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摧毁了爱情

是什么摧毁了爱情

——再读《琴断口》

文/沈先熙

初读方方,便是这篇《琴断口》,大概是一年多以前,在一本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集中,那时我始知道,中国当代还有如此厉害的小说者,方方。如迟子建所说,方方的作品都很耐读,然而获奖作品却不多。记得初读《琴断口》就沉浸得不能自拔并且在它影响下写下我人生的第一篇小说《小儿河》。如今已是一年多过去,再逢此文,依然时有心痛,感慨万千,故小书一文,聊以抒怀。

小说讲述一个看似很简单的爱情故事,米加珍和蒋汉自幼青梅竹马并且也已打算结婚,转来的同事杨小北却和米加珍擦出了爱情的火花,二人情难自控。在感情的摇摆中米加珍最终决定选择杨小北,杨小北便约蒋汉在一个小雪的晨早提前半小时去公司见面,二人做个了断,好不叫米加珍为难。没成想,通往公司必经的小桥于昨夜坍塌,第一个驶过小桥的杨小北受了伤但坚持着爬起来自己去了医院,随后而来的蒋汉则直接撞在摩托车把上昏迷然后淹死,第三个是摔断了腿的蒋汉和米加珍自幼的好友马元凯。故事由此展开,蒋汉的死仿佛成了横亘在杨小北和米加珍之间的沟壑,久久不能消除。两个相爱的年轻人最终走向分手。

分手的原因由是引人深思,作为一个读者,不知为何始终自动地站在了杨小北的立场上,这绝非刻意为之,只是一种默然的感觉。自蒋汉死后没多久,马元凯吴玉等人就纷纷指出,若杨小北发现断桥后留下提醒后面过桥的人,蒋汉就不会死马元凯也不会摔断了腿。想必从那时起这生命的厚重就压在了杨小北和米加珍头上。而他们都以为,有爱,两个人就能扛得过一切,于是他们结婚,他们努力忘记过去,却始终没从这阴影中走出来。杨小北是痛苦的,同时也是孤独的。他一次次承受着来自旁人的指责,所有人都认为是他抢走了蒋汉的女朋友之后又害死了蒋汉,在这样的环境中他没法释怀。甚至,哪怕他可以说服自己不去在意别人的看法,就连米加珍自己,都认为他们二人对蒋汉是有罪的。诚然,蒋汉的死让大家心里都很难过,但这绝非杨小北的过错,人受伤之后想到的是去医院求救,一时间他也想不了那么多这很正常。而米加珍虽一直安慰着杨小北,其实就连她自己心里,都默认了杨小北对蒋汉应存愧疚。这于杨小北本就是不公平的。米加珍口口声声地爱,又何曾真正为杨小北想过,她其实更似风中摇摆的蒲草,在马元凯,琴断口老爷爷,吴玉,甚至旁人的一句话后就会被江汉的死击败,认为自己和杨小北总该弥补蒋家什么。所以她失去杨小北也是必然的。我一直以为,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你没有真正站在他的立场上去想过问题,没有发自内心地和他站成双生,就很容易生出罅隙何况在小说中又是生命如此厚重的分量。

而我也不懂,小说中的旁人究竟又是何居心,生命已经逝去,难道所余不应是对活着的人的祝福,为何还要一次次拿出鲜血般的事实来给活人增添阴影。殊不知自以为的正义和善良已变成对恩爱的人幸福的镣铐。蒋汉的死并非杨小北之过,即便是再心痛也不能以此为借口去损害别人的幸福,甚至,当米加珍因为蒋家之事流产时,还会有人说是抵了蒋汉的命不欠蒋家的了。这是赤裸裸的攻击,对米加珍死掉的孩子赤裸裸的不尊重,更是予杨小北丧子之痛伤口上撒盐。说出这话时,有没有想过若是自己丧子该会是多么痛苦,怎么就忍心去刺激如此无辜的人儿呢。

当然摧毁爱情的因素或许不只旁人的议论,不只米加珍的摇摆,也不只二人家庭琐事的偶尔口角。有人说是杨小北自己心里压力太大,亦有人说两个人性格不合。或许,都有一些吧。方方在创作谈《很多的事情都是偶然》中说,很多事情都是偶然的,而很多的偶然却促成某种必然。想来也是一种诠释。断桥是偶然的,蒋汉的死也是偶然的,蒋妈妈去世,蒋汉作品获奖或许都是偶然的,但这么多偶然加在一起却成了米加珍和杨小北分手的必然。想起米加珍问杨小北是否还爱自己的时候,杨小北清清楚楚地回答,爱,像以前一样爱。但是生活不光是有爱就能过得下去。这份爱情上面负载的东西太重,我已经承担不起了。

爱,可以很强大,但爱情很脆弱。想来这才是我们终究无能为力的地方。而生活不光是有爱就可以,这句话明晰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愿逝者安息,生者安好,愿生命不再成为幸福的阻碍。有情人终成眷属。

 

昵称: 沈先熙
Email: 307369403@qq.com
blog: http://blog.sina.com.cn/11nianbo

悦读

在以后的故事里 我们会各自安好

2013-3-30 18:22:26

悦读

那个叫想太多的幼稚鬼。

2013-3-31 14:01:57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城市病人

  2. 月月的文。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