从学校晃回家里,除了考试简直就没什么事会让我自己头痛的,日子过的简单而快乐。在老师眼里我是个顽劣的学生,老爸也为了我如“熊市”般飘忽不定的成绩急得狠揍我,我却我行我素。土豆是一个很出色的女孩子,美丽、温柔、可爱,最炫的是她的成绩和她人一样棒,从小到大一直是第一名,她是老师最喜欢的学生。
    然而,这一切都不能阻碍我和土豆成为铁哥们,因为我们从幼儿园时就在一个班里,从小玩到大。那时,我常常把勺子伸到她的碗里把我最喜爱吃的红烧肉扒拉到我嘴里,也总是搬着小板凳和她坐在一起翻画报。所以,我们的友谊是经过红烧肉的考验的,这是我和她的秘密。

     于是,有些不明真相的而又暗暗喜欢她的男生总会在背后对我咬牙切齿,却又无论如何也搞不明白一个如此出色的女孩子,怎么就偏偏喜欢上我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臭小子,整天和我在一起呢?对于这样的流言我和土豆从来都是先翻个白眼,再嗤之以鼻根本不屑去解释什么的。他们不明白,我和土豆不仅仅是死党。其实,他们更不知道,土豆才不是他们眼里那种文静、乖巧,只知道学习的女孩子。和我一起的时候,她爱说爱笑,有时候甚至比我还能疯。用土豆自己的话说,我和她是真正的“臭味相投”。我们都喜欢足球,闲的时候常坐在一起神侃,有时候争得不可开交。她说我是一个臭脚只会胡踢,而她才是真正的“旁观者清”。我一是语塞,只好重重地“哼”一声再撇撇嘴来驳斥她的观点。
       吵归吵,土豆挺喜欢看我踢球的。也只有她看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浑身是劲,满场飞奔异常活跃,一脚把球从足球区直接旋进大门,还不忘洋洋得意地扭头问她:“怎么样?职业水准吧!”她明明写了一脸的“服了”,却仍然打击我一句:“一般般啦。”有时为了不让别人听见我们说什么,土豆和我在一大张白纸上你写一句我写一句的,再揉成团扔来扔去的,久而久之竟然扔了满满两抽屉,她戏谑说要把那些纸装订起来,万一有一天我们之间有人成名了,可以出一本回忆录谈话录什么的。我却认真起来,悄悄把纸团一张张弄平再编上号交给她。她愣了愣,轻轻骂了我一句:“傻瓜,叫我一起弄嘛!”似乎是有些心疼。我傻乎乎地笑了,不知直接是被我们的友情还是别的什么感动了。土豆和我就这样吵吵闹闹,我笑她“表里不一”,扬言要向全校男生揭发她。她先是捂着嘴“吃吃”地笑,继而说我是一匹野马不服管教。有时我真的会乖乖地听她的话老老实实地刻苦一阵子。这样的日子一天又一天过得不紧不慢,直到“合久必分”的老话真的发生在我们身上。

       那段时间,电视台正在热播《东京爱情故事》,土豆和我都被这一段浪漫的感情感动得流泪。那天的晚自习,我换了座位和她坐到一起,她刚洗过头,头发就像莉香那样披在肩上一阵阵的发香飘过来,我突然间怦然心动。然而我真的好怕我们之间有任何的变化,我想我这一切都不要变,我可以和土豆永远做朋友,我告诉自己和土豆只能是哥们,告诉自己那不过是个错觉而已。
      然而,连自己也搞不清楚我怎么会突然之间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那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子,那种美和温柔正是自己所喜欢而不同于土豆的。也许是和土豆一起呆得太久,我喜欢那个女孩的安静。接下来,我就开始我自以为浪漫的初恋,我千方百计地想认识她,追她,怕被她拒绝,于是顺理成章地向土豆诉苦,问她怎样才能打动一个女孩子,土豆却出人意料的沉默,少有的沉默······

      一个星期以后,土豆找我,将一大袋子幸运星递给我,让我去送给那个女孩子,“怎么谢我?嗯!”她笑得依然顽皮,可我却看得格外清楚,土豆的拇指和食指上紧紧缠着胶布。一时间,我心里分不清什么滋味,可自己明白那绝不是高兴。土豆不知道,那一袋的幸运星我最终没有送出去,一颗也没有。但从那一天起土豆就明显地避开了我,很少和我说话了。直到有一天,我在她背后大叫着“土豆,土豆”时,她猛然回头:“讨厌死了,别再叫我土豆!”不知为什么,我也一下子火了,我们大吵了一场。我冷冷地丢下了一句:“好的,不叫就不叫,有什么了不起!”扭头就走。我知道,从此以后我们就算分手了,虽然心里好后悔。但为了维护无所谓的面子,硬是倔强地不让自己回头。那一年,我上初三。我的初恋自然也以失败告终,不了了之,心里有些难过,一时间分不清是因为失去了土豆还是那个女孩子。我的情绪的来到了最低点,和土豆的关系已经好像陌生人一样,连个招呼都不打了。在一起的日子是那么的快乐和值得怀念,而土豆也很少见她从前那样开心地笑了。

      我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稳重了不少,也知道学习了。大人们和老师都说我懂事了,听话多了,可是没人知道我好怀念那个和土豆在一起的我,那个好无心事的我。至于土豆,总觉得自己已经快记不清和她在一起的感觉了,我将那些回忆和那一袋子幸运星一起尘封起来,轻易不去触碰它们,我用年少无知来安慰自己。

       三年一晃而过,土豆选了理科,最后以七百多分的成绩被中国药科大学录取,是药大那年在陕西省招生中的最高分。而我却不顾爸妈反对执意选择了文科,平平安安考到了西安。学校开学晚,让我在家过了一个十二年来最长最舒服的一个暑假。于是我便百无聊赖地找班上的女生聊天,聊到未来我充满期待,开玩笑说要在大学里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她突然问我:“你知不知道,土豆那时候好喜欢你!”我笑了,让她别开这种过时的玩笑,她却盯着我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告诉我那不是玩笑,是土豆亲口对她说的,就在我们那次无人不知的吵架的晚上。我彻底傻了,拼命对自己说:“不可能的,她不可能会喜欢我的。”但无论怎样找理由,一切都显得那样苍白与无力。忽然发觉这几年来尽力不去想她原来竟是在逃避,逃避自己的感觉,发觉原来自己也好喜欢土豆,却不敢去面对我们之间所谓的差距,不敢去相信这个美丽可爱的女孩子真地就看上了我这个臭小子!

       我塞得满满的沉甸甸的行李中,又多了一大袋子幸运星和一张土豆的地址。在忙碌的报完名领到书后,我安静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土豆打电话。她有些吃惊,继而冷冷淡淡地问我干嘛。“薇薇”我第一次认认真真地叫了她的名字,“原谅三年前那个傻瓜吧!我到今天才敢承认自己一直都是喜欢着你的,直到今天才有勇气面对,原谅我,好吗?”电话那头突然沉默起来,许久,才听到她轻轻地略带着哭过后嘶哑的声音回答我:“傻瓜!”我紧紧抓住了话筒,仿佛紧紧握住了她的手,把她的声音紧紧的握在耳边。

       我们迫不及待地开始恋爱。毕竟,我们已经错过两三年的时间。三年,我们近在咫尺却仿佛远隔天边,感情被牢牢地约束着,如今,仿佛挣脱的洪水一般汹涌澎湃,一下子就把我们包围。于是彼此不断地写信打电话,即使不知该说些什么,就为了听到对方的声音。土豆和我似乎都想把这三年失去的东西补偿给对方,可是我们越是这样想念对方,不顾一切地想念对方,甚至刚一放下电话,就发现还有好多话没说。土豆变了,变得说话很轻很轻似在乎斟字斟句,而我又何尝不是呢?我们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会伤到对方,伤到我们那份来之不易的感情。

      初冬的西安寒气逼人,土豆说南京的气候还是很温和。那一天,她在电话里哭了,说她好想我,好想到西安来陪我过生日。我们决定见面了。等她那几天,我高兴地忘乎所以,忙着为她找住处买东西,又不放心地反复打电话给她让她下车别乱跑。
      她到的那天,天下着小雨,我在站台上跑着大声喊着她的名字,一直等到火车开走只剩我一个人站在那里。当我彻底失望记得六神无主时,她却一个人站在出站口微笑着看着我从长长的隧道走出来。仿佛何时看过的电影中的情节出现在脑海,我呆住了,心里柔柔的动,,“我以为你还没出来,就出来找你了,西安真冷呀!”气温真的很低,冻得她发抖,脸上的笑容也掩盖不住她她的疲倦。我眼睛一湿,急忙脱下外套裹住她,紧紧地搂住她,生怕她会从眼前消失。
      细心的土豆知道我爱喝茶,特地从南京带来雨花和一套紫砂茶壶,还有一只她熬了两个晚上织出来的手套。只有一只,我问她为什么,她低头笑着说另一只她要慢慢地织到寒假再给我。土豆说她好想点那首《边走边唱》给我,可惜我不在南京。忽然我却什么也看不进去什么也听不进去,只要土豆在我面前就够了。那一刻,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是最幸福的人。
      是不是一起过于美好而变得不真实呢?我还没认真去体味,去告诉土豆我多么的想她,她地舍友把电话打过来,说学校已经把电话打到她家里并要他立刻返校。我们都慌了,在火车站等了一夜为了能买到最早的车票。那一夜好冷,我将能脱得衣服都脱了下来穿到她身上,我们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紧紧靠在一起,心事重重地坐了整整一个晚上,我只觉得整个人从里到外都凉透了。

      我请了假送她回南京。一路上,想到那无可避免的处分和检查,土豆和我都有些黯然和疲倦。车越到南京,我的心就越往下坠。我知道车到站那一刻,也是我们不得不分手的时候。
      车到南京,已是黄昏时分,华灯初上的南京格外的美丽。我却无法让自己留意这些。接过土豆为我买的当晚零点返回西安的车票,我和土豆突然都有些手足无措,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有蔓延开来,我拼命忍住,因为我知道,它从胸口冲出来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在我记忆中除了幼儿园那次被蜜蜂刺到手,我从未当着土豆的面哭过。我努力装着无所谓的样子,对她说再见说保重。送走土豆一个人慢步在车站附近,看着人来人往,耳边满是南京难懂的方言,想起土豆刚到西安时学南京话时惟妙惟肖的神情,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却突然发现脸上早已满脸是泪~~~~~
与往事签约
      回西安两周后,她的信悄然而至:“我们对现在的环境都无能为力,其实让我们身心疲惫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自己呀!……还是先做好朋友,让一切顺其自然,好吗?”
      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也许并不一定要用承诺把彼此捆在一起,也许我们彼此牵挂的并不一定是爱情,就像曾在哪里看到的一首小诗:也许我们曾经/对琉璃般易碎的感情/过分的坚持与肯定/不洒脱的/就让一切随缘……
我给土豆的回信告诉她我正在听《边走边唱》,正在抓紧时间复习功课,回信的开头堂而皇之地写着:“土豆,你好吗?……”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62792c0100c5it.html

文章最初见于杂志《阳光男女生》   文/屈强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