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城市病人首页
  2. 悦读
  3. 悦读

在意你的人并不多——我是神经病(2)

写下这个标题,并不是为了抱怨人情的淡漠,世态的炎凉,也并非要矫揉造作地渲染忧伤取悦各位看官。事实上这几年发生了很多事,已经足够让自己稍微冷静地看待人际关系里地各种变故。 只是在自己生命的第二个轮回,总自觉还是要说些什么的。 ——题记 小时候以为,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会认识各式...

在意你的人并不多——我是神经病(2)

写下这个标题,并不是为了抱怨人情的淡漠,世态的炎凉,也并非要矫揉造作地渲染忧伤取悦各位看官。事实上这几年发生了很多事,已经足够让自己稍微冷静地看待人际关系里地各种变故。 只是在自己生命的第二个轮回,总自觉还是要说些什么的。

——题记

小时候以为,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会认识各式各样的人,交到各式各样的朋友,当时倒并不知道“人脉”这样的词语,现在想来,随着时光的变迁,其实留下的还是那么几个,或许比儿时的伙伴还要少,“人脉”也好像变得跟“利用”有了同样的意味。

作为一个被定义为内向性格的人,倒也自知这些年交的朋友实在少得可怜,但有幸的是这一路走来,也有过几场风花雪月,也遇见几位志同道合,只是雪月残缺,风花凋零,志同道合也分道扬镳。各种离离合合,倒也没少伤感。

但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经历过的多了,便有了麻木。明明说好的一辈子都忘不了,回首几年前的往事却也变得模模糊糊了。或许只是我们高估了自己的记忆,看重了自己的忠义。

一个月前,一个认识八年的哥们,从我的微信群里退出,我们的群叫“兄弟”。当时我难受得失眠了一个晚上,并在不能喝酒的情况下干掉了几瓶啤酒,我始终想不通这么多年的交情,为何能轻轻一个“删除并退出”,就这样散了。为了此事,我半个月没有在群里说一句话,这半个月我深刻的怀疑所谓的“兄弟情谊”,然而半个月之后我就不难过了,并毫不费劲地把他删除出了自己的世界。该在群里吹的牛逼,一个不落的继续吹着。

一年前,那个以为一辈子都要对自己念念不忘的姑娘,告诉我她交了男朋友,当时我那个心如刀割,手足无措,就像是迷失的孩子,哭得稀里哗啦,可是当我吃着外面打包回来的快餐,坐在一个不到二十平米的出租房里,又忍不住的笑了,不知是笑自己的矫情,还是笑自己的穷酸。仅仅三天时间,这件事好像就这样过去了。

九年前,与那个让自己喜欢得死去活来的小女孩分手时,好像天都塌下来了,完全找不到活路,那时还小,经历得不多,也是用了几年才修补好内心的伤口。

可是,可是啊,随着修补伤口的手法越来越熟练,好像就真的成长了。

我说:“你们这些被车撞了我都可以当作没看到的人…”

我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我不想干涉”

我说:“别人爱咋样就咋样吧…”

说着这些好像自己真的就能变得冷漠了。

可是,可是只是我太诚实。
有多少人在意你呢?在这个网络时代,你的每一个忧伤都是别人点赞的理由。

前面说到的那个哥们,或许是生活的无力感,或许只是觉得我们只是一群对他毫无帮助的乌合之众。但那又如何呢,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这个时代,谁都帮不了谁,我们能做的只是拿出自己的悲伤互相取暖。

有时候实在不是别人不在意你,而是地球是个太危险的地方,我们谁都未必顾得了自己啊。

昨晚第一次往家里打钱,给父亲打了电话,父亲是个不善言辞的人,那些话从高中叮嘱到现在。“身体没事吧”“吃好点不要省”“往家里打什么钱啊先把自己照顾好”“别太累了,不是还有家里么”明明自己这么晚了还在外面工作,明明这几天忙得死去活来,明明自己承受着两个没出息的儿子的压力…

去年,身体出了毛病,开玩笑的问一个哥们,如果我真的死了怎么办?哥们却认真了:你死了你弟就是我弟,你爸妈就是我爸妈…

又再次触到泪点。有人说,随着成长我们的泪点会越来越高,我们的笑点会越来越低。或许是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在意的东西会越来越少,看淡的东西越来越多吧。

你知道,在意你的人并不多。所以我们不必活得太累。

你知道,我们总还是被在意的,所以我们才更懂得珍惜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